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敬的傻子,孙亮吃蜜汁梅的一段轶事

说起孙亮,恐怕大家都不太熟悉,他到底是干什么的?在历史上究竟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呢?据史料记载:孙亮,字子明,三国时期吴国的第二位皇帝,公元252-258年在位。他是吴大帝孙权与潘皇后的第七个儿子,252年孙权去世后即位。258年被权臣孙綝废为会稽王。 孙亮非常聪明,观察和分析事物都非常深入细致,常常能使疑难事物得出正确的结论,为一般人所不及。可是在他的身边却发生一段有趣的轶事: 一次,孙亮想要吃生梅子,就吩咐黄门官去库房把浸着蜂蜜的蜜汁梅取来。这个黄门官心术不正又心胸狭窄,是个喜欢记仇的小人。他和掌管库房的库吏素有嫌隙,平时两人见面经常口角。他怀恨在心,一直伺机报复,这次,可让他逮到机会了。他从库吏那里取了蜜汁梅后,悄悄找了几颗老鼠屎放了进去,然后才拿去给孙亮。 孙亮没吃几口就发现蜂蜜里面有老鼠屎,勃然大怒:是谁这么大胆,竟敢欺到我的头上,简直反了!心怀鬼胎的黄门官忙跪下奏道:库吏一向不忠于职责,常常游手好闲,四处闲逛,一定是他的渎职才使老鼠屎掉进了蜂蜜里,既败坏主公的雅兴又有损您的健康,实在是罪不容恕,请您治他的罪,好好儿教训教训他! 孙亮马上将库吏召来审问鼠屎的情况,问他道:刚才黄门官是不是从你那里取的蜜呢?库吏早就吓得脸色惨白,他磕头如捣蒜,结结巴巴地回答说:是是的,但是我给他的时候,里面里面肯定没有鼠屎。黄门官抢着说:不对!库吏是在撒谎,鼠屎早就在蜜中了!两人争执不下,都说自己说的是真话。 侍中官刁玄和张邠出主意说:既然黄门官和库吏争不出个结果,分不清到底是谁的罪责,不如把他们俩都关押起来,一起治罪。 孙亮略一沉思,微笑着说:其实,要弄清楚鼠屎是谁放的这件事很简单,只要把老鼠屎剖开就可以了。他叫人当着大家的面把鼠屎切开,大家仔细一看,只见鼠屎外面沾着一层蜂蜜,是湿润的,里面却是干燥的。孙亮笑着解释说:如果鼠屎早就掉在蜜中,浸的时间长了,一定早湿透了。现在它却是内干外湿,很明显是黄门官刚放进去的,这样栽赃,实在是太不像话了! 这时的黄门官早吓昏了头,跪在地上如实交待了陷害库吏、欺君罔上的罪行。 可见,我们对于形式复杂难以判断的事物只要全面分析、推理,开动脑筋想办法,不被表面现象所迷惑,不被事物的复杂性所吓倒,这样就能正确认识事物的现象和本质。

孟浩然,男,汉族,唐代诗人,孟子第33代。本名不详,字浩然,襄州襄阳人,世称孟襄阳。 孟浩然的一生,徘徊于求官与归隐的矛盾之中,直到碰了钉子才了结了求官的愿望,便隐居起来,从此以后便写出了大量的诗篇。孟浩然的诗歌多为山水田园和隐逸、行旅等内容。虽不无愤世嫉俗之作,但更多属于诗人的自我表现。他和好友王维并称王孟。其诗虽不如王维诗境界广阔,但在艺术上有独特造诣,而且是继陶渊明、谢灵运、谢眺之后,开盛唐田园山水诗派之先声。就这样一位才华横溢的诗人却落得个浪情宴谑,食鲜疾动而死。史书对此有详细的记载。 公元740年,即唐玄宗开元二十八年,王昌龄南游襄阳,访孟浩然,相见甚欢。孟浩然此时患有痈疽(一种皮肤和皮组织下化脓性炎症,局部红肿,形成硬块,表面有脓包,有时形成许多小孔,呈筛状,严重时,可能还会诱发败血症)。此时孟浩然病将痊愈,郎中嘱咐他千万不可吃鱼鲜,要忌口,否则以前的辛苦治疗不光白费了,而且还可能会有生命的危险。 孟浩然与王昌龄是好友。既然是老友相聚,孟浩然自然会特别设宴款待,一时间,觥筹交错,两人相谈甚欢。宴席上有一道菜历来是襄阳人宴客时必备的美味佳肴汉江中的查头鳊,味极肥美。浪情宴谑,忘乎所以的孟浩然见到鲜鱼,不禁食指大动,举箸就尝。 结果,王昌龄还没离开襄阳,孟浩然就永远地闭上了眼睛,时年五十二岁。 我时常想,若非王昌龄山水迢迢前来拜访,现下该是有更多诸如野旷天低树,江清月近人这般山水清恬的诗留了下来,孟浩然,定不必这么早死。然历史不可从来,孟夫子让王昌龄这么一访,竟然永诀红尘,又岂可怪罪? 有句古话说的好: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对于孟浩然的死,想必王昌龄定会愧疚一辈子的!

天快暖了,连队里发放夏衣,每人两套单军装,两套衬衣,两双胶鞋。大家喜滋滋地向事务长领来了衣服。发到雷锋的时候,他却说:我只要一套军装,一件衬衣和一双胶鞋就够了! 事务长奇怪地问道为什么只要一套? 他说,我身上穿的军装,缝缝补补还可以穿,我觉得现在穿一套打补钉的衣服,比我小时穿的要好上千万倍呢!剩下的两套衣服交给国家吧! 雷锋对于物质,即使浪费了一丁点儿都觉得心疼。他钉了一个木箱子,里面螺丝帽呀,铁丝条呀,牙膏皮呀,破手套呀,真是什么都有,他把这叫做聚宝箱。 要是车上缺了个螺丝,坏了个零件,他都先到聚宝箱里找,能代用的就代用。要是擦车布实在烂得不能用了,他就从聚宝箱里找出破手套,洗干净了作擦车布。至于牙膏皮、铁丝条什么的,他积到一定数量就卖给收破烂的,得了钱全部交给公家。 雷锋的生活很简朴,从来不随便花一分钱。组织上每月发给他的津贴,他留下一角钱交团费,两角买肥皂,再用些钱买书,好扩充他的小图书馆,其余的钱,全部存入银行。他穿的袜子,补了一层又一层,最后,完全改了样,还舍不得丢。他用的搪瓷脸盆,漱口杯,上面的搪瓷几乎掉光了,他也舍不得买新的。有的同志实在不明白,就问他: 雷锋呀,你就一个人,没家没业的,干吗这样苦熬自己? 雷锋说:谁说我苦熬自己?现在的生活,比起我过去受的苦,真是好上天了。 又说:谁说我就一个人,没家没业?我们祖国大家庭有六亿多人口呢。为了改变祖国一穷二白的面貌,党中央号召咱们发愤图强,艰苦奋斗,这样做不对吗? 有的同志就说:国家那么大,也不缺你那几块钱哪! 雷锋说:积少成多啊!每人一天节约一角钱,你算算,全国一天节约多少钱?当了国家的主人,不算这毛帐还行? 有人说:雷锋是傻子,是小气! 雷锋以自己的行动,回答了那些不理解他的人们。 那是一个美好的日子,驻地附近的人民,欢欣鼓舞,敲锣打鼓,庆祝城市人民公社的成立。 他心里也非常喜悦,他想,在这个时候,自己能为公社做点什么好事呢?想着想着,了跑到储蓄所,把自己两年来在工厂、部队积下的二百元钱,全部取了出来,一阵风似地,跑到望花区和平人民公社党委办公室,把钱往桌上一放,说: 我早就盼望这一天了!这是我对望花区人民公社的一点心意,收下吧!党委办公室的同志,很受感动,说:同志!我们收下你的这份心意,钱,我们不能收,你留着自己用,或寄到家里去。 雷锋说:人民公社就是我的家。我的钱就是给家里用的。他又说:我在苦里生,甜里长,没有大我,就没有小我。党和人民给了我一切,我要把一切献给人民和党。这钱是党和人民给我的,现在就让它为人民事业发挥一点作用吧。 雷锋苦苦要求,公社仍然不肯收下,直到他说得哭了起来,公社的同志才答应收下一半。这件事大大地鼓舞了全体公社社员。他们说:我们一定办好人民公社,答谢解放军 1960年夏末,报纸上发表了一条消息:辽阳地区遭到了百年不遇的大小灾。 对辽阳,雷锋有说不尽的深情厚谊啊!他在那儿参军,在那儿住过,劳动过。他马上怀念起那里的伙伴们,那里的乡亲们。看了报,他急得直叹气。 当他在报纸上看到党中央派飞机给灾区人民送粮又送衣的时候,心里想:党中央这样关心灾区人民,我这个人民战士,此刻能为灾区人民做点什么呢?他想到自己还有公社退回来的那一百元钱,便连忙写了封慰问信,顶着大雨,立刻跑到邮局,把一百元钱和信一起寄到辽阳去了。 他在日记上写道: 有些人说是我傻子,是不对的。我要做一个有利于人民、有利于国家的人。如果说这是傻子,那我甘心愿意做这样的傻子的,革命需要这样的傻子,建设也需要这样的傻子。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4166发布于历史人物,转载请注明出处:可敬的傻子,孙亮吃蜜汁梅的一段轶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