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时的子女,霍韬简介

霍韬出生广东省佛山市,人称渭崖先生,是明代南海县的“三老阁”之一。霍韬博学多才、勤学上进,代表作有《诗经注解》、《象山学辨》等,官至礼部尚书太子少保。霍韬在“大礼朝议”时获得了嘉靖帝的赏识器重,事后嘉靖帝想为其升官,他因避嫌而三次拒绝。公元1540年,霍韬暴病而死,时年54岁,追封太师太保,谥号文敏。人物生平 早年经历 霍韬考中正德九年会试的第一名后,提名候补,就返回家乡结婚,然后在西樵山刻苦读书,对经史等学问融会贯通。 谏言世宗 嘉靖元年,明世宗继位,任用霍韬做了职方主事。当时杨廷和还在执政,霍韬上书说:“内阁大臣的职务是参与机要事务的,现在却只是拟定文书,对军政大事的裁决权归属于宦官。内阁大臣失去了参与议定的权力,宦官出现了干预政治的苗头。从今以后的奏章,请陛下把大臣召集来当面决定以后施行,讲官、台谏也排列左右,大家共同商议,或赞成或反对,事情公开办理。这样内阁大臣就有了去恶取善的声望,宦官也避免了别人对他们揽权的批评。”进而说到锦衣卫不应当掌管刑罚,东厂不应当参与朝廷中的事务讨论,抚按兵备官不应当凭军功晋级、荫封,兴王府的护卫军不应当全部召来京城授予官职。御史谢源、伍希儒以身赴难有功无罪不应罢免,平定朱宸濠叛乱的功绩除安庆、南昌以外不应当滥评。世宗高兴地听取了他的意见。 大礼之争 嘉靖三年,关于“大礼”的争论开始。礼部尚书毛澄坚决认为世宗应该称明孝宗为考,霍韬私下写了一篇《大礼议》反驳这种观点。毛澄写信给霍韬质问他,霍韬多次写信给毛澄,极力论说毛澄的错误。过后,他认识到毛澄的意见无法转变,就在那年十月递上奏章说:“按大臣们议定,认为陛下应当称孝宗为父,兴献王为叔,另外选崇仁王的一个儿子做献王的后裔。这种观点,根据古礼考较是不适合的,根据圣贤之道来比照是说不通的,根据如今的事实来考虑是名实不相随的。“ 霍韬在奏章中还提道:“我提出以兴献王为帝的原因有三点:一是破除前代故事给人的拘束;二是不忘孝宗的恩德;三是避免迎合陛下心意嫌疑。现在陛下已经把明孝宗称为考,又把兴献王尊崇为帝,事情就这样算完了吗?我私下认为帝王之间的继承,只是继承王位而已,本来就不必斤斤计较父子的称呼。只有继承王位,才能使孝宗的谱系不绝,就连明武宗的谱系也不绝。这样陛下对兴献王还可以改正父子之称号,不断绝兴献王天生的大恩;对于国母的欢迎,也能改正为对天子的母亲应有的礼仪。假如再对昭圣太后、武宗皇后能用正确的方式对待,尽心中的诚意来侍奉,那么尊敬尊贵的人,亲爱亲近的人,这两条就都没有违误了。” 辞官不受 嘉靖七年四月,明世宗升用霍韬为礼部右侍郎。霍韬极力辞让,并且推荐康海、王九思、李梦阳、魏校、颜木、王廷陈、何塘替换自己,世宗不允许,他两次推辞,才得到允准。六月,“大礼”议定,世宗破格任命他为礼部尚书,主管詹事府的事务。霍韬却上书说翰林院编书升官、日讲荫子以及巡抚子弟荫封为武官的不恰当,然后说自己虽然不能挽救这些错失,但不愿跟随大流。并且言称给事中陈洗受了冤屈,推荐国子监学生陈云章有才干,可以任用做官。世宗颁诏称赞了他,但不许他推让。霍韬又上书说:“如今持不同政见的人们认为陛下只是想尊崇自己的父王,就拿官职、爵位来诱引自己的臣下,我们两三个人也只是苟且贪图高官显爵,所以迎合了陛下的心思。我曾经慷慨地对自己发过誓:“如果“大礼”最后议定下来,我决不接受加官,让天下人和后代人看到讨论“大礼”的大臣并不是图谋私利的官员。如果让人们怀疑讨论“大礼”的大臣是图谋私利的官员,那么由这些人议定的‘大礼’即使正确,大家也还是认为这是不正确的,怎么才能使人信服呢?”因此他坚持辞让不肯就职,世宗还是不允许,经再三推辞。世宗最后同意了他。 打击异己 霍韬先后推荐过王守仁、王琼等人,明世宗都采纳了他的意见。他又曾因为灾异的发生上书陈述十多条革除弊政的意见,大多经讨论被实施。张璁、桂萼被免除职务时,霍韬上书说谏官陆粲等人是受杨一清指使的。他两次上书猛烈攻击一清,结果一清被削职,而张璁、桂萼被召了回来。世宗听取夏言的建议,将分开来祭祀天和地,修建两座郊祀台,霍韬极力反对。世宗不高兴了,批评他蒙骗君上,自以为是。夏言也上书替自己辩护,猛力抨击霍韬。霍韬一贯注意保持以前的印象,以便自我施展,但看到世宗生了气,就不敢辩解了,却送给夏言一封信,把他痛痛地抨击了一番,又把那封信抄录一份送交法司。夏言恼了,上书对世宗讲了这件事,并且揭发了霍韬目无君主的七条罪行,连带霍韬的来信一起交了上去。世宗大为恼火,批评霍韬诽谤、嘲笑君上,心术不正,丑化好人,就把他关进了都察院的监狱。霍韬自己从狱中上书哀求宽恕,张璁也两次上书救他,世宗都不听。南京御史邓文宪上书说应该看到霍韬的善良愿望,包涵他的戆直,并且说把天和地分开来祭祀等于是把父母安置在不同的地方,让后妃到郊外亲自养蚕就是废除了男女、内外之间应有的防范。世宗恼了,把他贬官到远方。霍韬在监狱中关了一个多月,最后世宗想到了他当初议定“大礼”的功劳,就让他捐输资财来赎罪还职。 嘉靖十二年,霍韬复出,先后做过吏部左、右侍郎。当时吏部的事情大多都由尚书做主,两个侍郎一般无法干预。霍韬向尚书汪鋐争取,侍郎才获得了参议部事的机会。霍韬一向刚愎自用,多次与汪鋐争斗,汪鋐等人也很惧怕他。不多久汪鋐罢官,世宗长期不另外任命尚书,就让霍韬主持吏部的事务。内阁大臣李时有一次传达世宗的意思,要任用鸿胪卿王道中为顺天府丞。霍韬说:“内阁大臣得到过皇上指示,这本没什么可疑的,但是我们还是应当再行奏请,以便杜绝弄虚作假。”于是按照惯例,开列道中和应天府丞郭登庸两个人的名字,让世宗审定。世宗喜欢他办事照规矩来,就任用了登庸,把道中改任大理少卿。过了很久,世宗让霍韬出任南京礼部尚书去了。 霍韬此前已经和夏言结了怨,等夏言掌权以后,霍韬常常想找些事来陷害他。一次他上书说:“不久前吏部打算推举刘文光等人做给事中,没几天忽然又宣布作废了,大家都说是内阁大臣压了他们。给事中李鹤鸣在考核时被贬了官,没有几天又官复原职,大家都说是经过行贿得来的。陛下应该告诫吏部官员,叫他们不要受执政暗中指使,好让天下人看到恩惠和刑罚都在朝廷掌握中,大臣中间即使有李林甫、秦桧那样的人,也不能够在皇上身边随意捣鬼。”他的话是针对夏言而说的。于是鹤鸣上书自我表白,并列举了霍韬居住在家乡时干下的许多违法事件。世宗把两边都搁下不问。没过多久,霍韬弹劾南京御史龚湜、郭本。龚湜等为自己辩解的同时也上书弹劾霍韬,世宗又一次搁下,对双方都不追究。 终失宠信 嘉靖十八年,朝廷选拔东宫官员时,任命霍韬以太子少保、礼部尚书的官衔掌管詹事府的事务。霍韬上书辞谢给自己的晋升,并且批评说有些大臣接受俸禄不肯谦让,晋升官职也不推辞,其中难免有拉帮结派祸国殃民的奸人,暗中巩固自己的权威。百姓的怨气引来天灾,在人事方面实际上是有原由的。他的意思还是针对夏言而发的。他自己屡次攻击夏言不能取胜,最后见郭勋与夏言有矛盾,就暗中勾结郭勋,和他一道谄害夏言。当时朝廷内外风言四起说明世宗又要南巡,霍韬借此上书明显地赞颂郭勋,说:“上次陛下南巡时,跟随的大臣大多都收受贿赂、不守法度。文官只有袁宗儒,武官只有郭勋没有接受馈赠。现在谣言又兴起来,应该采取一定办法加以制止。”世宗在颁布诏书稳定人心以后,才责问霍韬说:“我前次南巡你又没跟着,别人受贿的事你从哪儿听说的?如实给我奏上来。”霍韬回答时请世宗向郭勋询问此事。世宗批评他支吾其辞,务必要他切实指出来。霍韬走投无路了,只好说:“随从大臣们无不接收馈赠,这事只要问夏言就可以了。至于各人收取贿赂的实际情况,郭勋都整个知道,应该不是骗人。如果一定要我说,请让我担任都察院的职务,顺藤摸瓜进行追查,我一定详细地列出来奏上。”他的奏章被下发给有关部门。霍韬怕自己的奏议不合世宗的意思,很快就赶到了北京,上书述说进贡鲜货的船上宦官贪婪、横暴的事情,世宗也不加查问。嘉靖十九年十月,霍韬死在任上,终年五十四岁。朝廷追赠他为太子太保,谥文敏。霍韬后人 子:霍与瑕 子:霍与樱 子:霍与瑺霍韬夫人墓 增城霍韬墓位于增城市永和镇九如乡后龙山,最上为坟头,由3米的板筑墙绕成圆筒形。正中靠后有一座3米高的碑塔,用红色砂岩石砌成,八角五层,以上逐层收分,到第五层为一整石凿成的宝珠,直径0.24米。 碑塔正面嵌“奉天诰命”大碑,是嘉靖皇帝御撰嘉奖霍韬及其夫人的祭文。第二级平台左右两墓手及墙上各嵌一石碑,左边的已毁,右边的为嘉靖二十一年方献夫所撰《明礼部尚书谥文敏渭厓霍公墓表》,碑文1258字。人物评价 张廷玉《明史》:“韬学博才高,量褊隘,所至与人竞。”

爱新觉罗·弘时是雍正皇帝第三子,生母为齐妃李氏,与弘晖、弘昐、和硕怀恪公主一母同胞,因为前面两个孩子都早夭,可以说是雍正的长子。原本,弘时和生母齐妃都很得宠,但他渐渐放纵自己,又做错事得罪雍正而被削除宗籍,连累母亲李氏也失宠。雍正五年,弘时逝世,年仅24岁,乾隆继位后追复弘时的宗籍。人物生平 爱新觉罗·弘时,满族,1704年3月18日出生,清朝雍正帝第三子,乾隆帝的异母哥哥。康熙四十三年甲申二月十三日子时生。 母齐妃李氏。雍正四年二月十八日,命为允禩之子。据载他年少放纵,行事不谨慎而在雍正五年被削除宗籍。雍正五年丁未八月初六日申时卒,年二十四岁。雍正十三年10月,清高宗即位之后,追复弘时的宗籍。 弘时嫡福晋姓董鄂氏,是尚书席尔达的女儿。有两个妾,一是钟氏,是钟达的女儿,一是田氏,有一子永珅,3岁夭。《清史稿·卷二百二十 列传七》:弘时雍正五年以放纵不谨,削宗籍,无封。 《清史稿·卷二百二十 列传七》关于弘时的记载:“弘时雍正五年以放纵不谨,削宗籍,无封。” 清朝玉牒中关于弘时的记载:“第三子弘时,一。康熙四十三年甲申二月十三日子时生。母齐妃李氏,知府李文烨之女。雍正五年丁未八月初六日申时卒,年二十四岁。嫡妻栋鄂氏,尚书席尔达之女。妾钟氏,钟达之女。妾田氏。” 《清皇室四谱》关于弘时的记载:“皇三子弘时,……康熙四十三年甲申二月十三日子时生,雍正五年丁未八月初六日申刻,以年少放纵,行事不谨削宗籍死,年二十四。十三年十月,高宗即位,追复宗籍。”弘时的子女后代 《爱新觉罗宗谱》关于弘时独子永珅的记载: 第一子永绅,康熙六十年辛丑七月二十日午时生,母妾钟氏,钟达之女。雍正二年甲辰正月初六日申时卒,年四岁。弘时为什么泄露考题 当时的考官是张廷璐,也就是张廷玉的弟弟。弘时泄露考题给他中意的人选,一方面是替自己培养势力,另一方面通过这件事把自己和张廷璐牢牢的绑在一起。不要忘了,古代是很讲究亲戚之间的和睦的,有不法事也要相互隐瞒。按弘时的想法,张廷玉即使知道这件事,也没办法站出来揭发,只能接受事实,站到弘时一边,成为他夺嫡的一大助力。即使泄题的事情曝光了,雍正也得考虑一下张廷玉的态度和感受,不好严办。 但是弘时千算万算,算错了两个人:一是雍正,雍正是何等强硬的人物,哪会被这种伎俩要挟?他也正好要惩治贪污腐败,肃清官场风气,张廷璐等于撞枪口了。差点被剐了,后来总算改判了腰斩。斩了张廷璐和诺敏还有一个作用,这些人都不是老八的人,算是雍正一边的,雍正借此显示他的决心,不管是谁,一律严惩。弘时另一个算错的是张廷玉,张廷玉这个人,一向谨小慎微,从不敢对皇帝提不同意见。哪怕是自己的弟弟,他也决不敢露出半点异议,还要痛心疾首表示家门不幸、管教无方。总之为了保住自己,弟弟也是可以牺牲的。弘时没有继位的真实原因 民间一直有很多猜测,比较靠谱的说法是弘时缺乏政治野心,而后更在关键性的“站队”问题上与父亲发生重大分歧,继而招致雍正的厌恶并将他驱逐赐死。也有传闻,性格放任不羁的弘时在聪明才智上输给了一向不受父皇重视的四弟弘历,最终遗憾地与皇位失之交臂。 真正断送了弘时大好前程的,是他在先帝康熙灵前所说的一番“大逆不道”的言论。 雍正五年的一天,在宗祠祭祀之时,弘时忽然以“先帝在天之灵,愿目睹手足和睦,兄友弟恭”的说辞,为被雍正囚禁于宗人府的允禩等几位亲王求情,话里话外,直指父亲不顾手足之情,迫害几位皇叔,将令康熙魂魄不安云云。雍正闻言勃然大怒,随即下诏以“言行放纵不谨”的罪名将弘时革除宗籍,而后赐死。由此可见,正是弘时的这些话令雍正清醒地认识到“才智不足,尚可教诲,然此子心怀异志,侍君不忠,对父不孝,则断不可留”。

桓荣字春卿,生于安徽省怀远县龙亢镇,是东汉时期的名儒、大臣。桓荣年少离乡,拜朱普为师,求学15年不曾回乡,终于学成。60多岁时,他才被光武帝刘秀看重,成为太子刘庄的老师,担任过太子少傅、太常、五更等职,封爵关内侯,深得汉明帝敬重。桓荣在80多岁时去世,葬在首阳山之南,汉明帝亲自为他送葬。人物生平 客授江淮 桓荣是齐桓公的后代,其祖先迁居龙亢县,到桓荣这里已有六代。桓荣少年时在长安学习《欧阳尚书》,拜九江郡人朱普为师,他家中贫困,常靠佣工养活自己,精力不倦,十五年没有回家探视,到权臣王莽篡位时才回去。恰逢朱普去世,桓荣到九江郡奔丧,自己背着土为老师筑坟,于是留下来教学,徒众达几百人。 地皇四年,新莽灭亡,当时天下大乱,桓荣抱着经书与学生一道逃入山谷之中,虽然常饥饿,但讲经论卷不止,后来又在江淮一带教学。 迟暮议郎 建武十九年,已经六十多岁的桓荣终于得到大司徒府的征辟。当时东海王刘庄刚被立为太子,光武帝刘秀选求通晓经籍之人,于是提升桓荣的学生豫章人何汤任虎贲中郎将,用《尚书》教太子。刘秀从容问何汤的老师是谁,何汤答道:“沛国桓荣。”刘秀即召桓荣,命他讲解《尚书》,刘秀觉得他说的很好。便授任桓荣为议郎,赐钱十万,让他入宫教太子。每到朝会时,常让桓荣在公卿面前讲解经书。刘秀称赞道:“得到先生太晚了!”恰逢《欧阳尚书》博士出缺,刘秀想任用桓荣。桓荣叩头辞让道:“臣经术浅薄,不及同门生郎中彭闳、扬州从事皋弘。”刘秀说:“好,去吧,你能胜任。”于是拜桓荣为博士,引荐彭闳、皋弘任议郎。刘秀车驾到了太学时,正逢诸位博士讨论问题,桓荣穿着儒生衣服,温良恭敬,宽博有余,辩明经义,每以礼让相服,不用言词胜人,众儒生谁也不及他,刘秀特加赏赐。刘秀又命诸生雅吹击磬,一整天才结束。后来桓荣进入会庭中,刘秀下诏赐众人奇果,受果的人都将果纳入怀中,只有桓荣举手捧着果物拜谢。刘秀指着他笑着说:“这人是真正的儒生呀!”从此更受敬重,常叫他住宿在太子宫中。五年后,桓荣推荐门生九江人胡宪作侍讲,自己只是听听,每天早晨进一次宫罢了。桓荣曾经生病,太子刘庄早晚派中傅问病,赐给他珍馐、帷帐、奴婢等,并且说:“如果有什么三长两短,不必为家室担忧。”后来桓荣病愈了,又进宫侍讲。 少傅稽古 建武二十八年,刘秀任命博士张佚为太子太傅,而任命桓荣为少傅,赐给他辎车、乘马。桓荣大会诸生,陈列出车马、印绶说:“今日蒙陛下所赐,这是稽考古书的力量,可不勉励吗?” 桓荣认为太子的经学已经完成,便上疏陈谢说:“臣有幸得在帷幄,讲经几年,但智学浅短,无以补益万分。现在皇太子凭着聪明的资质,通明经义,观览古今,没有哪位太子能专精博学像这样的。这真是国家的福祐,天下的幸运。臣师道已尽,其他都在太子。谨使掾臣汜再拜回家。”刘庄复信道:“我以幼稚愚昧,学道九年,无所晓识。《五经》这么广大,圣言幽道,不是天下最聪明的人,怎么能精通得了!何况不才如我,敢承教诲面命。从前的先师感谢弟子的有人了,上则通达经旨,弄明章句,下则去家慕乡,求谢师门。现在蒙受下列,不敢有辞,愿您养病加餐,重爱玉体。” 建武三十年,桓荣被任命为太常。 甚见亲重 中元二年,刘庄即位为帝,即汉明帝。明帝尊桓荣以师礼,他很受亲近和尊重,明帝又授任桓荣二子为郎。当时桓荣年过八十,自认为已经年迈多病,几次上书请求辞职,每次明帝都多加赏赐。明帝曾经坐车到太常府,让桓荣坐在东面,设置几杖,集合骠骑将军、东平王刘苍以下百官和桓荣的学生数百人,明帝亲自执业,每次开口就说:“大师在这里。”礼毕,把太官供具全部赐给桓荣家。他受到的恩礼就是这样。 永平二年,三雍建成,明帝授桓荣为五更。每次举行大射、养老礼毕,明帝就引桓荣和弟子升堂,自己执经书讲说。又封桓荣为关内侯,食邑五千户。 桓荣每次生病,明帝就派使者慰问,太官、太医络绎不绝。后来桓荣病重,上疏谢恩,让还爵土。明帝亲自到他家问安,入街下车,捧着经书上前,抚摸着桓荣,流着眼泪,赐给他订床茵、帷帐、刀剑、衣被,好久才走开。从此诸侯将军大夫来看望的,不敢再乘车到门口,都拜倒在床下。桓荣死后,明帝亲自为他变服,临丧送葬,在首阳山之南赐桓荣冢茔。除任桓荣兄的侄子二人补四百石官职,都讲生八人补二百石官职,其余门徒多数做到公卿,他的弟子中以丁鸿成就最高。桓荣与桓范 桓范是谯郡龙亢桓氏第六世的主要人物,是桓彝的曾祖或曾祖的兄弟,桓范很可能是桓氏第五世桓典之子。龙亢桓氏谱系失载第六世的名讳仕履,就由于桓范被诛,桓氏成为刑家,因而在逃子孙力图隐蔽桓氏家世的缘故。 而桓典又是桓荣的玄孙。由此推测,桓范应该是桓荣的后人。桓荣后人 儿子: 桓雍,早逝。 桓郁,字仲恩,桓荣少子,世袭桓荣关内侯爵位,官至太常。 孙子: 桓普,桓郁长子,世袭关内侯爵位,爵位传至其曾孙,封国世系断绝。 桓延,桓郁二子。 桓焉,字叔元,桓郁三子,能世传家学,官至太傅、太尉。 桓俊,桓郁四子。 桓酆,桓郁五子。 桓良,桓郁六子,官至龙舒侯相。桓荣九世孙 九世孙桓彝,字茂伦,晋朝大臣。累迁中书侍郎、尚书吏部郎、散骑常侍等职,封爵万宁县男。晋成帝咸和三年,死于苏峻之乱,追赠廷尉,谥号为简。人物评价 刘秀:①得生几晚!②此真儒生也。 范晔《后汉书》:①中兴而桓氏尤盛,自荣至典,世宗其道,父子兄弟代作帝师,受其业者皆至卿相,显乎当世。孔子曰:“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为人者,凭誉以显物;为己者,因心以会道。桓荣之累世见宗,岂其为己乎!②五更待问,应若鸣钟。庭列辎驾,堂修礼容。穆穆帝则,拥经以从。 陈普:明帝天姿可禹汤,周公不梦梦空王。当年紫绶金章客,何德何功坐太常。 冯惟敏:稽古桓荣,识字扬雄。金石文章,锦绣心胸。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4166发布于历史人物,转载请注明出处:弘时的子女,霍韬简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