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谟生平事迹,陈矫子孙

蔡谟出身名门之家,是东晋时期的重臣,与诸葛恢、荀闿并称“中兴三明”,被誉为“兖州八伯”之一。他历任中书侍郎、司徒左长史、侍中、五兵尚书、征北将军、左光禄大夫、开府仪同三司、司徒等职,封爵济阳男;曾参与平定苏峻之乱,镇守北方,防御后赵,与司马昱共同辅政。蔡谟晚年无心政事,于公元356年逝世,时年76岁,追赠侍中、司空,谥号为文穆。人物生平 避乱南渡图片 1 蔡谟,字道明,家族世代名门。他的曾祖蔡睦,在曹魏任尚书。祖父蔡德,官至乐平太守。蔡谟的父亲蔡克,是当时的名士,官至车骑将军从事中郎,与东嬴公司马腾一同为汲桑所害。 蔡谟在弱冠时就被察举为孝廉,州里征辟他为从事,又被举为秀才,东海王司马越召他为掾属,蔡谟都没有接受就任。为避乱而南渡至江南,当时晋明帝司马绍任东中郎将,任蔡谟为自己的参军。 晋元帝司马睿被拜为丞相时,又辟蔡谟为掾属,转任参军,后任中书侍郎。历任义兴太守、大将军王敦的从事中郎、司徒左长史,再迁任侍中。 当时,兖州以蔡谟为朗伯,郗鉴为方伯,阮放为宏伯,胡毋辅之为达伯,卞壶为裁伯,阮孚为诞伯,刘绥为委伯,羊曼为濌伯,八人并称“兖州八伯”。蔡谟与荀闿、诸葛恢表字均为“道明”,他们在当时都享有名誉,号称“中兴三明”,时人为他们做歌谣说:“京都三明各有名,蔡氏儒雅荀葛清。” 共举义兵 咸和三年,苏峻之乱时,吴国内史庾冰被苏峻击败出逃会稽,苏峻于是任命蔡谟为吴国内史。蔡谟到任后,就与张闿、顾众、顾飏等共起义兵讨伐苏峻,迎接庾冰回郡。同年,苏峻之乱平定,蔡谟又任侍中,迁任五兵尚书,领琅邪王师。蔡谟上疏推辞,并举荐孔愉及诸葛恢任此职,朝廷没有听从。后来又转任吏部尚书。以平定苏峻的功劳,赐爵济阳男,蔡谟又辞让,朝廷没有允许。 在冬蒸时,蔡谟领祠部尚书事务,负责的官员忘记设立晋明帝的牌位,蔡谟与太常张泉都因此被罢免,蔡谟以白衣身份领职。不久,迁任太常,又领秘书监,因病无法亲自处理事务,蔡谟上疏请求解除职务,朝廷不许。成帝坐御前殿时,派使者拜太傅、太尉、司空。正好要在殿上作乐,但门下官员上奏认为不是祭祀和国宴就没有设乐的例子。此事由太常议论,蔡谟认为帝王坐御前殿派使者时应有庙堂之乐,朝廷听从。帝王坐御前殿而作乐的惯例,就从此开始。 彭城王司马纮又向朝廷上疏,认为乐贤堂有明帝亲手描画的佛像,经历屡次动乱,但此堂还在,应该由朝廷下诏为其作颂,成帝把此事交给群臣讨论。蔡谟认为私下作赋颂就可以了,不用以朝廷的名义来作颂。此事于是就停止。 谏止北伐 咸康五年,征西将军庾亮想要移镇石城,收复中原失地。蔡谟议论认为盘踞在中原的后赵实力强盛,东晋朝廷实力不足,只可凭借长江天险防守,等待时机。众人的意见大多与蔡谟相同,成帝于是下诏不让庾亮转移守地。 当初,皇后每年都要拜谒皇陵,每次都花费许多人力物力,蔡谟建议说:“旧制皇后只要在太庙拜见就行了,不用拜陵。”朝廷于是停止了此项活动。 出镇设略 咸康五年八月,太尉郗鉴病重,上疏乞求卸职,并认为蔡谟平简贞正,是时望所归,建议朝廷任命他出任都督及徐州刺史。成帝于是任蔡谟为太尉军司,授予侍中。不久,郗鉴去世,朝廷当即任命蔡谟为征北将军,都督徐兖青三州以及扬州的晋陵、豫州的沛郡诸军事,徐州刺史,授予假节。 当时,左卫将军陈光请求进攻后赵,成帝下诏派陈光进攻寿阳,蔡谟上疏说:“寿阳城小但坚固,从寿阳至琅邪,城墙可以互相望见,一城受攻,各城必然来救援。再者,陛下的军队在路上行进需要五十多天,先锋还没到达,消息已经传播很久了,敌贼的邮驿,以一日千里的速度传递消息,那么黄河以北的骑兵,就完全可以赶来救援。以白起、韩信、项籍那样的勇将,还要挖断桥梁,焚毁舟船,背水而战。现在想把舟船停泊在水渚中备用,领兵前往敌城,前方面对强敌,回头顾望归路,这正是兵法所戒的大忌。如果进攻不能取胜,胡虏的骑兵突然到达,恐怕中行桓子不知所措、士兵争船渡河,以致被砍断的手指双手可捧的局面又将重演。现在陈光统领的都是禁军,应该让他们到哪里都是只有出征但不交战。现在却屯兵于坚城之下,用国家的禁军攻击敌人的小城,取胜则得利微小不足以给敌人造成多大伤害,失败则损失惨重足而有利于敌寇,这恐怕不是周全的计策。”进攻后赵之事这才中止。 石虎在青州造船数百艘,劫掠东晋沿海诸县,所到之处杀戮甚多,朝廷以此为忧。蔡谟派龙骧将军徐玄等驻守在中洲,又设立悬赏,规定如果得到后赵大白船的人,赏布千匹,小船百匹。当时蔡谟所统领的七千余人,驻守地东至土山,西至江乘,共镇守八所,城垒共十一处,烽火楼望三十多处,根据情况防备,甚有谋略。之前,郗鉴上表举荐部下有功的共一百八十人,成帝一并赏赐他们,但还未赏赐而郗鉴已去世,朝廷于是中断此事不再进行赏赐。蔡谟上疏认为之前已经同意了郗鉴的请求,如今不应中断。而且郗鉴所表荐的大多是功勋卓著、身经百战的人,也不可以不报答,朝廷下诏听从。 谦逊让职 咸康八年,晋康帝司马岳即位后,征蔡谟入朝任左光禄大夫、开府仪同三司。 永和二年二月,蔡谟以左光禄大夫身份兼领司徒,与会稽王司马昱一同辅政。 永和三年,又接替离职守孝的殷浩任扬州刺史。再录尚书事,领司徒之职如旧。之前蔡谟拜司徒时谦让不征辟僚佐,朝廷屡次催促,蔡谟才开始征召掾属。 永和五年,石虎死后,东晋朝野上下都认为光复中原指日可待,只有蔡谟对和他亲近的人说:“敌人被消灭确实是非常值得庆贺的事情,然而恐怕这更给朝廷带来了忧患。”听到的人问:“您说的是什么意思呢?”蔡谟答道:“能够顺应天意、掌握时机把百姓从艰难困苦中拯救出来的事业,如果不是最杰出的圣人和英雄是不能承担的。不如老实地衡量一下自己的德行与力量。反观如今伐赵之事,恐怕不是当今的贤达之辈就能办成的。结果只能步步为营,分兵攻守,这是以劳民伤财为代价,来炫耀个人的志向。最后会因为才能和见识粗陋平庸,难以遂心,财力耗尽,智慧和勇气全都变得窘困,怎么能不给朝廷带来忧患呢!” 自永和四年十二月蔡谟被任命为侍中、司徒后,三年里他都没去就职。蔡谟上疏,执意推辞。他对周围比较亲近的人说:“如果我当了司徒,必将为后人所耻笑,所以按道义我不敢接受任命。”诏令多次下达,褚太后也派人去说明意图,蔡谟最终还是不接受任命。晋穆帝于是亲自临朝,派侍中纪据、黄门郎丁纂去征召蔡谟。蔡谟向他们陈说自己身患重病,并派主簿谢攸陈述自己愿意辞让的意见。从早到晚,朝廷派来征召蔡谟的使者往返十多次,然而蔡谟就是不去任职。当时穆帝年仅八岁,临朝一天,非常疲倦。他问周围的人说:“所征召的人为什么到现在还不来?临朝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太后考虑到穆帝和臣下们都很疲劳,就下诏说:“一定不来的话,就结束临朝吧。”中军将军殷浩奏请免除吏部尚书江虨的官职。会稽王司马昱给尚书曹下令说:“蔡谟傲慢地违抗皇上的命令,这是没有臣下之礼的行为。如果陛下在上卑躬屈膝,臣子在下又不履行君臣大义,那么也就不知道靠什么来处理朝政了。”于是公卿们便上奏说:“蔡谟狂妄傲慢地对待皇上的命令,罪同叛逆,请求将他送交廷尉依法论处。”蔡谟十分害怕,率领他的子弟们到朝廷去叩头谢罪,自己又到廷尉处等待治罪。殷浩想处以蔡谟死刑,恰巧徐州刺史荀羡来到朝廷,殷浩就此询问荀羡,荀羡回答说:“如果蔡公今天被处死,明天就一定会出现齐桓公、晋文公那样举兵问罪的行动。”殷浩于是放弃处死蔡谟的打算,下诏将其免官并贬为平民。 晚年生活图片 2王导 蔡谟在被免官废黜后,便闭门不出,终日讲经来教授子弟。数年后,褚太后下诏再任命蔡谟为光禄大夫、开府仪同三司。派谒者仆射孟洪就在蔡谟府中加以册拜。蔡谟上疏表示谢意,于是托辞病重,从此不再朝见。朝廷下诏赐蔡谟几杖,允许在家门前放置行马。 永和十二年,蔡谟去世,享年七十六岁。朝廷助赠丧事的相关礼仪,全都按照当年太尉陆玩去世时的旧例。又追赠他为侍中、司空,谥号文穆。蔡谟雷尚书 当时王濛、刘惔二人相当看不起蔡谟,曾经去拜访蔡谟时问他:“您说说您和王衍比如何?”蔡谟回答:“我不如王衍。”王濛和刘惔笑着问:“您哪里不如他?”蔡谟淡定回道:“王衍没有你们这样的客人。”这回答机智啊! 蔡谟为人端正,看不起那些莺莺燕燕,喜好女色之人,王导就是其中之一。 王导曾设置歌舞女,并让她们下床榻坐席,蔡谟看了不高兴地离开了。王导见他离开也不挽留。 王导有个姓雷的小妾深得他喜爱,经常受贿、干预政事,蔡谟就戏称她为“雷尚书”。蔡谟的子女后代 蔡谟的后代即名门“济阳蔡氏”。 蔡邵,蔡谟长子,官至永嘉太守。 蔡系,蔡谟幼子,有才学,官至抚军将军长史。人物评价图片 3 蔡谟擅长医术,熟谙本草。又学识渊博,对礼仪宗庙制度多有议定。在任征北将军时,建“镇守八所,城垒凡十一处,烽火楼望三十余处”以防备后赵,很有谋略。他性格尤其厚重谨慎,每件事都过分的做防范。所以时人说:“蔡公过浮船,脱带把瓠系于腰间。” 时人语:京都三明各有名,蔡氏儒雅荀葛清。 郗鉴:太常臣谟,平简贞正,素望所归。 桓温:前司徒臣谟执义履素,位居台辅,师傅先帝,朝之元老。 王献之:蔡司徒立帝主于御床,诏驿数反,其不祗顺,正止於免黜耳。此外希不矜体者,违命诚为深愆,曲从实复过此。 房玄龄等《晋书》:①蔡谟度德而处,弘斯止足,置以刑书,斯为过矣。②蔡葛知名,或雅或清。 曹耽:谟可谓善始令终者矣。 李慈铭:若羊祜之厚重,杜预之练习,刘毅之劲直,王濬之武锐,刘弘之识量,江统之志操,周处之忠挺,周访之勇果,卞壸之风检,陶侃之干局,温峤之智节,祖逖之伉慨,郭璞之博奥,贺循之儒素,刘超之贞烈,蔡谟之检正,谢安之器度,王坦之之风格,孔愉之清正,王羲之之高简,皆庸中佼佼,足称晋世第一流者,盖二十人尽之矣。

毕再遇出身将门,父亲毕进曾是岳飞的部下,他亦自小力大惊人、武艺超群,深得宋孝宗赏识。毕再遇担任过武功大夫、京东招抚司事、骁卫大将军、武信军节度等职,在开禧北伐时军功第一,又参与六合大捷、解围楚州,名震金国。约1217年,毕再遇去世,追赠太师,谥号“忠毅”。人物生平 将门之后 毕再遇父亲毕进,在建炎年间跟从岳飞护卫八陵,转战江、淮之间,积官至武义大夫。毕再遇因恩荫补官,隶属侍卫马司,武艺超群,能拉开二石七斗的弓,反手能拉开一石八斗的弓,徒步能射二石,骑马能射二石五斗。宋孝宗召见他,十分高兴,赐给他战袍、金钱。 开禧北伐 开禧二年,朝廷下诏北伐,由殿帅郭倪招抚山东、京东,派毕再遇和统制陈孝庆攻取泗州。毕再遇请求选新招的敢死军为前锋,郭倪给他八十七人。招抚司限定进兵的日期,金人听说后,关闭了榷场,阻塞泗州城门防备。 毕再遇说:“敌人已经知道我们进兵的日期了,兵以奇取胜,应该早一天进兵出其不意。”陈孝庆同意。毕再遇用酒食招待士卒,用忠义激励他们,进兵逼近泗州。泗州有东西两城,毕再遇下令把战旗、舟楫排列在石..下,如果想攻打西城,就亲率部下从陡山直奔东城南角,先登上城墙,杀死数百敌人,金兵大败,守城的人打开北门逃走。西城仍在坚守,毕再遇打出大将旗,大声喊道:“大宋毕将军在此,你们是中原遗民,可速来归降。”不久淮平知县献城投降,于是泗州两城都被宋军占领。 郭倪来犒劳将士,拿出御宝刺史牙牌授予毕再遇,毕再遇推辞说:“国家在黄河以南有八十一州,现在夺回泗州两城就得到一个刺史的官职,以后还用什么来赏赐?况且招抚能得到朝廷几个牙牌前来?”他坚决推辞不接受,不久被任命为环卫官。 名震金国 郭倪调李汝翼、郭倬攻取宿州,又派陈孝庆等接应他们。命令毕再遇率四百八十名骑兵为先锋攻取徐州,毕再遇到虹县,遇到郭倬、李汝翼的兵卒带伤而回,就问他们,他们就说:“宿州城下是大水,我军失利,统制田俊迈已被敌人擒获了。” 毕再遇督军疾驰,驻扎在灵壁,遇到陈孝庆在凤凰山驻兵,陈孝庆将率军撤退,毕再遇说:“宿州虽然没取胜,但兵家胜负不定,怎能自己挫伤自己!我奉招抚的命令攻取徐州,借道到此,我宁死在灵壁的北门外,不死在灵壁的南门外。”恰好郭倪给陈孝庆送来书信,命令他率军回来,毕再遇说:“郭倬、李汝翼军队溃败,敌人一定会尾追而来,我应该自己抵御敌人。”金人果然派五千多骑兵分两路追来,毕再遇令敢死军二十人守灵壁北门,自己率兵冲入敌阵。 金人看见他的将旗,大喊“毕将军来了”,就逃跑。毕再遇手挥双刀,渡水追击,杀死很多金兵,他的铠甲和衣服都被染红,追击敌人三十里。有个持双铁锏的金将跃马上前,毕再遇用左手刀挡住他的锏,用右手刀砍他的肋,金将落马而死。宋军从灵壁出发,毕再遇独自留下没动,他估计宋军已走出二十多里,就火烧灵壁城。众将问:“晚上不烧,现在烧,为什么?”毕再遇说:“晚上点火能照见我们的虚实,白天的烟尘可挡住敌人的视线,敌人已经失败不敢逼近我们,宋军才可以安心行军,没有担忧。你们怎么知道兵易进而难退的道理呢?” 收复盱眙 毕再遇回到泗州,因军功第一,从武节郎超升为武功大夫,被任命为左骁卫将军。这时丘崈接替邓友龙任宣抚使,传檄文让郭倪回维扬,不久丢弃泗州。命令毕再遇回盱眙,并任盱眙军知军,不久改为镇江中军统制,仍任盱眙军知军。他因为凤凰山的功劳,被授予达州刺史。这年冬,金人以步、骑兵数万,战船五百多艘渡过淮河,停泊在楚州、淮阴之间,宣抚司传檄文让毕再遇援助楚州,派段政、张贵代替他守盱眙。毕再遇离开盱眙后,段政等惊慌溃退,金人进入盱眙;毕再遇又收复盱眙,被任命为镇江副都统制。 激战六合 金兵七万在楚州城下,有三千人在淮阴看护粮草,又有三千艘载粮船停泊在大清河。毕再遇探知后说:“敌人是我们的十倍,我们难以力胜,可用计攻破敌人。”于是派统领许俊从小路奔淮阴,晚上二更时士兵口中含枚,鸦雀无声地到达敌营,他们每人携带火种潜入,埋伏在五十多处粮车之间,听到哨声就放起火,金军惊慌逃窜,乌古伦师勒、蒲察元奴等二十三人被活捉。 金人又从黄狗滩渡过淮河,涡口守将望风而逃,濠、滁二州相继失守,金人攻破安丰。 毕再遇对众将说:“楚州城坚兵多,敌人粮草已空,所担心的只有淮西。六合是最重要的,敌人一定会集全力攻打它。”于是率兵赶赴六合。不久命令他节制淮东军马。金人到竹镇,距六合二十五里。毕再遇登上城墙,偃旗息鼓,在南土门设下伏兵,弓箭手排列在土城上,金军刚接近堑壕,宋军众箭齐发,出城迎敌,听到战鼓声,城上旗帜并举,金人慌忙逃跑,宋兵追击,大败敌人。 金国万户完颜蒲辣都、千户泥庞古等率十万骑兵驻屯在成家桥、马鞍山,进兵围六合城数重,想烧毁堤塘木,决开堑壕的水,毕再遇命令用强弩射退敌人。不久,金国都统纥石烈种塔合兵进攻更急,城中箭已用尽,毕再遇命令人打开青盖往来于城上,金人以为是宋军统帅,争相射箭,一会儿城墙上的箭像刺猬一样,宋军得到二十多万支箭。纥石烈种塔率兵退走,不久又增兵围城,城的四面金军营帐绵延三十里。毕再遇命令在城门口奏乐向金军表明宋军很悠闲,又时常派奇兵袭击金军。金军昼夜不得休息,就退去。毕再遇估计金军将会再来,就亲自领兵夺下城东的野新桥,出现在敌后,金军就逃走,他追军到滁州,赶上大雨雪,就回来了。获得金军骡马一千五百三十一匹、鞍六百套,很多铠甲、旗帜。毕再遇被授予忠州团练使。 解围楚州 开禧三年,毕再遇被任命为镇江都统制兼权山东、京东招抚司事。他回到扬州,被授予骁卫大将军。金兵围楚州已经三个月,列营六十多里。毕再遇派将分道阻击金兵,军威大振,解去楚州之围。 毕再遇兼任扬州知州、淮东安抚使。扬州有北方兵二千五百人,毕再遇请求让他们分别隶属建康、镇江军,每队不超过数人,使他们不能谋反。他又改造出轻便的铠甲,铠甲长不过膝,袖长不过肘,头盔也减轻重量,马甲换成了皮革的,车牌换成木制的并在它下面安转轴,使一个人的力量可推可举,务必使车便捷不使它沉重。敢死军,本是乌合亡命的军队,毕再遇能驾驭使用他们。陈世雄、许俊等都是毕再遇推荐的。张健雄仗自己勇武而桀骜不驯,毕再遇列出他的罪状上奏给朝廷,朝廷下令按军法杀死张健雄,众将都畏服。 生荣死哀 嘉定元年,毕再遇被任命为左骁卫上将军。同年,“嘉定和议”修成,毕再遇多次要求解甲归田,宋宁宗下诏不允,让其任保康军承宣使。不久又让他带职奏事,任提举佑神观。 嘉定四年二月,毕再遇遭到言官弹劾,先“降一官”。继而再遭劾奏,于是被免去提举佑神观之职。 嘉定六年,转为提举太平兴国宫。 嘉定十年,四月,金军再次南犯。年近古稀的毕再遇,已无力效命疆场,升以武信军节度使衔致仕。在湖州霅溪辞官归居。约在此年,毕再遇逝世,享年七十岁。 嘉定十一年,毕再遇被追赠为太尉。其后累赠太师,谥号“忠毅”。毕再遇与岳飞谁厉害 杀掉岳飞不是一件小事。从传统来说,是宋朝抑制武将的体现,从当世来说,是宋高宗怕岳飞迎回钦徽二帝的担忧。杀了岳飞,就是扑灭抗金的火焰,所有的武将都受到严厉的抑制,在民间也形成了一种学武将来不会有出息的风向标,所以,能够继承岳飞衣钵的人,真是非常之少。 也不能说岳飞的精神就失传了,后世还真出现过一个无论战功气魄和能力都与岳飞有高相似度的战将,他就是出现在韩侂胄开禧北伐中的毕再遇。 传说岳飞能拉三石之弓,堪称有史第一,而毕再遇稍微差点,大概是两石七斗,反手一石八斗,徒步能射两石,骑射能射两石五斗!人物评价 总评 毕再遇容貌魁伟,早就以拳力闻名。那时正值承平罢兵之际,他的才勇无所体现。一旦边事兴起,诸将在金兵面前望风而逃,毕再遇的威名才显现出来,并成为名将。 历代评价 丘崈:泗州有精兵万六千人,守将毕再遇者,新立功,士心畏服,虏兵若来与战,未必不胜。然亦不能保其必胜,则是胜与不胜,未可前知也。 楼钥:①惟卿沈鸷之资,拳勇自夺,身经数载,最多汗马之劳。赏不逾时,亟上廉车之峻,领京口戎旃之寄。镇淮堧制阃之雄,深明保障之图。日讲留屯之策,流民寖复。(《福州观察使镇江府驻劄御前诸军都统制兼知扬州毕再遇乞奉祠不允诏》)②卿以拳勇之资,挟忠毅之气。抚士最为得众,遇敌几于无前。外则营垒之不哗,内则里闾之甚靖。(《镇江府都统制毕再遇乞归田里不允诏》) 真德秀:①卿防自戎行,久董师律,威震夷貊,勇闻江淮。而能慕古人知止之风,察天道亏盈之戒。便朝入对,亟请奉祠,可谓善处功名之间矣。(《赐保康军承宣使左骁卫上将军镇江都统兼知扬州淮东安抚使毕再遇乞畀在外宫观差遣不允诏》)②卿忠勇票锐,为国爪牙。布宣王灵,指授将略。卒荡平于群丑,以绥靖于一方。捷奏踵闻,威声大振。(《赐毕再遇荡平淮防显有劳》) 吴泳:敌之长技,惟在于马。长淮边面,率多平旷,敌马易于驰骤。中国所以制马之具,亦岂无防?……近世毕再遇、扈再兴之徒,犹能募敢死军,用麻扎刀以截其胫。或淤洳其田以为陂塘,或纵横其畆以为沟洫,皆是制马良防宜。 叶绍翁:淳熙间,以勇名于军。精悍短健,盖骁将也。 罗大经:开禧用兵,诸将皆败,唯毕再遇数有功。 脱脱:①再遇姿貌雄杰,早以拳力闻,属时寝兵,无所自见。一旦边事起,诸将望风奔衄,再遇威声始著,遂为名将云。②陈敏善守,毕再遇善战。

陈矫原本姓刘,字季弼,生于广陵东阳,是三国曹魏时期名臣、曹魏开国功臣之一。陈矫得曹操赏识,出任征南长史、乐陵太守、丞相长史、尚书令、侍中、光禄大夫、司徒等职,封爵东乡侯;著有《上言备蜀》等作品,为人正直公正,处变不惊。237年,陈矫逝世,谥号为贞。人物生平 善于辞令 陈矫早年为避乱,曾在江东一带居住,当时孙策和袁术都曾礼聘过陈矫,但陈矫都不应命,更决定回到故乡广陵郡居住。广陵太守陈登邀请陈矫出任郡功曹,并吩咐陈矫到许昌去,他指出:“许都一带的文士有一些议论,似乎对我的评价并不甚好,请你到许都走一趟,为我听听消息,再回来告诉我。”陈矫应命往复一遭后,回来跟陈登说:“听到附近的言论,都认为您为人颇骄傲自大。” 陈登便说:“说到家门严谨,德行俱全者,我最敬重陈元方两兄弟;说到德行清高,如玉般洁白者,我最敬重华子鱼;说到正直有义,嫉恶如仇者,我最敬重赵元达;说到博闻强记,才华横逸者,我最敬重孔文举;说到英雄杰出,有王霸之略者,我最敬重刘玄德。我如此尊敬他人,又怎会是一个骄傲的人呢?只是其他人太过庸碌,不值一谈而已。”可见陈登性格多么高雅。而这个高雅的人,对于陈矫也是深深尊敬的。 后来广陵郡受到孙权的围攻,军情告急,陈登便令陈矫前往曹操处求救,陈矫面见曹操时便说:“我们广陵虽然只是一个小郡,但却是一个地理位置优越的地方。如果可以得到您的救援,敝郡将成为您的藩国,这足以令孙权束手无策,也可保徐州得以永安。如此一来,您的声望从此远震四方,您的仁爱也得以传流,那些尚未服从您的国家,也将会望风来附。此举既可推崇德行,又可培养威势,实在是王者的所作所为!”曹操听到陈矫的分析后,很佩服他的智策,便想把他留在身边。可是陈矫却说:“我的国土受到迫害,我只是奉命四出奔走告急求援,就算我做不到像申包胥那样求得援兵,也不能忘却弘演的那份忠义啊!”曹操便派兵往援,成功击退孙权军,保存广陵。当时陈登也在孙权退军路上设伏,乘势大败孙权军。 裁决合理 不久,陈矫受曹操征辟任司空掾属,除任相县令。 公元209年,出任征南将军长史。陈矫任征南长史时,曾与曹仁屯军于江陵,当时周瑜来犯,曹仁部曲将牛金引兵出战被围,曹仁见牛金势危便要披甲出阵,陈矫劝曹仁说:“贼兵数量甚多,势不可挡。即使放弃那数百人是很痛苦的决定,将军您又何必要亲身犯险呢!”结果曹仁坚持出军救援,凭著武勇把牛金及其军救回城中。陈矫见状后,对曹仁叹服不已,称赞他说:“将军真天人也!” 陈矫后来又历任彭城、乐陵太守及魏郡西部都尉。一次,曲周县有一位百姓因父亲患病,未能治愈,于是献牛为祭牲来作祷告,结果被县令处以死刑(无故杀害耕牛,而且平民以牛为祭牲也有违礼法)。陈矫知情后,认为此人是一名孝子,便下表赦免其罪。 不久后,陈矫升任魏郡太守。当时郡中讼狱事案繁多,被囚禁的犯人数以千计,而且过了几年仍保持着这种情况。陈矫认为周代有三典,汉初有三章之法,可见国家必须在刑典方面有所根据,才能作出妥善的裁判及执法。如今为了免却判决罪名方面的繁务,竟将所有犯人一概囚禁起来,而从没想过长期囚禁犯人所积累下来的其它问题,实在是很荒谬的事情。陈矫于是凭自己的力量,将郡中所有罪状都逐一验证,并即时作出了合理的裁决。 处变不惊 公元211年,曹操引大军西征马超,陈矫奉命担任丞相长史。曹操班师后陈矫再次回到魏郡,转任丞相西曹属。后来又随军进攻汉中,回朝后迁任尚书。 公元220年,曹操逝世。在邺都的群臣都认为要让太子曹丕袭曹操爵位的话,必须等待一份天子正式的诏命才可实行。陈矫却提出异议:“大王在外逝世,天下都感到惶惧。太子应该放下哀痛立刻继位,来安定天下之心。而且大王的其它儿子亦在附近,如果不立即行动的话,可能有人萌生异心,让彼此间的秩序出现混乱,如此那社稷将会面对重大危机。”于是陈矫设置应有的礼仪后,便假借卞夫人的命令让曹丕袭爵,并大赦天下。曹丕事后便说:“陈季弼即使在面对如此重大事变当中,仍能表现其明略过人的一面,可以说是一时俊杰!” 同年,曹丕篡汉建立魏国,陈矫负责吏部的事务,封高陵亭侯,迁尚书令。 正直以终 公元226年,魏明帝曹叡继位后,陈矫进爵为东乡侯,食邑六百户。一次,曹叡乘车到尚书台门前,陈矫见明帝亲临,便出门跪迎,并问曹叡有何见谕。曹叡说:“朕只是想查看一下文书而已。”陈矫听罢便回应:“这些文书是臣的职分所在,而不是陛下您所应了解的事情。如果是臣做得不称职的话,就请陛下罢免臣的职务。陛下最好回去吧。”曹叡听到陈矫的话后,感到惭愧,便乘车回宫。可见陈矫为人非常耿直。他后来迁升任侍中、光禄大夫。 公元237年,陈矫升任司徒。同年七月,陈矫逝世,谥号贞。陈矫子孙 陈矫有三子,《三国志》只记载二子,三子《晋书》有提及: 陈本,世袭东乡侯爵位,有统御之才,精练于文理。官至镇北将军,假节都督河北诸军事。 陈骞,字休渊,西晋开国功臣,官至大司马,封高平郡公,卒赠太傅,谥武公。 陈稚,因与陈舆不和,被陈骞上表外调。 孙子: 陈粲,陈本之子,世袭东乡侯爵位。 陈舆,字显初,陈骞之子,世袭高平郡公爵位,历任散骑侍郎、大司农、河内太守等职。陈矫的故事 当初,陈矫任广陵郡功曹时,曾在出使途中路过泰山。泰山太守薛悌觉得他很奇特,就与他结为好友。薛悌曾和陈矫开玩笑说:“你这个小小郡吏竟和我这个二千石的大官交了朋友,就像邻国的君主屈尊陪着臣下冶游,不是也挺好吗?”但薛悌后来也先后担任过魏郡太守和尚书令,都是接替陈矫的职务。 陈矫任尚书令时,被当时得宠的侍中刘晔诋毁,说他专权。陈矫害怕,询问长子陈本的意见,陈本想不出什么主意,他的次子陈骞就对陈矫说:“主上是一位明圣的君主,而父亲大人您则是一位顾命大臣。即使君臣间有什么不如意,对您而言最大的损失也只不过是不能做到三公而已。”几天后,明帝接见陈矫,陈矫又问二子,陈骞说:“陛下已经释怀了,所以才见大人。”不久,明帝对陈矫说:“刘晔构陷您,朕已经知道了。”又赐陈矫金五鉼,陈矫辞谢。明帝说:“您认为这只是小惠吗?您已经知到朕的意思,但朕顾念您的妻儿都还不知道啊!” 明帝常常担忧江山社稷,曾经问陈矫:“司马懿忠诚正直,是可以让朕托付国家的重臣吗?”陈矫回答:“是朝廷之望;但是否可以托付社稷,臣就不知道了。”人物评价 曹丕:陈季弼临大节,明略过人,信一时之俊杰也。 陈寿:陈、徐、卫、卢,久居斯位,矫、宣刚断骨鲠,臻、毓规鉴清理,咸不忝厥职云。 胡三省:陈矫、贾逵皆忠于魏,而二人之子皆为晋初佐命,岂但利禄之移人哉?非故家乔木而教忠不先也。 王夫之:①青龙、景初之际,祸胎已伏,盖岌岌焉,无有虑此为睿言者,岂魏之无直臣哉?睿之营土木、多内宠、求神仙、察细务、滥刑赏也,旧臣则有陈群、辛毗、蒋济,大僚则有高堂隆、高柔、杨阜、杜恕、陈矫、卫觊、王肃、孙礼、卫臻,小臣则有董寻、张茂,极言无讳,不避丧亡之谤诅,至于叩棺待死以求伸;睿虽包容勿罪,而诸臣之触威以抒忠也,果有身首不恤之忱。②曹孟德惩汉末之缓弛,而以申、韩为法,臣民皆重足以立;司马氏乘之以宽惠收人心,君弑国亡,无有起卫之者。然而魏氏所任之人,自谋臣而外,如崔琰、毛玠、辛毗、陈群、陈矫、高堂隆之流,虽未闻君子之道,而鲠直清严,不屑为招权纳贿、骄奢柔谄猥鄙之行,故纲纪粗立,垂及于篡,而女谒宵小不得流毒于朝廷,则其效也。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4166发布于历史人物,转载请注明出处:蔡谟生平事迹,陈矫子孙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