忒勒玛科斯离开斯巴达,奥德修斯和乞丐伊洛斯

那些求婚人正在大厅里宴饮时,本地一个着名的乞丐走了进来。他一向以食量大着称,虽身材高大,却软弱无力。他原名阿耳奈俄斯,因常常给人传递消息赚取几个小钱,城里的年轻人便借用了神衹的使者伊里斯的名 字,称他为伊洛斯。他听说又来了一个乞丐夺他的地盘,便立即赶到宫殿的大厅里,想把奥德修斯赶走。他说:“老家伙,快滚开!否则我要动武了。” 奥德修斯恼怒地瞟了他一眼说:“你我都是乞丐,都可以在这里乞讨,你别赶我。我也不会赶你。如果你要动武,我虽年老,但照样可以把你打得鼻青脸肿,叫你下次不敢到这里胡闹。” 伊洛斯听了这话,勃然大怒,大声吼道:“你太放肆了!瞧你这副鬼样,我要把你牙齿打落,叫你尝尝我的厉害。我比你年轻,你敢和我决斗吗?” 求婚人听到两个乞丐争吵,都哄然大笑起来。安提诺俄斯说:“朋友们,你们看见那边火炉上烧烤着的血肠吗?我们愿意把这些作为两位高贵的英雄决斗的奖品:胜利者可以尽情享受这些血肠,而且以后也只许他一个人到这大厅来!” 其他的求婚人都赞同这个建议。但奥德修斯装得很可怜的样子,好像自己是个饱尝苦难,毫无气力的老人。他要求婚人保证在决斗中不偏袒伊洛斯。求婚人都毫不迟疑地答应了。忒勒玛科斯站起来说:“我是主人,如果有人欺侮你,我就找他算帐。”求婚人都点头赞成。于是,奥德修斯束紧衣服,把衣袖向上卷了卷,这时大家才看到他胳膊粗壮,肩膀宽阔,双腿强健,因为雅典娜暗中保护他,使他变得更加高大强壮。求婚人惊讶地交头接耳:“这老人多健壮呀,可怜的伊洛斯这下够受的。”伊洛斯早已吓得发颤,后悔向老人挑战了。安提诺俄斯生气地说:“吹牛的家伙,你怎能在一个软弱无力的老人面前发抖呢?你还算个人吗?我告诉你,如果你被打败,我就把你绑在我的海船上,送往厄庇洛斯的国王厄刻托斯那儿去。他是个以残暴闻名的国王,曾把女儿的双眼戳瞎,人人见了他都感到恐怖。他会把你的鼻子和耳朵割下来去喂狗!” 伊洛斯越发怕得浑身哆嗦,但他们还是把他推到前面。于是,两个乞丐准备搏斗。奥德修斯在考虑是一下子把这个可怜的乞丐打死,还是先轻轻地打他一下,以免引起求婚人的怀疑。他觉得还是后一种办法比较明智。因此,当伊洛斯在他的右肩上打了一拳时,他只是轻轻地朝伊洛斯的耳后击了一掌。尽管打得很轻,可是仍然打断了伊洛斯的骨头,使他口吐鲜血,倒在地上。求婚人发出一片欢呼声和鼓掌声。奥德修斯把伊洛斯拖到门外的庭院里,然后把他拉起来靠在墙上,在他的手上塞了一根讨饭棒,嘲笑地说:“你就呆在这里,看守猪狗,别让它们走近!”说着,他走回大厅,仍然坐在门槛上。 奥德修斯获胜,使他赢得了求婚人的尊重。他们笑着朝他走来,对他说:“外乡人,你给我们除掉了这个可恶的家伙,但愿宙斯和其他的神衹保佑你,使你万事如意!”奥德修斯把这话作为一个吉兆接受了。连安提诺俄斯也亲自给他送来一大块羊肚,安菲诺摩斯从篮里取出两块面包送给他,还斟满酒,向胜利者举杯。“祝你幸福,老人,”他说,“愿你从此摆脱一切忧愁和烦恼!” 奥德修斯严肃地看着他的眼睛,回答说:“安菲诺摩斯,我认为你是一个正直的青年,我知道你的父亲是一个有威望的人。请记住我的话:世上最脆弱,最不稳定者莫过于人。当神衹保佑他时,他便会勇往直前;当恶运临近他时,他便会失去勇气,无力承受灾难。这是我从自身的经验中领悟到的。在我年少气盛时,我做了许多不该做的事情。因此,我奉劝所有的人不要胡作为非,应该敬畏神衹。我认为,求婚人如此蛮横,纠缠别人的妻子,这实在是不明智的。我相信,她的丈夫已近在眼前了。安菲诺摩斯,但愿在他回来之前,神衹引你离开这里。” 奥德修斯说完,接过酒杯,先浇酒于地,然后一饮而尽,把酒杯还给这个年轻人。年轻人沉思着,低下了头。可是,他仍然没有逃脱女神对他的惩罚。

奥德修斯和牧猪人欧迈俄斯以及几个牧人一起用过晚餐。为了试探一下他的东家愿意款待他多久,奥德修斯在饭后对欧迈俄斯说:“我的朋友,为了不过多地打扰你们,我想明天进城去行乞,并想去国王的宫殿,把我所知道的有关奥德修斯的情况告诉他的妻子珀涅罗珀。当然,我也愿意为求婚人服务,说不定他们会给我住宿和膳食。我会劈柴、生火、烤肉、端菜、斟酒等,会做一切穷人该做的事。”

请略等片刻,让我将送给你的礼物装上你们的马车。另外,我吩咐女仆为你们准备早餐。”

牧猪人听到这话,皱了皱眉头,回答说:“你在想些什么呀!你想去找死吗?你以为求婚人会要你这样的仆人吗?他们有的是仆人。年轻漂亮的仆人,衣着整洁,来回在餐桌旁伺候他们,为他们端肉,送面包,斟酒。你最好还是留在这里,等奥德修斯的儿子回来吧,他一定会给你衣食的!”

两个青年告别后驾车出发了。第二天,他们平安地到达皮洛斯城。忒勒玛科斯请珀西斯特拉托斯驾车绕城而行,直接把他送到海边的大船那儿,因为他怕朋友的父亲又会盛情挽留。他们到了海边,珀西斯特拉托斯跟朋友依依惜别,对他说:“快上船出发吧!如果我的父亲知道你在这里,他一定会来挽留你在他的宫里住一夜。”忒勒玛科斯的同伴们上了船,在船桨旁坐了下来。忒勒玛科斯则在船尾向保护自己的女神雅典娜献祭,并祈祷。

奥德修斯听了深受感动,对他说:“你不要过多地哀叹自己的命运。愿宙斯赐福给你,把你交到一个善良人的手里,使你丰衣足食。现在你还能过平静的生活,而我还一直漂流,回不了故乡。”

突然,一个人急急地朝他奔来,并伸出双手,大声呼喊着:“年轻人哟,凭着这些祭品,凭着神衹,凭着你全家的幸福,我请求得到你的庇护,让我登上你的大船吧。我是预言家忒俄克吕摩诺斯,我的家在皮洛斯,从前生活在亚各斯。我在那里由于一时气愤打死了一个人。死者的亲戚权势大,他们发誓要我偿命。我不得不到处流浪,现在他们追踪到这里,恳求你让我上船吧。”

奥德修斯听到拉厄耳忒斯的名字,便向牧猪人打听他的近况。“拉厄耳忒斯,这位老人还活着。”欧迈俄斯说,“他一直想念奥德修斯,也深深地怀念妻子安提克勒亚。她因为思念儿子,最后忧伤而死。我也为失去一位善良的女主人而悲痛。她把我跟她的女儿克提墨涅一起抚养长大,待我如同亲生儿子一样。后来,她的女儿嫁到萨墨岛去了。安提克勒亚送给我许多礼物,让我到这里做牧猪人的总管。当然,我现在很穷,只得自己养活自己。王后珀涅罗珀也无力帮助我,因为她被求婚人缠住了。一个仆人也无法去援救他。”

帕拉斯雅典娜飞到斯巴达,在国王墨涅拉俄斯的宫殿里找到了从皮洛斯和伊塔刻来的两个青年。他们已经躺下了。涅斯托耳的儿子珀西斯特拉托斯正在酣睡。忒勒玛科斯却彻夜难眠,他在想念他的父亲。突然,他看到宙斯的女儿站在自己的床前。“忒勒玛科斯,”女神对他说,“你不能再远离故乡了,要知道,求婚人正在你的宫殿里整日挥霍你的财产。你必须辞别国王墨涅拉俄斯,赶快回伊塔刻去。否则,你的母亲就会被迫和求婚人结婚了。她的父亲和她的兄弟们正在劝她嫁给欧律玛科斯。欧律玛科斯为了达到目的,不惜比别人献出更多的礼品,而且,还答应在结婚时授予妻子更多的财富。你赶紧回去吧!不过要记住:求婚人埋伏在伊塔刻和萨墨岛之间的海峡上,他们想要杀害你。你必须绕道而行,并且只在黑夜里航行,神衹会给你送上顺风。你到达伊塔刻岛时,让你的同伴们赶快进城,而你则去寻找看管猪群的牧人欧迈俄斯,并在他那儿待到天明,然后派人告诉你的母亲珀涅罗珀,说你已经平安地回来了!”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4166发布于神话传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忒勒玛科斯离开斯巴达,奥德修斯和乞丐伊洛斯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