镌刻在砖与石之上的神话与人间,我是广州人

原标题:镌刻在砖与石之上的神话与人间

原标题:老福山立交桥下的老年天团:当你老了,你会加入他们吗?

原标题:我是广州人,但我不会讲粤语…

  B6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老福山立交桥下,有这么一群老年天团

你会说粤语吗?

责任编辑:

他们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挤得了公交,抢得了超市,虽然早已过了意气风发的年龄,但千万被小瞧他们——

估计很多广州人会说:“当然会啦。”

“扯一嗓子或跳起舞来,你根本不敢开腔”,且不论专业几何,但气势不逞多让

但是,对于很多新广州人,恐怕只能摇摇头了...

他们是南昌众多老年天团里其中之一,更完美契合了南昌人性格

最近我一个外地的朋友要来广州旅行,他问我:“广州人讲话是不是很有意思?是不是像《七十二家房客》里面的包租婆和369那样,牙尖嘴利?”

“你瞧,这一看就是南昌人”

我看了看他,心想,其实你不知道,我现在身边很少朋友讲粤语啦,大部分人都讲普通话。

图片 1

图片 2

“ 老福山立交桥下,是人民的大舞台 ”

事实上,在十年前,很多从外地来广州谋生或者读书的人,都还在抱怨广州本地人用粤语“歧视”他们,不会说粤语的外地人分分钟都可能被蔑称为“捞佬”。

在南昌,人民的大舞台不止有人民公园,还有老福山立交桥下,这里的大爷大妈,虽不能武,但才艺气质绝对不输

然而,十年河东,十年河西,短短数年间,曾经是“本地人身份象征”的粤语也开始有消失的危险。

没走几步,便被悠扬的二胡声所吸引,老一辈人喜欢传统,吉他是西方玩意,唯有二胡才是国粹

图片 3

图片 4

各地的城市长得越来越像了,一样的高楼、一样的街道、一样的着装、还有说一样的话,那些代表地方文化内涵的语言已悄然走向“大一统”,粤语的处境变得越来越尴尬。

他们自备零食白开水,依次点歌,唱着他们青年时期的歌曲时,背后跟着一群伴舞,比年轻人更纯粹的享受唱歌的乐趣

难以想象,在不久的将来,当我们在外拼搏回到故乡,想和家人谈谈家常,却发现年轻一代的广州仔囡,早已不会说粤语。

也许每一首歌,都是那个年代的独有回忆,他有可能是当时的文艺标兵,或是知青们的业余爱好

图片 5

图片 6

怀着这样的担心,我做了一个小采访, 竟发现

每位二胡演奏家身边,站着的可能是大爷的“御用歌唱家”,打着拍子看着谱子唱歌,配合得相当默契

图片 7

有人爱巴黎喂鸽子,也有人爱村口逗黄狗,“老福山人民大舞台“”,当然不仅仅只有文艺

来自煲冬瓜:

图片 8

小学三年级前,学校里很多老师说着一口不怎么标准的普通话为我们上课,上着上着,口音又飘到粤语去了……

三五人围坐在石凳旁打打扑克,哪怕不来钱,但投入程度不比港片里的赌神、赌侠输上几分,越是上了年纪,越是认真得可爱

以前听到最多的是,班里的外地小伙伴抱怨老师不讲普通话,她们听不懂。

也有一群大爷被圈在角落,扒开人群一看,原来是老福山棋王争夺赛

图片 9

一个胸有成竹,一个低头不语,旁边的吃瓜群众更是正襟危坐,俨然到了最后关头...

小学三年级,开始流行“推广普通话”,为了“推普”,说普通话被赋予了更多内涵,例如写规范字、说普通话。

图片 10

在学校的时候只说普通话,回到家里也懒得改回来。

而有的老人则轻松许多,和自己的老姐妹、有说不完的家长里短

图片 11

这是一个彰显城市悠闲安逸生活的舞台,他们沉浸在自己的小天地里,自得其乐...

日复一日的观念灌输,现在我已经不习惯说粤语了,感觉普通话说得更顺口。

图片 12

图片 13

“ 公园,是老人们最后的社交场与朋友圈 ”

来自豆豆:

当城市的灯红酒绿,早已被年轻人所占有,大大小小的公园、广场,成了老人们的最后主场

我是老广人,一直都以讲粤语为豪,从小我就要求身边的朋友要讲粤语,朋友们也很乐意和我学粤语,但上大学后,我发现我再也没办法带领我的朋友和我一起讲粤语了。

即便他们也开始逐渐接受新生事物,有了自己的微信群、朋友圈,学会了上网冲浪、看剧...

图片 14

图片 15

大学的朋友来自五湖四海,方言不同只能用普通话沟通,原以为毕业后上班能说回粤语,没想到上司是湖南人,同事是潮汕人。

但依然抵不过偷瞄隔壁徐娘广场舞,与对街老陈争得面红耳赤的诱惑——

现在粤语只能和家人聊,我真的厌烦了这种状态,可是却无力改变它。

“因为只有到了公园,老人才算是真正活络了起来”

图片 16

公园里大多都是老熟人,即便不熟,你方跳罢我方跳自然也就熟了,哪怕天生不是唱歌跳舞那块料,供老人们其他选择也很多

图片 17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4166发布于风俗习惯,转载请注明出处:镌刻在砖与石之上的神话与人间,我是广州人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