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斯特律戈涅斯人,奥德修斯叙述他的漂流故事

我是拉厄耳忒斯的儿子奥德修斯。我的故乡在阳光灿烂的伊塔刻岛。在特洛伊战争结束后,我返回家乡。现在请你们听我讲讲归途中的漂流故事吧。

太阳落进了大海,一阵大风把我们送到世界的尽头——奇墨里埃人的海岸。这里终年浓雾,是阳光永远也照不到的地方。我们按照喀耳刻的吩咐,来到两条黑河的汇合处的山岩前。然后,我们献祭。当羊血刚从切开的喉咙里流入我们掘开的土坑时,死者的幽魂就从岩缝里涌出来,男女老少都有,还有许多战死的英雄们,带着伤口,披着血染的战袍。他们成群结队,大声呻吟,在祭供的土坑上面飘荡。我非常惊恐,但很快我便依照喀耳刻的吩咐命令同伴们焚烧祭羊,并祈求神衹保护。我抽出宝剑,把幽灵赶开,在提瑞西阿斯的灵魂出现之前,不让他们舐食羊血。

后来,我们来到希波忒斯的儿子埃洛斯居住的海岛。他是神衹的好友。这座岛像是浮在海上一样,周围铜墙环绕,砌在陆地边缘的陡峭的山岩上。埃洛斯在岛上建造了一座宫殿。

我们的船被一阵大风从伊利翁一直吹到伊斯玛洛斯,那是喀孔涅斯人的都城。我们杀死守城的男人,瓜分了妇女和其他的财物。我建议我的朋友们赶快离开那里。可是我的同伴们听不进我的话。他们贪图战利品,并留下来饮酒作乐。那些逃走了的喀孔涅斯人从内地搬来了救兵,乘我们欢宴时突然向我们发起攻击。我们寡不敌众,可怜我的六个同伴还没有站起身就被杀死在餐桌上,其余的人幸好逃得快,才幸免于难。

但这时我的朋友埃尔朋诺尔的幽灵却出现在我的面前;他的遗体还躺在喀耳刻的宫殿里没有安葬。他含着泪水向我悲诉他的厄运,请我回到埃埃厄岛的时候将他隆重埋葬。我答应了他的请求,于是,他就坐在我的对面。我们就这样伤心地坐着交谈,一边是埃尔朋诺耳的幽灵,一边是手握宝剑,不让幽灵舐食祭品鲜血的我。不一会,我的母亲安提克勒亚的灵魂也来到我的面前。当年我出发远征特洛伊时,她还健在。看到她时,我不由得失声痛哭。可是我仍然守护着祭品,不让她走近舐血。

他有六个儿子,六个女儿,每天和妻子儿女饮宴作乐。这位好心的国王招待我们在岛上住了足足一个月。他饶有兴趣地向我们打听关于特洛伊城、希腊英雄和他们返乡的情况。我详细地回答了他的问题。最后,我恳请他帮助我们回国,他也一口答应了,并赠给我鼓鼓的皮袋。这是用九岁老牛皮制成的,里面装着各种各样的风,都是可以吹遍世界的大风,因为宙斯让他掌管各类风,他有权叫风儿吹起,或停息。他亲自用银绳把风袋捆在我们的船上,把袋口扎紧,不让一点儿风漏出来。但是他没有把所有的风都装进去,当我们出发时,西风轻轻吹起船帆,送我们回乡。如果不是我们的冒失和愚蠢,我们本可平安地回家的。

我们向西航行,庆幸逃脱了死神的威胁,可是心里却为死去的同伴感到悲哀。后来,宙斯从北方吹来一阵飓风。海上顿时波涛汹涌,战船陷于一片黑暗中。我们忙着放下船桅,可是还没有等船桅放下,两根桅杆已经折断,船帆被撕成碎片。我们好容易才驶到岸边,在这里停泊了两天两夜,才把桅杆修好,配制了新的船帆。然后,我们又启航了,满怀着回乡的热切希望。然而,我们刚到伯罗奔尼撒南端的玛勒亚时,北方吹来的一阵巨风,又把我们送回了浩翰的大海。我们在风浪中颠簸了九天九夜。到了第十天,我们来到洛托法根人的海岸。这是一个食忘忧果的民族。我们上岸汲足了淡水,并派两个同伴在一个使者的陪同下去打探情况。他们发现食忘忧果的人正在召开国民大会。他们受到隆重而热情的接待。主人捧出忘忧果,请他们品尝。这种忘忧果具有奇特的作用,比蜂蜜还甜,吃过的人就会忘记忧愁,乐而忘返,希望永远留在那里。我们派出去的人都不愿回船了,我们只得强行把他们拖上了船。

提瑞西阿斯的灵魂终于出现了,右手拄着一根金杖,他立刻认出了我,对我说:“尊贵的拉厄耳忒斯的儿子,你怎么离开了阳间,来到了令人恐怖的阴间?请把宝剑从土坑上移开,让我喝一口祭供的鲜血,然后我告诉你未来的事情。”听到这话,我往后退了一步,把剑推入剑鞘。他俯下身,舐着黑色的羊血,然后说道:“奥德修斯,你希望我告诉你回归祖国的可喜消息。可是有一个神衹在阻拦你,你不能逃脱他的手掌。这是海神波塞冬。你曾经深深地得罪过他,把他的儿子波吕斐摩斯的眼睛戳瞎。因此,你的归程不会平安。但你不必失望,最后你仍能回到故土。你首先在特里纳喀亚岛登陆。如果你不动太阳神养在那里的圣牛和圣羊,你就能平安回家。如果你伤害它们,你的船和你的朋友就会遭殃。即使你一个人侥幸逃出,也要孤独可怜地过上许多年才能由外乡人的海船载回故乡。你回家后,仍然悲愁和烦恼,因为骄横的男人在挥霍你的财产,向你的妻子珀涅罗珀求婚。你将用计谋或武力杀掉他们。不久,你又得漂流,来到一个地方。那里的人不知道大海,不知道船只,也不知道在食物中放盐调味。在那个遥远的国家里,有人会奇怪地问你为什么在肩上扛一把木铲。这时,你就把船桨插在地上,并向海神波塞冬献祭,请求海神谅解。你把航海知识传给异国的民族,这时海神将会息怒。然后,你重新回家。你的王国从此繁荣昌盛,你也可以活到老年,在一个离开大海很远的地方离开世间。”

我们在海上航行了九天九夜。到了第十天的晚上,我们已经来到家乡伊塔刻岛的附近,连岛上燃烧着的烽火也看得清清楚楚。偏偏在这时,我由于连日劳累,不禁睡着了。乘我睡着时,我的同伴们纷纷猜测埃洛斯国王送给我的皮袋内装着什么礼物。他们一致认为袋里一定是金银珠宝。一个心怀妒嫉的人自言自语地说:“这个奥德修斯无论到哪里都受到重视和尊敬!看看他一个人从特洛伊带回多少战利品啊!可我们呢,我们一样冒险和吃苦,却落得两手空空。埃洛斯这次又送给他满满一口袋金银财宝。怎么样,让我们看看里面到底有多少?”其他人听了他的建议都赞成。他们刚解开袋口,所有的风都呼啸而出,将我们的船又吹进波浪汹涌的大海上。

我们又继续航行,来到野蛮的库克罗普斯人居住的地方。他们不耕不织,一切听从神衹的安排。这里的土地肥沃,不用耕种就能五谷丰收,葡萄藤上结满累累的葡萄。宙斯使这儿每年风调雨顺,并普降甘霖,使土地肥沃。他们没有法律,也不召开国民大会。他们都住在山上的岩洞里,和自己的妻儿生活,从不与邻人往来。在邻近库克罗普斯的海湾外,有一座森林茂密的小岛。岛上野羊成群,自由自在,从来没有猎人去捕杀。岛上无人居住,因为库克罗普斯人不会造船,没有人能够渡海到岛上去。岛上土地肥沃,只要有人耕种,很容易获得丰收。这里的滩涂绿草丛生,土质松软,那些小山坡是种植葡萄的好地方。这里有天然的避风港,船只进了海湾不用下锚系缆,也很安稳。在黑夜里,神衹引导我们来到这座美丽的小岛。天亮时,我们上岛围猎,打到许多山羊。我们共有十二只船,每只船上分到九只山羊,我自己留下十只。一整天,我们高高兴兴地坐在海岸上吃羊肉,喝着从喀孔涅斯人那儿抢来的葡萄酒。

这就是他对我的预言。我感谢他,并问:“瞧,我的母亲的幽灵坐在那里,可是她默默无言,也不看我一眼。请告诉我,我该怎样使她认出自己的儿子呢?”

我被风声惊醒。当我看到我们遭到的不幸时,恨不得跳进海里,让波浪把我埋葬。可是我平静下来,决定逆来顺受。肆虐的大风又把我们送回埃洛斯的海岛。我让同伴们留在船上,只带了一个朋友和一个使者去国王的宫殿。国王和妻子儿女们正在用午餐。他们看到我们又回来了,感到很惊异。当他听说了我们转回来的原因时,管理风的埃洛斯生气地从椅子上站起来,大声说:“真是可恶的人,神衹会惩罚你的!滚出去!”他把我赶了出去。我们悲伤地回到船上继续航行。我们在海上漂泊了七天,仍然没有看见陆地的影子,都感到绝望了。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4166发布于神话传说,转载请注明出处:莱斯特律戈涅斯人,奥德修斯叙述他的漂流故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