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伽门农的结局,伊菲革涅亚和陶里斯人

当阿伽门农的船只在玛勒阿岛的海岸被风浪吹到海上后,一直飘到埃癸斯托斯统治的王国的南岸,停泊在安全的港湾里,并等待顺风启航。他派出去的探子带来了消息,说当地的国王埃癸斯托斯早就住在他的王宫里,并以他的名义帮助王后治理他的王国。阿伽门农听到这消息十分高兴,他在心里毫无疑虑。相反,他还感谢神衹,以为家族间的仇恨从此消除了。他自己多年来在特洛伊饱尝了战争的辛酸,所以再也不图报仇雪恨了。他不想再惩罚杀父的仇人。当然,他的父亲也确实受到了公正的报复。此外,他也深信妻子经过这么多年也不会再怨恨他。当顺风吹起时,他便命令船队启锚,怀着一种高兴的心情驶向迈肯尼的海港。

俄瑞斯忒斯和皮拉德斯离开雅典后,来到特尔斐的阿波罗神庙。俄瑞斯忒斯请求神衹的指示,希望知道自己未来的命运。女祭司告诉他,作为迈肯尼的王子,他必须首先航海前往斯佐登附近的陶里斯半岛。阿波罗的妹妹阿耳忒弥斯在岛上有一座神庙,他必须用武力或计谋,把庙里的女神像抢走,带到雅典来。据当地蛮族人传说,这神像是自天而降的圣物,自古以来被供奉在那里。可是女神不喜欢住在野蛮民族那儿,希望迁到文明之地,受到文明人的供奉。

第二天清晨,皮罗斯人把他们国王的儿子安提罗科斯的尸体抬回战船, 将他安葬在赫勒持滂海湾的海岸上。年迈的涅斯托耳强忍着悲痛,但阿喀琉 斯的心情却难以平静,他对朋友的死感到悲愤。天刚破晓,他就扑向特洛伊。 特洛伊人虽然害怕阿喀琉斯,但仍渴求战斗,他们从城垣后冲了出来。不久, 双方又开始了激烈的战斗。阿喀琉斯杀死了无数的敌人,把特洛伊人一直赶 到城门前。他深信自己的力量超人,正准备推倒城门,撞断门柱,让希腊人 涌进普里阿摩斯的城门。 福玻斯·阿波罗在奥林匹斯圣山上看到特洛伊城前尸横遍野, 血流成河,十分恼怒。他猛地从神座上站起来,背上背着盛满百发百中的神 箭的箭袋,向珀琉斯的儿子走去。他用雷鸣般的声音威吓他说:“珀琉斯的 儿子!快快放掉特洛伊人!你要当心,否则一个神衹会要你的命!” 阿喀琉斯听出这是神衹的声音,但他毫不畏惧。他不顾警告,大声地 回答说:“为什么你总是保护特洛伊人,难道你要迫使我同神衹作战吗?上 一次你帮赫克托耳逃脱死亡,为此我很愤怒。现在,我劝你还是回到神衹中 去,否则,哪怕你是神衹,我的长矛也一定会刺中你!” 说着,他转身离开了阿波罗,仍去追赶敌人。愤怒的福玻斯隐身在云 雾里,拉弓搭箭,朝着珀琉斯的儿子容易伤害的脚踵射去一箭,阿喀琉斯感 到了一阵钻心的疼痛,像座塌倒的巨塔一样栽倒在地上。他愤怒地叫骂起来: “谁敢在暗处向我卑鄙地放冷箭?如果他胆敢面对面地和我作战,我将叫他 鲜血流尽,直到他的灵魂逃到地府里去!懦夫总是在暗中杀害勇士!我可以 对他明确地说这些话,即使他是一个神衹!我想,这是阿波罗干的事。我的 母亲忒提斯曾经对我预言,我将在中央城门死于阿波罗的神箭。恐怕这话要 应验了。” 阿喀琉斯一面说,一面呻吟着从不可治愈的伤口里拔出箭矢,愤怒地 把它摔开。他看到一般污黑的血从伤口涌出来。阿波罗将箭拾起,由一片云 雾遮掩着,又回到奥林匹斯圣山。 到了山上,他钻出云雾,又混入奥林匹斯的神衹中。赫拉看到他,责 备地说:“福玻斯,这是一种罪过!你也参加了珀琉斯的婚礼,像其他神衹 一样也祝福他的未来的儿子。现在你却袒护特洛伊人,想杀死珀琉斯的唯一 的爱子。你这样做是出于嫉妒!今后你怎样去见涅柔斯的女儿呢?” 阿波罗沉默着,他坐在神衹们的一侧,低垂着头。有些神衹对他的行 为感到恼怒,有些则心里感谢他!但在下界,阿喀琉斯的肢体里热血沸腾, 他抑制不住战斗的欲望,没有一个特洛伊人敢靠近这个受伤的人。阿喀琉斯 从地上跳起来,挥舞着长矛,扑向敌人。他刺中了赫克托耳的朋友俄律塔翁, 矛尖从太阳穴一直刺入脑子。接着又刺中希波诺斯的眼睛,刺中阿尔卡托斯 的面颊,并杀死许多逃跑的特洛伊人,可是他感到肢体在逐渐变冷。阿喀琉 斯不得不停住脚步,用长矛支撑着身体。他虽然不能追击敌人,但发出了如 雷的吼声,特洛伊人听了仍吓得拼命逃跑。“你们去逃吧!即使我死了,你 们也逃不了我的投枪。复仇女神仍会惩罚你们!” 特洛伊人听到他的吼声,浑身打颤,以为他并没有负伤。突然,他的 肢体僵硬起来。他倒在其他尸体的中间。他的盔甲和武器掉在地上,大地发 出沉闷的轰响。 阿喀琉斯的死敌帕里斯第一个看见他倒了下去。他喜出望外,不由得 欢呼起来,即刻激励特洛伊人去抢夺尸体。许多原来见了阿喀琉斯的长矛都 赶快逃避的人都围拢过来,想剥取他的铠甲。但埃阿斯挥舞长矛守护着尸体, 逐退逼近的人。他还主动地朝特洛伊人进攻,吕喀亚人格劳库斯死在他的长 矛下,特洛伊的英雄埃涅阿斯也受了伤。 和埃阿斯一起战斗的还有奥德修斯和其他的丹内阿人。可是特洛伊人 也在顽强地抵抗。 帕里斯大胆地举起长矛,瞄准埃阿斯投去。但埃阿斯躲过了,顺手抓 起一块石头猛地砸了过去,打在帕里斯的头盔上,使他倒在地上,他的箭袋 里的箭散落一地。他的朋友们赶快把他抬上战车。帕里斯仍在呼吸,但很微 弱,由赫克托耳的骏马拖着战车朝特洛伊飞奔而去。埃阿斯把所有的特洛伊 人都赶进了城里,然后,踩着尸体和满地散落的武器,大步走向战船。 趁着战斗的空隙,丹内阿的王子们把阿喀琉斯的尸体抬回战船。他们 围着他,放声痛哭。 年迈的涅斯托耳终于劝他们停止了哭泣。他提醒他们为英雄的尸体洗 浴,将他放进营帐,并举行葬礼为他安葬。他们照他的吩咐行事,用温水给 珀琉斯的儿子洗浴,给他穿上他的母亲忒提斯特意送给他的出征战袍。当他 停放在营帐内准备火葬时,雅典娜从奥林匹斯圣山上俯视着他,心中充满同 情。同时她在他的额上洒落了几滴香膏,防止尸体腐烂或变形。 得到神衹的这种香膏后,阿喀琉斯的身体顿时改观,看上去像活着时 一样。亚各斯人看到大英雄面容安详,神采奕奕地躺在尸床上,好像在平静 地安睡,并且过会儿可以醒过来似的,他们都感到惊异。 希腊人哀悼他们的伟大英雄的悲哭声传到了海底,阿喀琉斯的母亲忒 提斯和涅柔斯的女儿们听到了也放声痛哭。赫勒持滂海岸回荡着她们的悲戚 的哭声。夜里,忒提斯和女儿们分开巨浪来到希腊人的战船所在的海岸上, 在在她们的后面,海怪们也同情她们,发出凄惨的吼声,她们悲戚地来到尸 体旁边。忒提斯抱住儿子,吻着他的嘴唇,眼泪扑簌簌地涌出来,一会儿就 把地面沾湿了。丹内阿人敬畏女神暂时退到外面。直到第二天凌晨,女神们

他们在海上向神衹献祭,感谢神衹的救援,使他平安归来。后来,阿伽门农跟着王后派来的使者,率领军队进城。居民由他的侄儿埃癸斯托斯率领欢迎他。市民都以为他的侄儿是他的代理人。接着,王后克吕泰涅斯特拉在女仆的簇拥下带着严密看管的子女走上前来。她像别的假装快乐的人一样,用一种异乎寻常的尊敬和快乐迎接她的丈夫。王后没有拥抱国王,却在他的面前说尽了人间祝福和歌功颂德的话。阿伽门农兴奋地上前把她从地上扶起,并拥抱她,说:“勒达的女儿,你在做什么?你怎么可以像个女佣似地跪倒在地上迎接我呢?我的脚下为什么铺着如此华丽的地毯?这是欢迎神衹的礼仪,欢迎一个凡人嫌过分了。

皮拉德斯一直同他的朋友在一起,并陪他去执行这件危险的任务。陶里斯人是一个野蛮的民族,他们把所有的登上陆地的外乡人杀死,作为祭品献祭给女神阿耳忒弥斯。在战争时,陶里斯人则割下俘虏的脑袋,挑在竹竿上,竖立在屋顶上,让它守卫房屋。据说,挂起的脑袋可以居高临下,俯视一切,为他们消灾避祸。

请去掉这些表示敬重的礼节吧,否则神衹会妒嫉我的!”

神衹要俄瑞斯忒斯前往蛮荒之地陶里斯,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过去,阿伽门农听从希腊预言家卡尔卡斯的建议,献祭了自己的女儿伊菲革涅亚。当祭司挥剑杀她时,突然一头牝鹿倒在地上,伊菲革涅亚却不见了。那是阿耳忒弥斯女神同情她,将她抱起,并带着她飞越大海,来到陶里斯的女神庙。

他吻过妻子,又拥抱孩子,吻了他们,然后朝正和城里的长老们站在一边的埃癸斯托斯走去。阿伽门农像兄弟般地跟他握手,感谢他对王国的精心治理。然后,他弯下腰去,解开鞋带,赤着脚踏上豪华的地毯,朝宫殿走去。跟在他后面的有普里阿摩斯的女儿,预言家卡珊德拉,她是大统帅的战利品。现在她低着头,合着眼,坐在高高的战车上。当克吕泰涅斯特拉看到她的高贵的气质时,心里顿时产生了一股妒意。尤其是当她听说这女囚是雅典娜的能说预言的女祭司时,她更吓了一跳。她知道不及时实行她的计划,那是十分危险的。于是,她立即决定把这女俘和他的丈夫同时杀掉,但她却不动声色。当大队人马来到迈肯尼的王宫时,王后走到车前,友好地迎接卡珊德拉,说:“请下车,忘掉你的忧伤吧!甚至连阿尔克墨涅的儿子,战无不胜的赫拉克勒斯也不得不低头为奴。请放心吧,我们将好好对待你!”

在这里蛮族国王托阿斯看到伊菲革涅亚,使她成了阿耳忒弥斯神庙的女祭司。按照古老的风俗,她必须把每个登上海岸的外乡人献祭给女神阿耳忒弥斯。被祭供的大多数人是她的同乡希腊人。女祭司的职责只是把祭品献给女神,而把被祭供的人拖进神庙,捆在长凳上杀死则由另外的人干,尽管如此,她仍然感到很难受。

卡珊德拉听了这话并不感动,她呆呆地坐在车上,女仆们只得拉她下车。她惊恐地跳下来,因为她预知到未来的命运,而且知道那是无法挽回的。即使她能改变命运女神的决定,她也不愿意救出特洛伊人的仇敌阿伽门农。她情愿和他一起去死。

多少年过去了,姑娘一直忠于职守,因而受到国王的看重。陶里斯人因她美丽温顺,也很敬重他。一天夜里,她梦见自己离开了这块蛮族之地,回到了可爱的故乡亚各斯。她睡在父母亲的宫殿里,周围簇拥着一群女仆。突然,脚下的大地开始震颤。她慌乱地逃出宫殿,来到宫外,这时,宫殿摇晃,倒塌下来。宫殿的大柱也一根根断裂,只有父亲房内的一根柱子仍然竖立着。随即,柱头变成满头金发的人头,并开始和她说话。等到她醒来时,所说的话她全忘了。她只记得在梦中她仍然忠于祭司的职务,给那个父亲房内的石柱人洒上圣水,以便将他杀死献祭,她这么做时,哭得十分悲伤。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4166发布于神话传说,转载请注明出处:阿伽门农的结局,伊菲革涅亚和陶里斯人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