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宁的故事4则,王洛宾狠扇日本人耳光

列宁的故事:戒烟 列宁是从17岁时学会吸烟的。他的母亲玛丽娜十分担心他的健康,因为列宁在童年和少年时期身体并不十分结实,就劝他戒烟。母亲对列宁列举了吸烟对身体有害的种种理由,然后向他指出,在他自己没有挣钱之前,不必要的开支,即使是几个戈比的支出,也是不应当花费的。 当时,列宁是个因参加革命活动而被开除的大学生,毫无经济收入,全家都靠抚恤金生活。思想早熟而又敬重母亲的列宁听从了母亲的劝告,毅然戒了烟,并且终生不吸。 十月革命胜利后,列宁在办公室墙上贴上禁止吸烟的纸条。在有人不遵守规定依然吞云吐雾时,他生气地当众撕下纸条,并且说免得糟踏规定,列宁在参加星期六义务劳动时,一位年轻的红军指挥员出于敬慕请列宁抽烟,列宁谢绝了,并且幽默地笑着说:同志,你在战场上和敌人勇敢作战,你为什么不能跟吸烟作斗争? 列宁的故事:纽扣 有一次,列宁发现人民委员会一个工作人员的上衣口袋上掉了一颗钮扣。列宁看到了,没有出声,走了过去。碰巧第二天列宁又遇见了这位同志。一看,他上衣口袋上还是没有钮扣。到第三天也还是没有。只是到了第四天列宁才看到钮扣缝上了。 总算缝上了。列宁很高兴。甚至连情绪都不知道为什么提高了。 那时是国内粮食特别困难的时候,城市和工人区都缺少粮食。农村有粮食,但是农村里的有钱人--富农把粮食藏起来了。 为了保证城市的粮食供应,往国内各地派出了粮食征集队。那位人民委员会工作人员,就是列宁想说他掉了钮扣的那一位,也被推举担任一个粮食征集队的队长。列宁犹豫不决。 人们对列宁说:他是个能干的人。是个有功之人。是个勤勉可靠的人。 列宁想要提钮扣的事,但没有出声。那位工作人员带了粮食征集队出发了。 过了一段时间,列宁接到报告。报告如此这般地说,那位工作人员不胜任工作,他不能保证弄到粮食。不但如此,富农还把粮食征集队收集的粮食给烧了。 可是这本来是可以避免的,人们向列宁报告说,他没有预先提防,漫不经心,没有及时把粮食可靠地保护起来。 也有一些人庇护这个粮食征集队的队长:列宁同志,这是偶然事故。 列宁听着,他自己则在一张纸上画着什么东西。别人颇感兴趣:列宁在那里画什么?往纸上一看,只见纸上画着一颗钮扣。 列宁的故事:从花瓶中学会了诚信 列宁八岁那年,有一次母亲带着他到阿尼亚姑妈家中做客。活泼好动的小列宁一不留神,把姑娘家的一只花瓶打碎了。但是,谁也没有看见。 后来,姑妈问孩子们:是谁打碎了花瓶?其他孩子都说:不是我。 而小列宁因为在生人家里害怕,怕说出实话会会遭到不大熟悉的姑妈的责备,所以他也跟着大家大声回答:不--是--我! 然而,母亲看他的表情,已经猜到花瓶是淘气的小列宁打碎的。因为这孩子特别淘气,在家里经常发生类似的事情。但是,小列宁向来是主动承认错误,从未撒过谎。 于是,小列宁的妈妈就想:应该怎能样对待孩子撒谎这件事呢?当然,最省事的办法就是直接揭穿这件事,并且处罚他。但是列宁的妈妈没有这么做。她认为,重要的是教育儿子犯错误后要勇于承认错误,做一个诚实的好孩子,而不是责备他。 于是她装出相信儿子的样子,在三个月内一直没有提起这件事,而是给儿子讲各种各样的诚实守信的美德故事,等待着儿子的良心深处萌发出对自己行为的羞愧感。 从那以后,列宁的妈妈明显地感觉到,儿子不如以前活泼了,似乎是良心正在折磨着他。 有一天,在小列宁临睡前,妈妈又像往常一样,一边抚摩着他的头,一边给他讲故事。不料小列宁突然失声大哭起来,痛苦地告诉妈妈:我欺骗了阿尼亚姑妈,我说不是我打碎了花瓶,其实是我干的。听说孩子羞愧难受的述说,妈妈耐心地安慰他,说:给阿尼亚姑妈写封信,向她承认错误,姑妈一定会原谅你的。 于是,小列宁马上起床,在妈妈的帮助下,给姑妈写信承认了错误。 几天后,小列宁收到了阿尼亚姑妈寄来的回信,在信中,她不但表示原谅小列宁,还称赞小列宁是个诚实的好孩子。 小列宁得到原谅后,十分高兴,又像以前一样过着快乐的日子。他还悄悄地对妈妈说:做诚实的人真好,不用受良心的谴责。妈妈看着儿子会心的笑了。

1936年夏天,王洛宾到扶轮中学当音乐教员,每天早上骑车去五塔寺吊嗓子。 一天,他顺着高粱桥河北岸,骑车往西走,看到河南岸有一群人发生了争执,王洛宾仔细一看,原来是三个日本浪人在老乡的养鱼池里钓鱼,老乡再三央告,他们根本不听。当时河水至多有20米宽,王洛宾隔河喊话,叫他们到河里来钓,说养鱼池是养鱼人全家的生计,不能钓。 这时,其中一个日本人喊道:你的过来。王洛宾认为他们接受了他的调停,于是绕过高粱桥转到河南岸去。王洛宾没想到,还未等他下来自行车,三个日本浪人一拥而上,把他连人带车推下河去,并砸下一块石头。 王洛宾随水冲了一段又爬上岸,三个浪人还不罢休,又赶上来要打王洛宾。 这时一个卖油炸糕的山东老人,他是有两下拳脚的,把炸糕盘子一甩,跑过来参加了战斗。养鱼池的一个年轻人,也加入到了战斗行列。 三个人每人对付一个日本鬼子。不到一分钟,山东老人便把一个日本人扭着双臂,按在地下,养鱼池的那个年轻人和鬼子双方打进了河里。王洛宾说:另一个小日本被我打趴后几次想用头撞我,每撞一下,我都扇他一个耳光 旁边的众老乡呐喊助威:打的好! 这时走来了三个警察,老乡们纷纷向警察说明三个浪人的蛮横行为,不料其中一个警察竟低三下四地向三个日本浪人赔了不少不是,又叫王洛宾和山东老人到阁子(巡捕房)委屈一会儿。 王洛宾帮助老人把几十块油炸糕捡了起来,一起去阁子坐了两个多钟头。一个老年警察无奈地说:没办法啊,谁叫我们是中国人呢!你们俩委屈一会吧。这位老警察过了一会儿又过来说:刚才我们头头儿说了,再过两个钟头,如果日方使馆没有什么表示,你们便可回家。 山东老人破口大骂:外国人在中国人的养鱼池里钓鱼,钓得对?外国人打了中国人打得对?打人的人放走,挨打的人抓起来,这叫什么皇历呀?! 王洛宾说:我在阁子里往外边一看,起码有一二百双愤怒的眼晴盯着这阁子。不大会儿,不知是谁送来了两大碗麻酱面和两把水萝卜。山东老汉边吃边骂,我心中又气又难过,只吃了两个水萝卜。中午过后,才放出来。 下午,王洛宾去学校上课,那是初中二的音乐课。他把上午的事儿讲给学生听,课堂上起初是抽泣,后来就变为嚎啕大哭,课无法上下去了。 过了一周,又是初中二的音乐课,走进教室后,特别安静,四十几个孩子都瞪着眼睛望着王洛宾,班长走到前面郑重地说:我代表全班同学,献给您一件礼物,并保证随时作您的后盾。说着双手递给王洛宾一把雪亮的童子军猎刀。王洛宾接过刀,哭了。王洛宾说:这堂音乐课又没上成,但却上了一堂实实在在的爱国课。 晚上回家,王洛宾把给日本人打架、关阁子和猎刀的事,通通告诉给了母亲。王洛宾说:这下可把老人家吓坏了,她表面装着若无其事,夜间熄灯后,她起码到我住的房间来了两趟。 王洛宾说:第二天一起床,老人家告诉我,猎刀已锁在了箱子里,由她保存,并劝我以后不要再去西直门外的高粱桥河里游泳。 不游泳?这我没听老人家的劝告,自己是中国人,为什么不能在中国的河里游泳。 王洛宾在高粱桥畔,认识了许多东北大学流亡到北京的进步学生,他们一起到河里游泳,一起唱《流亡曲》,一起读抗战书籍。当读到箫军的长篇小说《八月的乡村》中女主人公安娜对尚明唱的那首《奴隶之爱》词时,王洛宾被感动了。于是他为《奴隶之爱》词谱写了曲。当时,《八月的乡村》还是被查禁的书籍,可是安娜的这支《奴隶之爱》:我要恋爱,我也要祖国的自由,毁灭了罢,还是起来?毁灭了罢,还是起来?却在高粱桥畔唱了起来。 事后,王洛宾遇到卖炸糕的老人,对他说:您为了我受委屈,我真是过意不去。老人爽快地说:这一架还真是打好啦,这几天一百块炸糕不到三个小时就可以卖完,大家都认识我,不饿也要吃我的炸糕。也许大家把我的炸糕看成是爱国的炸糕。王洛宾像顽童一样调皮地说:这一架我也没白打,得到学生的一把猎刀。 说罢,一老一少开怀大笑。

1920年代中期,有两大军阀突然崛起,一个是北方的冯玉祥,一个是南方的孙传芳。孙传芳集团后来在国民革命军北伐的打击下土崩瓦解。而冯玉祥,虽然期间小受挫折,但自从五原誓师之后,发展一路顺风顺水,在当时各路军阀中,地盘最大,军队人数最多,冯氏的势力,发展到顶峰。然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1930年中原大战,冯氏一败涂地,作为中国政坛一大势力的冯玉祥集团自此不复存在。这其中原因固然很多,但冯玉祥待下过苛,是一个重要的因素。 冯玉祥最早属于北洋系,后来他本人加入国民党,军队也编入国民革命军序列。不管属于什么系,其军队,从理论上来讲,都是国家的军队。但实际上,同当时所有的军阀一样,军队上就是冯的私家武装,而他手下的那些高级将领,在冯玉祥集团的鼎盛时期,虽然贵为一路诸侯,统率千军万马,但在冯的眼里,估计也就是个看家护院家丁的角色。这从冯玉祥对他们的态度可以看出来,冯对于他们,几乎到了想打就打,想骂就骂的地步。 吉鸿昌是冯玉祥的爱将之一,但冯的脾气上来,对他也很不客气。有一次他们二人通电话,不知说什么冯生气了,大声对着电话那头命令:跪下。吉鸿昌还真听话,扑通一声就跪下了,这边冯玉祥还不放心,追问:真的跪下了?吉鸿昌回答:真的跪下了,这才算过关。 这样的事在冯家军内部是家常便饭,冯玉祥本人也对此安之若素,然而却最终给他招来大祸,即在中原大战中,冯手下大将韩复榘反水投蒋,改变了战局,也改变了冯玉祥集团以及冯本人的命运。与韩复榘关系密切的梁漱溟对这段历史述之甚详,兹抄录如下: 冯玉祥召开军事会议,决定大军撤向潼关以西,韩复榘提出异议,认为西北太苦,军队不宜西撤。冯这人历来治军很严,且以家长自居,当场训斥韩复榘,命令韩滚出去,并罚跪于会场外的墙跟下。散会后,冯怒气未消,又去找韩,给了一个耳光,才说:起来吧!韩作为由军长提升为总指挥的一员大将,当然受不了这种惩罚,于是几天后,韩突然与冯的另一员大将石友三宣布脱离冯玉祥,投奔蒋介石,这几乎给予冯玉祥致命一击。中原大战很快即以冯、阎的失败而告终,冯玉祥更是赔光了老本,此后基本上由一个军事家、政治家变成社会活动家了。 有意思的是,冯韩二人此后并未完全恩断义绝,韩复榘至少给予冯表面上的尊重。下野后的冯玉祥来山东,韩复榘全程高规格接待,据韩复榘的儿子回忆,一次韩复榘带他去看望冯玉祥,父亲则穿戴像个大兵,在一旁恭坐,相当拘谨。闲谈间,冯先生忽然说:向方,你就吸支烟吧,没有关系。父亲立刻站起回答:报告先生!我已经戒烟了。又谈了一阵,父亲说去方便一下,刚迈出门槛,副官心领神会地急忙跑过去给父亲递上纸烟。此时已经成为山东王的韩复榘在冯玉祥面前尚且如此,当年在冯玉祥手下做事时候的地位,可想而知。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4166发布于历史人物,转载请注明出处:列宁的故事4则,王洛宾狠扇日本人耳光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