长安村落,恐怖主义

原标题:【恐怖主义】“东突”分子利用民族主义进行的煽动

原标题:【长安村落】——兴隆街道里杜村

原标题:大江东已劝退36699人…这个数字还在涨!别来江边抢潮头鱼了!

文化、身份与政治动员

图片 1

“七月七鬼王潮的时候,我们就很担心,又有本地人会来江边抢潮头鱼,还好那两天潮前潮后一小时的巡查,都没有发现有人违规下堤。接下来中秋、国庆小长假要来,马上又是八月十八年度大潮汛,我们也在担心到时又会有抢潮头鱼的人出现。”

——东突分子利用民族主义进行的煽动

谨以此文,献给大西安建设中,即将消失的长安村落文化!

图片 2

作者:吴孝刚,中央民族大学;

图片 3

卜一峰是杭州大江东产业聚集区防潮办的工作人员,钱塘江潮水天天有,潮汛来的时候江鲜也会特别多。过去,江边滩涂上时有人赤膊来抢潮头鱼,一个不小心就会被浪头带进去,抢潮头鱼的行为非常危险。

本文来源:反恐研究

兴隆街办最东边的一个村,东与黄良街道以洨河为界,南与黄良街道聂家河村隔洨河相望,西与宫子村毗邻,北与郭杜街道赤兰桥村接壤。4个村民小组,321户,1300多人,1300亩地。

抢潮头鱼、捕鳗苗,原本是钱塘江一带居民的传统习俗。

东突分裂势力之所以能够制造出一些群体性暴力恐怖事件,如2009年的“7·5事件”,是与其长期的狭隘民族主义煽动分不开的。他们煽动狭隘民族主义的主要方法是对维吾尔族文化特质进行挑选和加工,使之成为族群身份的标志,从而凝聚情感、强化认同,为分裂运动提供群众基础。这是一项非常复杂和微妙的工作,只有对各种选择进行审慎的考虑和衡量之后,才能选出最明晰的族群标记和最有力的动员口号。本文将对东突分子在民族主义动员工作中的策略选择进行探讨,以解释在维吾尔族各项文化特质中,语言为何能独得他们的青睐。

据村中“三老”回忆,关于村名来历,一直众说纷纭。据《咸宁县志》记载:原村里因以李杜二姓为主(其实是以张姓为主,李、单、刘、曹辅之),所以称为“李杜”村,后演化为“里杜”村。此说大多数村民认为不妥,因为老几辈根本没有“杜”姓,且李姓到村落户时间也较短,到新中国成立初也只有四辈,不足百年。经过与村中“三老”以及街办采编人员讨论推理,认为“里杜”应为“里头”。根

扛着潮兜,站在滩上等着潮水的到来,随着潮水的呼啸而来,抢鱼人也开始随潮奔跑,看到有鱼,便跳进潮中,用潮兜一捞,再迅速地跳出潮头,扛着潮兜奔向岸边,但是也经常有抓不到鱼,而被潮水卷走的情况。

图片 4

据是里杜村村址在汉“重阳宫”“里头”,而修史老先生耳误为“里杜”,同西边“堰渡”耳误为“闫杜”,犯了同一个错误。

图片 5

传统人类学较少考虑文化的政治性,克鲁伯和克拉克洪曾对1871 年至1951 年间的文化研究进行总结,关于文化的14 种研究主题对此都没有涉及。1二战后的民族主义运动使文化与政治发生现实的、戏剧性的结合,在民族主义研究的促动下,学界开始对文化与政治的关系进行思考。学者们发现,在民族主义运动中,文化、历史、传统等都被现实的政治所操作运用,它们作为原材料被不断提炼、加工,最终为实现某种政治目的服务,文化不再是一个独立于主体的客观事物,它有了政治倾向,人们不再只是被动地接受文化的强制和濡化,相反,文化是可以被利用、被操纵,甚至是可以被发明的。1

图片 6

前一刻还在兴冲冲捞鱼,下一刻已差点被淹没。

对现实政治而言,文化的关键价值在于,它能够定义、构建和动员群体。借助这种被赋予了主观意义的文化特质,我群与他群的区别会得到强调,本群意识则会被强化。由于具备天然的情感吸引力来赢取其成员的归属和忠诚,文化极易被民族主义者用作政治动员的工具。2因此,“文化特质不是一种绝对事物,也不是简单的智力类别,而是被调用起来为人们提供身份,这种身份能使利益诉求合法化,文化是竞争社会稀缺资源的策略或武器”。3

建村历史不祥,约为明代。也建有堡子墙,新中国成立初只剩下短短一截,有城门楼一座,还有戏楼、三官庙、老君庙共三处。其中村中间“老君庙”为大庙,院内古木参天,檐板上画有精美壁画。新中国成立后,老君庙改建为里杜小学至今。

在萧山本地人的记忆中,抢潮头鱼的风险很高,对抢鱼者的水性和技巧都有很高要求。而今,本地人也越来越少继续这种危险的谋生手段。相反的是,现在越来越多的、不熟悉水性的外地人成了抢潮头鱼的主力,抢潮捕鱼行为的群体性和危险性已日渐凸显,几乎每年都会有人因为抢潮头鱼遇难的。

一个族群的文化包含了大量特质,但只有一种或几种可以作为族群的象征和族界的标志。要想把文化作为族群意识的集结号,就必须在这些文化特质中进行挑选,这是民族主义运动的必要环节。林顿和豪勒威尔注意到,民族主义运动利用的“只是文化中的某些元素,而不是文化整体……(这一小部分文化元素)被挑选出来进行强调,并且被赋予象征价值”。4那么,如何在大量的文化特质中进行挑选?民族主义挑选文化的原则是什么?

在村东南处有一座古桥,土崖下建有车马店和商铺。河岸上有“龙君庙”一座,人称“小庙”。庙旁立有石碑,生产队时被砸,现碑座还在,河中古桥木桩及建桥基石、石条尚存。

近来来,市林水局和市防潮办积极指导配合大江东产业集聚区管委会,通过推进高标准海塘的建设,委托杭州市安保服务集团有限公司组建专职队伍实行巡防、一公里一人喊潮,开展常态化的整治和专业化管理。

本文将以维吾尔族为案例来回答这个问题,维吾尔族在历史、文化、习俗、语言、宗教以及体质特征上都独具特点。我们发现,其中最常见的被用作族界标志的事物是语言、宗教和体质特征,但这三种特质的效力不尽相同,对东突分子而言,维吾尔语是经过理性比较之后最为有效的族群标记。

村北原有一座古庙,叫“北斗庙”,庙前有一水池,名曰“饮马池”,一直到新中国成立后才干涸。村西和宫子村交界处有一条大道叫“官路”,应叫大义路,是南北交往的一条官道。当年南来北往,去往省城,南上王曲、子午的必经之道,现已不复存在。

抢潮捕鱼多发生在沿江滩涂地段,而这些地段又集中分布于四工段、二十工段,抢潮捕鱼发现的则多为企业务工人员,故区防潮办加强了此区块喊潮人员配比,加大巡查工作力度,同时对一公里一喊潮人员进行不定期轮岗制。截止今年7月份,大江东喊潮人员共计劝阻下堤捕鱼、游玩人员36699人,进行批评教育21次。

图片 7

图片 8

图片 9

一、作为民族主义话语的体质特征、宗教和语言

(刘秀)

如今,抢潮捕鱼现象虽偶有出现,但总体趋于平稳状态。

体质特征、宗教和语言是东突分子的三大主要的民族主义话语,既可以区分内外,又可以激发民族意识,加强内部团结,更重要的是,可以为现实的政治诉求提供合法性依据。

在村西北边有一大冢,村人称之为“冢疙瘩”,周围数十丈,高约三丈。相传埋有汉代一位大官。1958年大跃进时,将其挖平。村西南,南畛地靠河岸处有一土

不过,杭州市防潮办相关负责人也坦言,除抢潮头鱼人员自身原因外,目前执法依据尚不明确,缺少对抢潮头鱼、捕捞鳗苗等行为的具体操作细则,我们只能做到“喊”,也就是对抢潮捕鱼人员以宣传、劝导为主,无法从根本上杜绝这类现象的产生。

  1. 体质特征

塔,村民称为“金狗塔”,听老人传说是王莽赶刘秀时的遗物。据说刘秀在此被黄狗相救,登基后赐建此塔。

进入台风季,降雨增多,钱塘江流域容易受到潮水、洪水两面夹击,钱塘江水文条件更加复杂。加上大潮汛重点期关键期,会有更多的人靠近江边,杭州市林水局和市防潮办再次提醒大家,潮水只可远观不可亵玩。

大多数维吾尔人在体质特征上与汉族有较为明显的差异,所以有些维吾尔人会将这一点作为区别本族与汉族等其他民族的标志。由于体质问题又牵涉到族源、历史、祖先、领土等其他问题,所以它不可避免地成为狭隘民族主义者的民族主义话语之一。塔里木流域绿洲上世世代代繁衍生息着的土著居民是构成维吾尔族族源的主体……从人种学的角度来看,维吾尔人的体形、体态、体质与古代塔里木流域土著居民十分相似,都是白种人。这从塔里木流域出土的墓葬遗骨中可以得到佐证,也从当地留存下来的石窟壁画中的人物画像中得到佐证。近年来出土的汉代以前的古尸(木乃伊)经过科学化验分析,维吾尔人与塔里木流域土著居民的血缘关系十分明显。1这段话的用意是通过强调内地民族尤其是汉族在体质特征上的差异,来证明维吾尔族的祖先是新疆的原住民,为“新疆自古是维吾尔人的新疆”的狭隘民族主义主张提供合法性。然而,科学研究并不支持“构成维吾尔族族源主体的是塔里木流域的土著居民”的主张。古代塔里木流域土著居民是高加索人种,现代维吾尔族的基因中混杂了高加索人种基因元素,这都是事实,但遗传学研究表明,现代维吾尔族在遗传距离上更接近于蒙古人种。2关于维吾尔族的历史,学术界一般将其族源追溯至匈奴时期的丁零,公元3 世纪后汉文史籍记为铁勒。这些人属于蒙古人种,游牧在蒙古高原北部,于公元744 年建立了回纥汗国。公元840 年汗国灭亡,回纥部众向西向南迁移,西迁部分进入今新疆境内及附近的中亚地区。这些回纥人正是今天维吾尔族的族源主体,它们与当地古代居民经数百年的融合,至16 世纪终于形成了现代意义上的维吾尔族。3

村东有一高坎称作“老虎崖”,常有老虎出没咬伤人畜,被西汉时周家庄壮士“周处”用朴刀砍死,是有名的“周处除三害”故事发生地之一。

图片 10

学术界的研究结果对狭隘民族主义者最致命的打击在于,它证明维吾尔族并不是新疆的世居民族,其先民到达新疆的时间比汉人、羌人更晚。面对这种不利的证据,维吾尔族狭隘民族主义者必须对自身的族源历史进行精巧的操作和安排。其中的代表人物是吐尔贡-阿勒马斯,其著作《维吾尔人》这样写道:维吾尔是生活在中亚的具有几千年文字记载历史的最古老文明的人民之一。距今8000 年前,在今天称作南西伯利亚、阿尔泰山麓、准噶尔原野和塔里木河谷、七河的地理范围内,维吾尔人向星斗一样散布其中。大约距今8000 年,中亚的自然环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出现了干旱。由于这个原因,我们祖先的一部分被迫迁往亚洲的东部和西部。当地,在中亚东部的塔里木河流域生活的我们祖先的一部分,经阿尔泰山迁往今天的蒙古和贝加尔湖周围。公元840 年从蒙古利亚迁往新疆东部的回纥就是距今8000 年前从塔里木河流域迁往蒙古利亚和贝加尔湖周围的我们祖先的后裔。4这种说法解决了面临的难题,通过将维吾尔族历史追溯至8000 年前,并且将蒙古高原的回纥构造为由新疆迁出的维吾尔人,满足了“新疆是维吾尔族的世居之地”的需要,保证了汉人等其他民族都处于“外来民族”的地位,现实的民族主义诉求便有了历史的根基。但这种说法并无任何根据,是彻头彻尾的编造的“历史”。美国学者约妮·史密斯说:“当今(维吾尔族的)民族主义政治意识的基础是:新疆是维吾尔族的土地,是他们的合法领土。但与草原回纥汗国(今蒙古国境内)的联系只会显示出这样的事实:古代维吾尔人并不生活在如今的新疆境内。”1

图片 11

抢潮头鱼

  1. 宗教

新中国成立初村子不足百户,古河桥垮塌后,交通不便,消息闭塞,被人称为“夹皮沟”。至20世纪70年代初,主要靠编织芦席维持生计,炕席曾销往周边各村。20世纪70年代中期,“罐罐井”开始流行,村里人便去河中拉沙石,预制“井瓮子”,成为村里人的副业。后来又兴起盖“平房”、“楼房”,村里人便开始预制“挑头”和“楼板”。现在全村有楼板场40余家,拖拉机拉运户20余家,砂石

(潘张兴口述、莫小米整理,2007年)

维吾尔族的草原先民回纥人初期信仰萨满教。公元8 世纪中叶,摩尼教经唐朝传入漠北,成为回纥汗国的国教。公元840 年,回纥汗国崩溃,大部分回纥部民西迁至新疆及葱岭西地区。在公元1000 年时,新疆及附近地区的情况是:西边为回纥人建立的喀拉汗朝,信仰伊斯兰教;东边为回纥人建立的高昌回纥,信仰佛教、摩尼教和景教;南边为土著居民建立的于阗国,信仰佛教。叶尔羌汗国时期(1514-1680),维吾尔先民的伊斯兰化彻底完成,现代意义上的维吾尔族形成。

车十多家,形成了以预制业为龙头的大产业,流转资金在5000万元以上,一举成为兴隆地区的首富村。

图片 12

如今的维吾尔族人,尤其是在农村地区的维吾尔族人,宗教氛围较为浓厚,农民的宗教意识要强于民族意识,对宗教的兴趣要明显强于对民族历史的兴趣,多数人并不清楚历史上他们的祖先还信仰过其他宗教,相反,他们认为,伊斯兰教对维吾尔族来说是一种内在的固有特征。正因为宗教在维吾尔族民众中有着深厚广泛的群众基础,它也成为动员民众的有力武器。对维吾尔族狭隘民族主义者来说,宗教的主要功用在于,可借呼吁宗教自由之名来指责政府,并且在广大群众中扩大对政府的不满。

随着改革开放不断深入,以及蓝(田)周(至)公路即将修通,村两委会利用村南废旧鱼池、沙滩建成钓鱼及休闲庄园,很快形成以休闲娱乐、垂钓为主的第二大产业。2012年4月成功举办全国垂钓比赛,成为西安地区一大盛事。

摄影:张祥荣

“维吾尔在线”的创办人伊力哈木·土赫提在一份《维吾尔在线报告》中这样写道:

1997年春,在洨河岸义务栽植杨树,如今已成林,成为长安地区最佳宜居人文休闲地之一。目前,完成村水泥路面改造,实施农网改造,并于2009年给村里打深井,农户用上干净、安全的自来水,村容村貌焕然一新。

抢潮头鱼必须赤身裸体、一丝不挂,因为穿着衣裤,行动不方便。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4166发布于风俗习惯,转载请注明出处:长安村落,恐怖主义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