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岁邸凤玲自己的事尽量自己做,洋地名泛滥如

原标题:洋地名泛滥如何寻乡愁

原标题:进香河,一首生活的散文诗

原标题:百岁邸凤玲自己的事尽量自己做

  东楚网黄石新闻网(黄石日报)

南起珠江路,北至北京东路,进香河路远没有丹凤街、鸡鸣寺的繁华。

李英锋

进香河路只是南京地图街道中短短的一条路,路边的灯亮起又熄灭,平凡带着琐碎嘈杂,又有些温情。

早上在“威尼斯”起床,中午到“维也纳”办事,晚上在“曼哈顿”吃饭逛街,不出城也能“周游世界”……这是一些市民吐槽的“段子”,折射出多年来洋地名持续泛滥导致的社会尴尬。

图片 1

抗战时期,不到20岁的邸凤玲作为村妇联会员,组织担架队,跟随部队奔赴前线;将收获的粮食按标准无偿交给根据地;为八路军缝制布鞋,纳鞋底……1944年,她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尽管我国近年来多次提出要清理规范洋地名,但受经济利益驱使、迎合崇洋心态等影响,洋地名依然在各地广泛存在。“香榭丽舍”“挪威森林”“金色维也纳”“名古屋”“泰晤士小镇”“威尼斯”……虽然足不出国,甚至足不出户,就可以坐拥“国外风光”,就可以“周游列国”,但这种坐拥和周游实在是让人觉得尴尬、困惑、迷茫、别扭。

/变成进香河路的进香河/

如今,离休在家、已有百岁高龄的邸凤玲,仍保持着年轻时勤劳的习惯:自己的事情尽量自己做。

淮南为橘,淮北为枳。其实,泛滥的洋地名也是一只“淮南橘子”,暴露出的则是一些人的文化不自信。当然,洋地名中也包含着商业因素,奶粉制造商给奶粉起一个洋名字,奶粉就能畅销,而房产开发商给小区起一个洋名字,也是希望洋名字能够成为营销的噱头。如此看来,有些洋地名就是忽悠式包装。

进香河路以一条河命名,生活在这里的人早已习惯了这条路的存在,而进香河早已难寻踪迹。

参加抗战

中华民族的文化源远流长,底蕴深厚,我们写着方块字,说着中国话,却要起一堆洋地名,在中国文化中也显得非常突兀、另类。很多地名都与特定的地理、历史、人文相联系,热衷于起洋地名,甚至为此不惜废弃使用了很长时间的本土名字,就割裂、涂抹了地名的文化联系,就侵扰了地名文化的生态。

图片 2

邸凤玲1918年出生在一个农民家庭,老家在河北省唐县倒马关乡的西迷城村。1937年卢沟桥事变爆发后,唐县成了兵家必争的地方。

《地名管理条例实施细则》早有规定:“地名的命名应反映当地人文或自然地理特征;不以外国人名、地名命名我国地名……”据此,洋地名是一种违犯法规的存在,而我们整治洋地名也有据可循。同时,整治洋地名还符合保护地名文化的需要,符合民众的需要。我们要增强文化自信和文化理性,增强自我认同感,摒弃“贪大求洋”的起名思维。同时,要进一步“武装”有关地名的法律法规,增强法律的针对性和约束力,真正给地名套上法律笼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提及进香河路的历史,必然绕不开鸡鸣寺。

“抗战的时候,母亲在妇联工作。做的工作很多,抬担架、交公粮、为解放军的布鞋纳鞋底……”邸凤玲长子、72岁的李颇凡细述着从母亲那里听到的战争的残酷,“那时,医疗条件极为简陋,战士截肢时,口里咬着皮带,来抵抗疼痛;医务人员用的是锯条,为防止失血,靠烧红的烙铁封闭血管……”

责任编辑:

明清时期,进香河连接了城内的鸡鸣寺与城外的秦淮河,城外的人若想进城去烧香,离不开进香河。

三子李国信在一旁补充:“听父母说,真正紧张的不是在与敌军交火的时候,而是在伏击战前等待的时刻,仗真正打起来,什么都忘了。作为担架队的队员,母亲也是如此。”

图片 3

众多关怀

(民国年间的进香河)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邸凤玲回归家庭,相夫教子,直至离休。

1958年,进香河被改为城市暗沟,尘封地下,昔日摇船进香的场景再难现。

如今,恰逢百岁的她,受到了来自多方的关怀。

如今鸡鸣寺依旧人来人往、喧嚣熙攘。进香河转而在地下暗流涌动,似乎所有人都已经遗忘了进香河路下的进香河。

“我们很感谢来自政府各级单位对母亲的关怀和关心。”长子李颇凡内心充满感激,“作为民生工程,胜利路街道窑湾社区的工作人员每月会发放居民养老金110元、每月还有600元的居家养老券,还有百岁老人都享受的高龄补贴……民政部门对像母亲这样的抗战时期老党员也有补助,父亲生前的单位,每年也会发放最低生活保障金给母亲。”

图片 4

如今,邸凤玲的日常生活由丈夫的外甥照顾着;每逢周三,邸凤玲的三子一女,都会赶回家里,探望自己的母亲。

进香河路毗邻东大,周围遍布居民区。大石桥小区、严家桥小区、大石桥32号小区,这些保存下来的地名,无一不在诉说着这条河的往昔。

生活规律

图片 5

说到邸凤玲的日常生活,女儿李胜华用“几十年如一日,其他人做不到”来总结。

也许正因为如此,进香河沿路两旁的小区,有着普普通通的外表,背后却有一段不为人知的历史。

“早上6点多起床,早饭定时定点,7点左右准时吃早饭,一个鸡蛋,一碗豆浆,半个大馍,一点小菜;中午12点一小碗饭,适量蔬菜,荤肉两三块,再加上一碗汤;晚上半个馒头,烫饭,不吃剩菜。”李胜华把母亲的日常生活记得清清楚楚,一口气报了出来。

图片 6

和一般百岁老人一样,邸凤玲听力有些下降,也有些常见的老年病,但在子女的照顾下,生活仍能基本自理,记忆力非同一般,思维非常清晰。

和其他城区内的老街一样,大大小小的商铺、居民楼林立,每走几步路就能转进一条大同小异的岔路。

“总结一下母亲生活的特点,就是特别有规律,这也许就是老人家长寿的秘诀吧。不大吃大喝,过规律生活!”李颇凡像是在总结母亲长寿的秘诀,又像是在提醒着当代的年轻人。

不宽的街道,路边麻辣烫的店家在门外架一口大锅,熬制着浓郁的汤底,香味弥漫,一如这里的市井气息,是生活的味道。

办事公正

图片 7

不论是家事还是外事,邸凤玲都公正处理。讲究原则,对待孩子也是赏罚分明。也正因如此,邸凤玲营造了一个很好的家风。

/生活是一首散文诗/

“母亲在处理子女家庭矛盾上非常公正,她不会参与到子女矛盾中,只讲原则,不管谁好谁坏。”李国信讲述着母亲处世之道,“过年发压岁钱,有工作的都不发;谁家孩子多,压岁钱会依次减少。但人人都有份,不管你来不来。”

走过自带主题曲的北京东路,拐弯踏入进香河路,高耸挺拔的水杉静静地伫立于此,偶尔还点缀着几颗零星的雪松。

若是亲戚朋友从外地来看望邸凤玲,无论你经济状况好坏,邸凤玲都会报销整个行程的费用,家里也总会备上好酒招待客人,客人走的时候还会送上一些水果、茶叶……

初次走过进香河路的人,必然会被这块大石吸引。

“在我们很小的时候,邻居从母亲那里借了10元钱,这在当时是个不小的数目。邻居还回后,没过几天又来借,借了还,还了又借……最后,母亲干脆让她经济条件改善了以后再还。”

路口大石上写着梅庵二字,对于住在附近的居民而言,梅庵不只是纪念两江师范学堂校长李瑞清的存在。

“母亲其他方面对我们都挺好的,唯有两点,母亲管得特别严。一、不能跟她说假话,子女四人,谁向母亲说了谎,都会被狠狠打一顿;二、不能做不正当的事,偷窃扒拿的事情是万万不能做的,不然也会被狠狠教训一顿。”李国信一脸的严肃。

图片 8

家庭和睦“现在我们几个子女都退休了,两个在合肥居住,两个在芜湖居住,生活得都还不错,子女间也没发生争执,每周三还会有家庭聚餐,一家人在一块吃饭聊天。家庭和睦,母亲也开心。”大儿子李颇凡介绍着大家庭。

南京夏日的午后,蝉鸣阵阵,酷暑难当。梅庵旁有段蜿蜒曲折的紫藤廊,垂下的葱郁绿枝,遮挡了午后热烈的阳光。

“母亲每晚7点喜欢看新闻,其次喜欢看抗日剧。经常跟我们说革命传统教育,有时候看完抗日剧还跟我们说,当年抗日的时候,比电视剧里要艰苦得多,残酷得多。”三子李国信每周三都会从芜湖赶到合肥,还带来一些新鲜蔬菜与母亲分享。

住在附近的居民三三两两聚集于此,和熟悉的牌搭子打着麻将,喝着茶,一个悠悠闲闲的下午就这么过去了。

虽然听力不好,但李颇凡凑到耳边说话,邸凤玲还是颇有感觉,母子俩有说有笑,其乐融融。

图片 9

长寿之道“母亲一生勤快,心胸宽广,心态平和,不打不骂,与世无争。”李颇凡看着坐在身边的母亲,“2014年,母亲因为心脏问题住院,当时病情很严重,母亲开始交代起了后事,甚至细致得连财产都分配好了,这在当时真的出乎我们的意料,母亲思维如此清晰!她老人家还对我们说,她这岁数活得也算值了。当时的母亲,面对病魔也是如此的平和淡然。”

都说故土难移,住在进香河路附近的人,并不在意什么高楼大厦,最留恋的莫过于脚下这片土地。

问及长寿之道,子女们就抢着总结:

熟悉的街道、亲密的邻里,在这里度过的每一个日夜,都铭刻在路边水杉的年轮里、脚下石板的缝隙里。

第一是勤快,虽有百岁高龄,但是很多事情母亲都是自己动手,洗衣洗澡,能自己做的都自己做;第二是保持适度的活动,坐段时间就走走转转,走累了再坐坐,保持一定的活动量;第三是生活有规律,注意饮食,能吃的东西都吃一些,但都不多吃,合理控制饮食。第四是公正处理家庭事务,家庭和睦,也是老人长寿的重要原因之一。

图片 10

谈丽 冯娟 实习生 罗人杰 合肥晚报 ZAKER合肥记者 陶虎 文/摄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菜市场,是一个城市气质不经意的体现,繁华市井里的脉脉温情藏在每日叫卖声中。

责任编辑:

对于附近的居民而言,进香河集贸市场是个值得骄傲的地方。

图片 11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4166发布于风俗习惯,转载请注明出处:百岁邸凤玲自己的事尽量自己做,洋地名泛滥如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