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烧命木,太阳神的儿子

爱哥是一个美丽的水泽女神,经常在山林中嬉戏玩耍。她深受女神狄安娜的宠爱,每当狄安娜打猎时总是由她陪伴着。可是爱哥有一个改不了的毛病,就是喜欢多嘴多舌,而且无论在和人谈话或者辩论时,总爱接话茬,重复别人最后的一句话。为此,她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有一天,天后赫拉发现丈夫宙斯不见了,怀疑他在跟水泽女神们打情骂俏,便去找他。爱哥便用闲话纠缠住赫拉,和她说个没完没了,使得水泽女神们乘机溜掉了。赫拉知道事情后勃然大怒,立即对爱哥进行惩罚,她向爱哥宣判:“你乱嚼舌根哄骗我,今天你将丧失说话的能力。只有在一种情况下你可以说话,就是应声。这本来是你平时爱干的事。你只能复述别人所说的最后一句话,却不能先开口。”

太阳神的宫殿是光耀万丈的地方,照耀着黄金的光彩,映射着象牙的洁白,闪烁着珠宝的辉煌。宫内宫外每一样东西都是亮闪闪的,灿烂至极。那里永远是晴朗的正午,任何阴影都不能消灭它的光明,从来不知道什么是黑暗,什么是夜晚,几乎没有人能长期忍受那永不磨灭的光芒,也几乎没有人曾到过那里。

卡吕冬国美丽的王后阿尔泰亚生下小王子墨勒阿革罗斯刚刚七天。她躺在床上拥抱着心爱的儿子,望着炉中闪跃着的温暖火光慢慢闭上眼睛,幸福地进入了梦乡。朦胧中,她仿佛看见穿着黑衣的三位命运女神来到她的房中,议论着婴儿未来的命运。

一天,爱哥遇见了在山了打猎的俊美少年那耳喀索斯,对他一见钟情,便到处追随着他。啊,她多么想轻轻唤他一声,轻柔地向他倾诉自己的爱情,用美丽机敏的话语赢得他的欢心。可是她做不到。她只能焦急地等待着他先开口,然后反应他的语声。

然而,有一天,一个在母亲方面的血统是凡人的青年,大胆地接近。他不时地被迫停下来,揉清他昏眩的眼睛。使他前来的任务是如此地紧急,为达成他的目的,驱使他加速脚步,向宫殿迈进。经过光亮耀眼的大门,进入四面光明灿烂的宝殿,太阳神就坐在那里。少年被迫停下脚步,他已无法再支持了。

第一位命运女神说:“这孩子有一颗贵族的伟大心灵。”

有一天,那耳喀索斯和他的同伴们失散了,独自在深林中步行。他大声喊:“可有人在这里呀?” 爱哥答道:“在这里呀!”那耳喀索斯四处张望,不见人影,又高声喊道:“过来!” 爱哥应声答道:“过来!” 那耳喀索斯回头一望,仍不见有人出现,便再次喊道:“你为什么躲藏起来? 爱哥也这么发问。“我们在这里相会吧!” 少年又喊道。爱哥的心里喜得扑扑乱跳,她颤抖着答道:

什么都逃不过太阳神的眼睛,他立刻看到少年,慈祥地望着他而问道:“你来这里有何贵事?” “我来此”, 少年勇敢地回答:

第二位命运女神说:“这孩子将成为一个勇敢的英雄。”

“在这里相会吧!” 说着,就急忙从林中奔了出来,赶到那耳喀索斯面前,伸出双臂想搂抱那耳喀索斯的颈脖。那耳喀索斯吃了一惊,急忙向后倒退几步,喊道:“别碰我,我宁死也不愿你占有我! 占有我!” 爱哥应着说。但她只是白费心机。那耳喀索斯不顾少女满腔的热烈爱情和殷殷期待,残酷地转身走开了。爱哥羞愧得无地自容,逃到树林深处把自己隐藏起来。

“是要证实你是不是我的父亲,我母亲说你是我的父亲。可是,当我将此事告诉班上的男同学时,他们却笑我,他们不相信我。我问母亲,母亲告诉我,最好来问你。” 太阳神笑着摘下那光彩夺目的皇冠,因此少年可以毫无困难地看到他。“过来吧,费厄顿”, 他说:“你的确是我的儿子,克里曼妮告诉你的是真话。我希望你也能相信我的话,我一定给你证明。无论你向我要求什么,你能够如愿以偿。我要求诸神的监誓者冥河神史蒂克斯,为我的诺言作证。”

第三位命运女神默默地望了望炉火,慢慢地说:“这孩子的生命将到这块木头烧完为止。”

从此之后,爱哥就在岩洞和峭壁之间徘徊流浪。悲伤吞噬她的肌体,耗尽她的血肉,到后来只剩下骨骼,化成了山岩。她的形体消失了,但她的声音仍然存地。至今若有人召唤她,她依然及时回应,保持着她应声的老习惯。

无疑的,费厄顿一定经常看着太阳神驰骋于空中,而且常又敬畏又兴奋地告诉自己:“在高空中的正是我的父亲。” 同时他想要知道,如果坐着车,驱驰于令人昏眩的轨道,将光亮带给世界,不知会是个什么样子。现在,由于父亲的诺言,使他的狂想成为可能,他立时大喊:“父亲,我选择取代您的地位,那是我惟一的要求,只要一天,短暂的一天,让我代你驾车。”

说完话,三位命运女神立即不见了。

太阳神发觉自己的愚昧,何以自己会许下这种致命的诺言,来成全由一个心智未成熟的孩子所想出的要求?“亲爱的孩子,”他说:“这是惟一我要拒绝的事。我知道我不能拒绝,因为我已向史蒂克斯立誓,如果你坚持的话,我必须屈服,但我相信你不会坚持才对。请细听我告诉你关于你的要求。你是克里曼妮和我的儿子,你是一个凡人,没有一个凡人能驾驭我的车子,事实上,除了我,其他的神都无法办到,连神的统治者也一样。想想那路程,它从海中升起时是那么峻险,尽管早晨鸟儿精神抖擞,都几乎无法爬上它。到了中天,更是连我都不敢向下瞧上一眼。最糟的还是下坡,它是那么的急降,以致连在海上等我的众神,也想知道我是如何避免像倒裁葱似地跌下去。要控制这些马也是一个长期的奋斗。当爬坡时,它们的脾气变得更是暴躁,更加严重地反抗我的控制。如果是你,它们会怎样对付你呢?”

王后从噩梦中醒来,惊出一身冷汗。她一眼瞥见炉中一截木头刚刚燃起,摇动不定的火光颤抖着。王后赶忙跳下床,抽出木头,用火浇灭上面的火,然后小心翼翼地把木头藏在一个盒子里。她跪在床前亲吻着婴儿的面颊喃喃地说:“啊,孩子,你的生命已掌握在我的手中,我将好好保护你。”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4166发布于神话传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火烧命木,太阳神的儿子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