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齐桓公与山戎和孤竹国大战前,诸子百家的

齐国有个鲍叔牙,他和管仲是朋友,管仲能够成就一番事业甚至活命,都完全依赖于这个人。但是,在两人都不发迹的时候,曾经结合着一起做生意,等到赚了钱分利润,管仲总是会多要一些。有人说管仲这个人贪财,鲍叔牙还替他辩白,说管仲家里贫穷才这样做的。其实,这种事情作为鲍叔牙来说,可以给予他充分的理解而不加计较,但作为管仲来说却的的确确是一种贪占。古人有安贫守道的说法,要求人们在对待财利时,君子爱财,取之以道,公开的贪占他人之利,任你说的天花乱坠,都不会符合取财古道,更不会成为人生美德。 管仲还不是一个好士兵,他曾经多次打仗多次逃跑,于是人们都笑话他胆小怯懦。鲍叔牙就出来给他打圆场,说管仲家里有老母需要赡养,他不是胆小,而是不得不这样做。这件事情说起来有点儿复杂,古今都讲究一个孝顺,尤其是母亲老年更需要赡养,这原本没有错。但是,管仲用这样一种方式来体现却很难让人赞赏。打仗不是比武,讲究的是团队一体,你跑了,一个整体就有了缺损,更多的危险留给了他人,人家家里就没有老母亲吗?战争的失败,遭殃的是老百姓,受损失的是国家,这种国与家、忠与孝的关系,古今人们论述很多,在此无需多说。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这种孝道不值得人们效法和敬仰。 齐襄公荒淫无道,言不守信,被公孙无知杀死。有人怨恨无知,以弑君自立的罪名将他杀了,要求大臣们从公子中另选新君。因为齐襄公无道,他的两个弟弟害怕受到牵连,分别逃亡他国。公子纠逃亡到他的母亲之国鲁国,辅佐他的是召忽和管仲管夷吾;公子小白逃亡到莒国,辅佐他的是鲍叔牙。过了不长时间,齐国果然发生内乱,公孙无知杀死齐襄公,不久又被人杀死。 齐国一时无君。齐国高、国两上卿抢先暗中从莒国召回小白,准备立为国君。鲁国听说自立为君的公孙无知已死,也派兵护送公子纠返回齐国。听说小白已经上路,莒国离齐国又近,管仲就带兵前去阻止公子小白。路上相遇,管仲弯弓搭箭射向小白,小白应声倒下。管仲以为小白已死,派人报告了鲁国和公子纠,这样一来,护送公子纠的军队就放满了速度,六天才到达齐国。而公子小白,仅仅是被射中了衣带勾,装死迷惑了管仲,然后很快进入齐国,在高、国两大家族的拥护下登上君位,这就是齐桓公。即位后,齐国马上派出军队抵御鲁军,并将其打败,逼迫鲁国杀死了公子纠。按照当时上层社会的观念,主辱臣死,公子纠被杀,辅佐他的人更没有脸面活在世上,因此,召忽自杀身亡。齐桓公声称管仲对他有射杀之仇,要求鲁国将活着的管仲交还齐国,然后把他剁为肉酱以便泄恨。鲁国人只好将管仲囚禁,用囚车将他押送给齐国。这时候,管仲的智慧充分得到了体现,他没有因为自己辅佐的是小白的政敌公子纠、自己和小白还有一箭之仇,认为回国后必死无疑。相反,他知道,因为有鲍叔牙在,回国后他必定能受到重用。囚车走得很慢,管仲害怕鲁国人醒悟后反悔,就教给车夫一首歌,车夫边赶车边唱歌,忘记了疲劳,车赶得很快,等到鲁国人追来,管仲已经进入了齐国。因为鲍叔牙的关系,齐桓公赦免了管仲的射勾之罪。经过一番交谈,齐桓公知道了他的才能,马上拜他为相,为了表示尊重,还下令国人称其为仲父。此后四十多年,齐桓公一直对管仲信任有加。 需要说明,从召忽自杀到齐国要人,这中间有一个过程,管仲没有选择自杀,这在当时的人来说不是一种忠义行为。所以,管仲自己也说:公子纠失败,召忽为他殉难,我被囚禁遭受屈辱,鲍叔牙不认为我没有廉耻,知道我不因为小的过失而感到羞愧,却以功名不显扬于天下而感到耻辱。正是因为管仲的种种行为不那么荣光,所以他才发出了生我者父母,知我者鲍叔的感叹! 管仲还是一个非常保守的人。本来,他刚当相国那会儿对齐国进行了大胆的改革,齐桓公正是得益于这些改革带来的成果而称霸天下。他还举荐了王子成父、隰朋、宁戚等人一道治理国家。但是,四十年后,管仲临死的时候,齐桓公让他推荐接替他担任相国的人,管仲竟然没人可荐,只好用一句知臣莫如君来搪塞。这充分说明,管仲已经从一个改革者变成了一个保守派。 当了四十多年的相国,管仲富贵的可以和国君相比拟,他拥有设置华丽的三归台和国君的宴饮设备。这些设施和设备,绝对不是放在那儿好看的,可见管仲日常的生活是多么的奢侈。改革后的齐国是天下最富裕的国家,称霸后的齐国是天下最强大的国家,说他的富贵可以和国君相比,只能是说和齐国的国君相比,除此之外,恐怕他国国君是无人能比。管仲生活的那个时代,虽然已经礼崩乐坏,但还多少讲究一点儿礼制,管仲自己不是也提出尊王攘夷的口号吗?由此可知,他的生活豪华是超豪华,他的奢侈是超奢侈。 既然管仲一生有不光彩的另外一面,为什么当时的人没有人痛恨他,后事的人还要效法他呢?这是因为,管仲的改革是富民强国,在民众富裕的基础上实现国家的强大,这样的政策是会得到民众拥护的。再有,管仲虽然富贵堪比国君,但是他却从来不在齐桓公面前失礼,自始至终都心甘情愿地居于辅佐地位,这也是当世后代不被人们诟病的原因之一。当然,更重要的在于,他一生所做的贡献掩盖了他的这个另一半负面人生,正所谓是一俊遮百丑。

① 韩非能被称为子,自然是响当当的人物,君不见太史公《报任安书》记载了:韩非囚秦,说难孤愤。韩非,战国韩王之子,师从最后的儒者荀子。据记载,韩非子口讷,所以就比较会写,两千年后来的周作人也是如此。着有《韩非子》一书,共五十五篇,10万余字,在那个竹简帛书的年代,单就这一项就很了不起。 他的主要活动时间,可能处于最为激烈的战国末期灭国战争前夜。这个时期的诸侯战争,早已不再是以称霸为目标,而是要夺你土地、掠你百姓、灭你国家,疆域并入己国。所以你看,韩非子在被迫害后两年,也就是秦王政16年开始,至公元前221年,秦王扫灭六国,建立大秦帝国。 在韩非子之前,战国中期以来,法家讲究三个字法、术、势。如秦国的商君卫鞅重法,法者,律法规章、严刑峻法;韩国的申不害重术,术为权术,神机妙算也;赵国的慎到重势,势,为威权。只有不太会说话的韩非子,综合了这三点,他坚定地提出,人与人之间纯属利益分配关系。 不信请看:古人生了儿子就高兴,生了女儿就要抛弃,为何?因为儿子可以养老,女儿是要嫁人的。卫国有一对夫妻喜欢做白日梦,妻子向神祷告,我要白得一百捆布;丈夫就问妻子,为何这么少?妻子说,超过这个数,你就要拿多余的布换钱去买小妾啦。而作为君主,自然希望大臣都能够能力和俸禄相匹配;可是作为大臣,当然想少一些能力和付出,多得一些俸禄和赏赐。 以上综合来看,儒家所提倡的君臣、父子、夫妻关系,人性都是从有利于自己的一面出发的。韩非子决不仅停留在此,他进一步残忍地提出,人的一切行为动力都是一个字利。同样的观点,在西方还要到文艺复兴时期,法国启蒙思想家霍尔巴赫也提出了,人从本质上就是自己爱自己、愿意保存自己、设法使自己的生存幸福;所以,利益或对于幸福的欲求就是人的一切行动的唯一动力。 在利益的基础上,韩非进一步指出,个体是没有价值的,相对于国家和权势,人的独立性是有罪的。那么如何使得整个社会朝着共赢方向发展呢? 儒家给出的是仁义道德,这是一种总效益高而成本较低的道路。韩非子在茫茫人海中发现了,道德自觉这种东西虽然成本低,但还不是最低,他旗帜鲜明地指出,还有更小可能是最小成本之路严刑峻法之路。通过律法规定,个体只有且必须生活在帝国体制内,离开帝国个人毫无意义;个体只是帝国或者说权威的工具,也只有这样,才能使得帝国整齐划一,保持持久稳定。这一切都极度否定了个人利益的价值。 ② 我斗胆猜想,韩非子老人家想必没有谈过恋爱,他不知道,人才是最大的不确定性和变量,不信,请看看你身边,一件极小的事情,一个小情绪,一条朋友圈、甚至于聊天一个表情,都有可能改变这一天的心情,怎么可能是像标准化工具呢!反过来看,人生的不确定性不也正是人生的乐趣吗? 韩非子有一句着名的言论,读过武侠小说的想必都不陌生,即《五蠹》中,儒以文乱国,侠以武犯禁。 应当说,韩非子是儒学的巨敌。他犀利地指出仁义、道德是没有用的,个人的德行也是靠不住的,尧舜这样的圣人不用法也能善治,桀纣这样的暴君什么法也是约束不了的。 到此为止,发现了没有。韩非子做的是事实判断,即有用还是无用的尺度。孟子极力倡导仁义道德,是说这样的政治伦理是对国家和百姓好的,这是价值判断,即好与不好的尺度。说到底,就是老鲍所说的科学与信仰的区别。 值得关注的是,孟子和荀子都十分关心学习。孟子认为人性善,因为学习可以保持这善;荀子认为人性恶,因而需要学习来改变这恶,化性起伪,着名的《劝学篇》,开篇就提出:学不可以已。韩非子的学习,集儒、法、道诸子百家,从客观而言,是因为他出生的时代,正所谓,时也命也。 ③ 尽管学习很重要,韩非子终究还是终结了私学。韩非子甚至认为,私学者,二心之学也;师徒关系、私学成群,都是他所反对的,他甚至忘了自己为何出发!自己的恩师荀子,就是私学大师!看看他的话,多么狠:凡乱上反世者,常士有二心私学者也,还有更狠的,请看:禁其行、破其群、散其党。 始皇帝34年,禁书,始皇帝35年,坑儒。 历史总是这样客观、冷静、残酷:坑灰未冷山东乱、刘项原来不读书!犯上作乱者又有几人读书!落地举子黄巢、洪秀全然而这一切,都完了,禁私学,秦帝国以法为教、以吏为师,诸子百家皆不复存!一个自由洒脱的时代终结了! 韩非子虽然是荀子的学生,但他的主张更多来自于老子,是以被称为两个老子传人之一,另一个人是庄周。对人性的彻底失望,找不到出口,老子西出函谷关,庄子持竿不顾,韩非不一样,他非要找出一条血路,杀将出去。他寄希望于君主,为强者说话,他忘了,自己也是臣子;他反对私学,他忘了,他也是私学弟子。 历史非常吊轨的是,几乎所有法家的代表人物,特别在秦效力者,几乎没有好下场,商君车裂、韩非被诛。韩非入秦伏诛,再无诸子百家。

图片 1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4166发布于历史人物,转载请注明出处:揭秘齐桓公与山戎和孤竹国大战前,诸子百家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