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德修斯和牧猪人,从夜晚到天明

王后向外乡人道了晚安,便离开了。奥德修斯在女仆欧律克勒阿给他铺的床褥上躺下。 她用厚厚的羊皮铺在生牛皮上,又在奥德修斯躺下后在他身上盖了一件长袍作被子。他在床上翻来覆去,久久不能入睡。轻浮的女仆们跟求婚人在嬉闹,还不时从他的床前走过。奥德修斯强忍住怒火,自我安慰说:“我的心啊,忍着吧,你已经忍住许多苦难了!”可是他仍然不能入睡,因为他在考虑复仇的计划,他担心他们人多势众,制服不了他们。 这时,雅典娜变成一个美丽的姑娘,来到他的床前,俯下身子,对他说:“你为什么这样沮丧而怯懦呢?一个人可以依赖一个人间的朋友,何况我是一个女神呢。我曾经答应过保护你,现在即使有天大的危险和艰难,我也会一如既往地保护你。你可以放心地睡了。”说着,她轻轻地触了一下奥德修斯的眼皮,使他安静地睡着了。 清晨,宫殿里又喧闹起来。女仆们过来生了火。忒勒玛科斯穿好衣服,赶赴市场召集国民大会。一群家犬跟在他的身后,欧律克勒阿吩咐女仆们准备献祭和宴会。求婚人带来的男仆在院子里赶劈木柴。牧猪人送来了肥猪,并向他招待过的老朋友亲切问好。牧羊人墨兰透斯也送来了肥羊,将它们拴在圆柱上。他经过奥德修斯的面前时,嘲弄地说:“老乞丐,你还赖着没有走?我想,你大概要尝到我的拳头才走吧!”奥德修斯只是摇摇头,一声未吭。名言网:www.mrmy.org 现在,一个诚实的人走进宫殿,他就是牧牛人菲罗提俄斯。他为求人送来一头牛和几只肥山羊。见了牧猪人,便问他:“欧迈俄斯,那个外乡人是谁啊?他很像我们的国王奥德修斯。”说完,他又朝奥德修斯走去,向他问候,说:“外乡人,你好像很不幸,但愿你将来会幸福!我刚看到你,就不由得流下了眼泪,因为你使我想起了奥德修斯,他现在也许衣衫褴褛,在各地流浪,像个乞丐一样。我在年轻时就为他放牛。可是,现在虽然牛羊成群,我却不得不把肥牛一头头地送给求婚人享用。我希望奥德修斯有一天会回来,收拾这些无赖。不然的话,我也许早就离开伊塔刻到别处去了。” “牧牛人,”奥德修斯说,“看来你不是一个卑贱的人。我敢指着宙斯发誓,奥德修斯今天就会回来。你将亲眼看到他是怎样惩罚这些求婚人的!” “但愿宙斯保佑,使你的话能实现。”牧牛人说,“到时候,我决不会袖手旁观的!”

当他吃饱喝足后,牧人又给他斟上一杯美酒,他为牧人祝福,然后说: “亲爱的朋友,给我更详细地讲一讲你的主人的情况吧!我也许认识他,也许在什么地方见过他,因为我算得上是个走遍天下的人!”

第二天清晨,奥德修斯作好了出门的准备。他对珀涅罗珀说:“我们两人已经饮完人生的苦酒,现在,我们阔别重逢,并重新成了宫殿的主人。你应该照看好宫中的财产。我现在必须到乡下去,看看我的父亲。求婚人被杀的消息迟早会传出去,因此我劝你,最好跟女仆们暂时避开,免得好奇的人向你打听。” 说着,奥德修斯背上利剑,并唤醒忒勒玛科斯和两个牧人,他们三人也带上武器。日出时分,奥德修斯和他们一起穿过街道,走出城去。帕拉斯;雅典娜降下一层浓雾,遮住他们。 一路上,谁也没有看见他们。 不一会,他们来到年老的拉厄耳忒斯的美丽的庄园。这是他买来扩充祖业的第一座田庄。庄园的中心是一排住宅,周围是厨房、马厩、仓库和耕种田地的长工们的住房。一个年老的西西里女仆在这块寂寞的乡下为主人料理杂务。奥德修斯来到门口,转身对跟随而来的人说:“你们先进去,杀一口肥猪,准备好午餐。我先到田里去,或许我的父亲在那里耕作。我要看看他能不能认出我来。我会马上和他回来的,然后我们再欢欢喜喜地用餐。” 说着,他向田地走去,先到了果园,在这里他没有看到一个园丁。他们都下地去砍伐树木了,准备建围篱。奥德修斯只看到他的老父亲在整修葡萄藤。老人看上去像个长工一样,身上穿了一件满是补丁的肮脏的粗布衣服,腿上打着一副皮套,手上带着手套,头上戴着一顶羊皮帽。奥德修斯看到父亲这副寒酸的样子,心里很痛苦。他真想扑上去拥抱父亲,吻他的脸颊。但他担心父亲会承受不了突如其来的欢乐,因此,他决定让父亲先有一点心理准备。他走到父亲面前,小心地试探说:“老人家,你看来很精通园艺。葡萄、橄榄、无花果、梨树、苹果树都照料得很好;花畦和菜畦也料理得好极了。只是有一点你忽视了,请恕我直言,千万别生气:你好像没有受到很好的照顾,身上穿得破破烂烂的,而且很肮脏!你的主人不该这样亏待你。你能不能告诉我,你的主人是谁?你为谁在料理果园?刚才我遇到一个人,他告诉我,这里就是伊塔刻。这难道是真的吗?不过,刚才那个人非常不友好。我向他打听我的一个朋友是否还在这里时,他爱理不理的,没有回答我。我以前在国内招待过一个贵宾,他是伊塔刻人,并告诉我,他是拉厄耳忒斯国王的儿子。临别时,我送给他许多珍贵的礼物!” 奥德修斯善于编造故事。拉厄耳忒斯听了抬起头来,含着泪说:“善良的外乡人,你的确来到了你想寻找的国家。不过这里也住着许多卑鄙而傲慢的人,他们贪得无厌,你即使用多少礼物送给他们,也难以满足他们的欲望。你所要寻找的那个人已经不在人世了。如果你真能在伊塔刻见到他,他将会怎样盛情报答你对他的好意啊!但请你告诉我,你是什么时候招待这个客人的?唉,他是我的儿子,他现在像石头一样,沉在海里了。哦,我忘了问你,你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你的船停在哪里,你的同伴呢?” “尊敬的老人,”奥德修斯回答说,“让我告诉你吧,我是厄珀里托斯,是阿吕巴斯的阿菲达斯的儿子。一场风暴将我的船从西卡尼亚刮到你们的海岸,它现在停在离城不远的地方。你的儿子奥德修斯离开我的家乡已有五年了。他临走时非常高兴,并有飞鸟预示了一种吉兆。我们彼此都希望常常见面,互赠珍贵的礼物。” 年迈的拉厄耳忒斯突然感到眼前发黑。他用双手抓了一把黑土,洒在他的白发上,并大声悲泣起来。奥德修斯心痛欲裂,猛地朝父亲冲上去,拥抱他,吻着他,并大声说:“父亲,我就是你所打听的人!过了二十年我终于回到了家乡。擦干你的眼泪吧,一切痛苦都已经过去了。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求婚人都被我杀死了。我是奥德修斯!” 拉厄耳忒斯吃惊地注视着他,终于忍不住地喊道:“如果你真是奥德修斯,如果你真是我的儿子,就请露出一个明显的证据,使我可以相信。” 奥德修斯说:“亲爱的父亲,请你看看这块伤疤吧,这是一头野猪给我留下的伤痕。此外,还有一个证据:我想把你以前给我的树木指给你看。当我童年时,你带我去果园,我们走在果树之间,你指着各种果树,告诉我它们是什么树。最后,你送给我十三棵梨树,十棵苹果树、四十棵无花果树和五十株葡萄藤。” 老人完全相信了,一下倒在儿子的怀里,晕了过去。奥德修斯用强壮的手臂紧紧抱住父亲。当他恢复知觉后,大声呼叫:“啊,宙斯和诸位神衹啊,你们还在保护我们,使那些求婚人受到应得的惩罚!可是,我的儿子,你刚回来,我又得为你担心了。你把伊塔刻和附近海岛上的许多贵族的儿子都杀了,整个城市和邻近地区的人都会联合起来反对你啊。” “亲爱的父亲,请放心吧!”奥德修斯安慰他说,“你不必为此担心,带我回你的屋子里去吧。忒勒玛科斯、牧牛人和牧猪人都在那里,他们已经准备了午餐。” 他们回到屋子里,看见忒勒玛科斯和两个牧人正在切肉斟酒。拉厄耳忒斯先由老仆人伺候沐浴,涂抹香膏,然后穿上华丽的长袍。在他穿衣时,女神帕拉斯;雅典娜悄悄地走近他,使他挺直了腰,变得高大而威严。他走出来后,奥德修斯看到他,惊讶不已。最后,他们欢乐地坐在一起,共进午餐。

那些狗发现了奥德修斯,吠叫着扑了过来。奥德修斯丢掉棍子坐在地上。如果不是牧猪人及时从门内赶出来,用石头把狗赶走,奥德修斯肯定要被自家的狗咬伤了。牧猪人转向他的主人,不过他以为眼前的外乡人是个乞丐,便对他说:“老人家,我要来晚点,你就会被狗咬了。进屋来吧,可怜的外乡人,我给你一点吃的,等你吃饱喝足后,你再告诉我,你从哪里来,受到哪些折磨。你显得实在可怜!”

他用一部分猪肉献祭仙女和神衹赫耳墨斯,并把另一部分猪肉分给他的助手,可是他却把最好的肉献给客人,尽管这位客人在他的眼中不过是一个乞丐而已。

牧猪人正在切牛皮,准备做绊鞋。他的三个助手赶着猪去放牧了,第四个进城给横蛮的求婚人送猪去了。只有他一人留在那里。

牧猪人不相信地摇摇头,回答说:“你以为,一个外乡人给我们讲一点有关主人的事,我们就会相信吗?过去,已有不少的外乡客,为了寻求衣食和住宿,讲了不少关于主人的情况,王后和她的儿子听了感动得流泪。但我认为他们都是来骗吃骗喝的,我相信,他一定不在人世了。我再也不会有这样善良的主人了。当我想起奥德修斯的时候,我就觉得是在想念一位仁慈的长兄,而不是我的主人。”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4166发布于神话传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奥德修斯和牧猪人,从夜晚到天明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