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里斯之死,归途中的灾难

希腊人欢呼雀跃,他们完全支持涅斯托耳的建议。一切都已经准备好,所有的战利品都运上了船,俘虏也带上了船。 只有预言家卡尔卡斯一个人仍留在岸上,他劝大家不要出发,因为他预感到希腊人经过攸俾阿岛的卡法尔山时会遇到灾难。 可是他们不相信他的预言,也不听从他的劝告,因为他们已经归心似箭了。只有着名的预言家安菲阿拉俄斯的儿子安菲罗科斯上船后又返回了岸上。他父亲的预言天赋又在他的心里萌发,他突然跟卡尔卡斯有同样的预感,所以他也留了下来。于是,命运女神注定他们两人不能重返希腊,后来他们定居在小亚细亚的喀里喀亚城和潘费利亚城。 希腊人解下系在岸上的缆绳,上了船,然后拔锚启航。船上堆满了缴来的武器,桅杆上悬挂着无数的纪念品,战船都用鲜花环绕;士兵们的盾牌长矛和头盔上也饰有花环。他们骄傲而自豪,站在船头向大海浇下美酒,虔诚地祈求神衹保佑他们平安地回到家乡。 可是,他们的祈祷没有到达奥林匹斯圣山,急风将它们吹走了,飘散在流云中。 当英雄们满怀期望和思乡之情遥望前方时,被俘的特洛伊的妇女和孩子们则心情沉重地频频回顾渐渐远去的特洛伊城,城里还在冒着缕缕青烟。姑娘们抱着双膝,年轻的妇女们搂着孩子。卡珊德拉站在她们中间,比任何人都显得高贵。她没有悲叹,没有眼泪,嘲弄地看着周围那些悲叹的人。现在所发生的一切,正是她以前所预言过,并提醒过大家的。现在她们痛苦地叹息,而从前她们对她的预言不仅不信,还加以嘲弄。她虽然嘴里说着蔑视她们的话,心里却为特洛伊城的毁灭感到悲叹。 特洛伊城变成一片废墟,残留的老人和受伤的人茫然地在那里转悠。安忒诺尔劝他们一起动手埋葬死者。这是项艰难的工作,进展非常缓慢,因为仅有少数的幸存者,却要埋葬这么多的死者。他们垒了一个大火葬堆,把所有的尸体放在上面,然后点燃柴堆,悲泣着将死者火化。 同时,丹内阿人早已乘船远离了阿喀琉斯的坟墓和特洛伊海岸。他们驶过了一个个海岛:忒涅多斯岛,克律萨岛,阿波罗神庙,神圣的喀拉岛,勒斯波斯岛和爱达山延伸到海里去的勒克同半岛。海风扬帆,波涛汹涌,海面漆黑。希腊人的战船乘风破浪地前进,海水撞击船头,船尾留下一缕雪白的水花。 如果不是因为帕拉斯雅典娜对洛克里斯人埃阿斯的渎神行为感到不满,胜利了的希腊人本可以平安地到达希腊的海岸。现在,当他们的船只来到多风暴的攸俾阿岛时,女神看到时机已到,决定报复他们。她曾经 向奥林匹斯圣山上的万神之父诉说过埃阿斯在她的神庙里把女祭司卡珊德拉拖出的事,并要求他对作恶的人进行报复。宙斯不仅同意了她的请求,而且还把库克罗普斯为他新铸的雷电借给她,让她掀起狂风巨浪,阻止希腊人前进。 雅典娜使奥林匹斯圣山响起了隆隆的雷声,浓云密布山头。大地和海洋顿时一片漆黑。 然后,她派女使伊里斯去召唤风神埃洛斯。 风神听到命令即刻行动。他用巨大的三叉戟挖开锁闭各种风的岩洞。顿时,各种风从岩洞里飞奔而去。风神命令他们合成一股狂风,掀起卡法尔山下的海浪。风神的话还没有讲完,他们就急速地出发了。大海在急风下掀起巨浪,咆哮奔涌。亚各斯人看到巨浪袭来,惊得束手无策,再也无力划动船桨了。暴风撕碎了船帆,刮断了桅杆。最后,掌舵的人也精疲力尽,束手待毙。夜幕降下,一片漆黑。波塞冬也来援助帕拉斯·雅典娜。她无情地从奥林匹斯圣山降下雷霆和闪电。风浪冲击船只,木板开裂,船身破碎,抱着木片救生的人也被巨浪吞掉。 最后,雅典娜用最激烈的雷霆轰击埃阿斯的战船,船只顿时碎裂。空中和海上响着可怕的爆裂声,狂浪汹涌地卷来,吞没了破船。士兵们在水中丧生。 埃阿斯紧紧地抓住一根木头,顺着波浪漂着。他挥动有力的臂膀,同波浪搏斗。他一会儿被巨浪推上峰尖,一会儿又被送入波谷。电闪在他头顶闪击,雷霆在他四周轰鸣。不过,雅典娜还不让他死去,这样死太便宜他了。埃阿斯在波浪中还没有丧失勇气。他碰到了一块耸立在波浪里的礁石,紧紧地抱住它,并夸口说,即使奥林匹斯圣山上的众神联合起来用波浪冲击他,他也要救出自己。 震撼大地的海神波塞冬听到他的狂言,不禁大怒。他同时震动海洋和大地。卡法尔山的山崖颤抖,海岸在他的三叉神戟的撞击下崩裂。最后,埃阿斯紧紧抓住的山岩被连根拔起,他又被抛进海浪里。波塞冬搬来一块巨大的山岩压在洛克里斯人埃阿斯的身上。埃阿斯在海陆的夹击下粉身碎骨。

希腊人盼望已久的载着菲罗克忒忒斯的船驶进赫勒持滂的港口。他们 欢呼着朝海边奔去。菲罗克忒忒斯伸出他虚弱的双臂,他的两个同伴将他高 举着抬到岸边。他十分费力地趿着腿走近迎接他的丹内阿人。这时候,人群 中跳出来一个人,他朝英雄的伤口看了一眼,就满怀信心地保证说,凭借神 衹的帮助,他有办法很快地将他治好。他就是医生帕达里律奥斯,是菲罗克 忒忒斯的父亲帕阿斯的老朋友。他随即拿来药物。神衹们给这位老英雄降福 去灾,伤口果然愈合,他又恢复了健康。阿特柔斯的儿子们看到这奇迹,也 惊讶不已。菲罗克忒忒斯吃饱喝足后,精神抖擞。阿伽门农走近他,握着他 的手,内疚地说:“亲爱的朋友,由于我们一时糊涂,将你遗弃在雷姆诺斯 岛,但这也是神衹的愿望。不要再生我们的气了,为这些事我们已尝够了神 衹的惩罚!请接受我们的礼物吧,这里是七个特洛伊女人,二十匹骏马,十 二只三足鼎。但愿你能喜欢,并请你和我一起住在我的营帐里。” “朋友们,”菲罗克忒忒斯友好地回答说,“我不再生你们的气了。包括 你,阿伽门农,也包括其他的任何人!” 第二天,特洛伊人正在城外埋葬他们的死者,这时他们看到希腊人涌 来向他们挑战。已故的赫克托耳的朋友波吕达玛斯是个明智的人,他建议大 家迅速撤到城里去固守。可是特洛伊人不听他的劝告,他们在埃涅阿斯的激 励下,宁愿战死在战场。 双方又激战起来。涅俄普托斯摩斯挥舞着父亲的长矛,一连杀死十二 个特洛伊人。可是埃涅阿斯和他的勇猛的战友欧律墨涅斯也在希腊人的队伍 中冲开了几个大缺口。帕里斯杀死了墨涅拉俄斯的战友、斯巴达的特摩莱翁。 而菲罗克忒忒斯也在特洛伊人的队伍中来回冲杀,如同不可战胜的战神阿瑞 斯一样。最后,帕里斯大胆地朝他扑了过去。他射出一箭,但箭镞从菲罗克 忒忒斯的身旁穿过,射中了他身旁的克勒俄多洛斯的肩膀。克勒俄多洛斯稍 稍后退,并用长矛保护自己。可是帕里斯的第二支箭又射来,把他射死了。 菲罗克忒忒斯把这一切看在眼里,怒不可遏。他执弓在手,指着帕里 斯声震如雷地喊道:“你这个特洛伊的草贼,你是我们一切灾难的祸根,现 在到了你该灭亡的时候了!”说着,他拉弓搭箭,张满弓弦,嗖的一声,那 箭呼啸着飞了出去,击中目标。不过只在帕里斯身上划开一道小口子。帕里 斯急忙张弓待射,但第二箭又飞了过来,射中他的腰部。他浑身战栗,忍着 剧痛,转身逃走了。 医生们围着帕里斯检视伤口,但战斗仍在继续。 夜幕降临,特洛伊人才退回城内,丹内阿人也回到战船上。夜里,帕 里斯呻吟不已,彻夜难眠,因为箭镞一直深入到骨髓。那是赫拉克勒斯浸透 剧毒的飞箭,中箭后的伤口腐烂发黑,任何医生都无法治愈。受伤的帕里斯 突然想起一则神谕,它说只有被遗弃的妻子俄诺涅才能使他免于死亡。从前, 当帕里斯还在爱达山上放牧时,他曾和妻子俄诺涅过了一段美好的时日。那 时他从妻子的口中亲耳听到了这个神谕。他虽然很不情愿去找她,可是由于 疼痛难熬,不得不由仆人抬着前往爱达山。他的前妻还一直住在那里。 仆人们抬着他爬上山坡,树上传来不祥的凶鸟的鸣叫,这鸟鸣声使他 不寒而栗。他终于到了俄诺涅的住地。女佣和俄诺涅对他突然前来感到惊讶。 他扑倒在妻子的脚前,大声叫道:“尊贵的妻子,我在痛苦中,请不要怨恨 我!残酷的命运女神把海伦引到我的面前,使我离开了你。现在,我指着神 衹,指着我们过去的爱情哀求你,请你同情我,用药物医治我的伤口,免除 我难熬的疼痛,因为你过去曾经预言,只有你一人才能救我生命!” 可是,他的苦苦哀求丝毫也不能让遭受遗弃的妻子回心转意。“你有什 么脸来见我,”她愤恨地说,“我是被你遗弃的人,去吧,还是去找年轻美貌 的海伦吧,求她救治你。你的眼泪和哭诉决不能换取我的同情!”说着,她 将帕里斯送出门外,她没有想到她的命运跟她丈夫的命运是紧密相连的。珀 里斯由仆人们搀扶着走开,他们将他抬下山。在半路上,他因箭毒发作而咽 下最后一口气。他死了,海伦再也见不到他了。 一位牧人把他惨死的消息告诉了她的母亲赫卡柏,她顿时晕倒在地。 普里阿摩斯还不知道这件事。他坐在儿子赫克托耳的坟旁,沉浸在悲愁中, 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与之相反,海伦在痛哭,与其说她为丈夫悲泣, 还不如说她为自己悲泣。 俄诺涅独自呆在家里,心里感到深深的后悔。她想起年轻时的帕里斯 和他们往日的情意。她感到心痛欲裂,止不住泪流满面。她从床上跃起,奔 了出去,经过一座座山岩,穿过山谷和溪流,整整地奔跑了一夜。月亮女神 塞勒涅在暗蓝的天上同情地看着她,用月光照着她的路。最后她来到了她的 丈夫的火葬堆那里。牧人们对他们的朋友和王子表示了最后的敬意。俄诺涅 看到丈夫的遗体,悲痛得说不出话来,她用衣袖蒙着美丽的脸,飞快地跳进 熊熊燃烧的柴堆里。站在一旁的人还没有来得及拉她,她已经被火焰吞噬, 和她的丈夫一起烧为灰烬。

厄勒克特拉在父亲被害后仍住在宫殿里,过着悲惨的日子。她盼望兄 弟快快长大成人,以便为父亲报仇。母亲极其忌恨她。厄勒克特拉不得不忍 受耻辱,与杀父仇人同住在宫殿里,并事事服从他们。她眼睁睁地看着埃癸 斯托斯坐在父亲的王位上,被迫看着无耻的母亲对他表示的种种柔情。母亲 每年在阿伽门农的忌日都要举行盛宴,每个月都要给神衹宰杀许多牲口献 祭,感谢他们保护她。 多年过去了,厄勒克特拉仍在期盼她的兄弟归来。虽然,他在当时还 年幼,可是他在逃走时对姐姐发誓,等他长大能够使用武器时一定回来为父 报仇。直到现在,兄弟还未出现,希望之火在她绝望的心里渐渐熄灭。 她年轻的妹妹克律索忒弥斯不能给她任何的支持和帮助,也不能给她 任何安慰。这不是妹妹不讲姐妹之情,而是她过于软弱。克律索忒弥斯一味 听从母亲的话,她不敢像厄勒克特拉那样违抗母亲的命令。一天,她带着祭 祀的器具和为父亲献祭的礼品从宫殿里走出来,正好遇到姐姐厄勒克特拉。 厄勒克特拉责备她只听母亲的话而忘了死去的父亲:“你难道希望永远无用 地悲伤吗?”克律索忒弥斯回答说:“请相信我,我看到周围的一切也感到 伤心。 我有什么办法呢?如果你继续怨恨下去,那么他们会把你关进暗无天 日的监狱。请你记住这一点,如果你真的受到这种惩罚,可别怪我没有提醒 你!” “他们想怎么干就怎么干,”厄勒克特拉骄傲而冷静地回答说,“我希望 尽可能远离你们,到哪儿都无所谓!但是,妹妹,你给谁去祭供?” “母亲吩咐我去给死去的父亲祭供。” “什么,给她所谋杀的丈夫献祭?”厄勒克特拉惊讶地叫起来,“她怎么 会想起做这件事的?” “夜里她做了一个恶梦!”妹妹说,“听说她在梦中见到了我们的父亲, 父亲手里拿着过去由他自己而现在却被埃癸斯托斯执掌的王杖。他将王杖插 在地上。王杖即刻长成一棵大树,枝叶茂密,荫庇迈肯尼全国。母亲觉得此 梦奇异,吃了一惊,便吩咐我今天去给父亲的亡灵祭供,埃癸斯托斯正好不 在家。” “亲爱的妹妹,”厄勒克特拉突然央求她说,“别让这个女人的祭物玷污 父亲的坟墓! 把祭物扔了吧,或把它埋进土里,祭供风神。你以为死者会乐意接受 凶手的祭礼吗?把这些都扔掉,剪下你和我的一束头发,带上我的一根腰带, 用这些父亲喜欢的东西献祭给他。你在他坟上跪下,祈求他从阴间出来庇护 我们,祈求他让我们听到他的儿子俄瑞斯忒斯骄傲地回来的脚步声,让他的 儿子同我们一起为他报仇。到那时,我们再用丰厚的祭品在他的坟上献祭!” 克律索忒弥斯被她姐姐的话深深打动了,并答应听从她的话,于是她带着母 亲给她的祭品匆匆走开了。 不一会,母亲克吕泰涅斯特拉从内廷出来,她又像平常一样责骂她的 二女儿。“你独自走出来,在进进出出的女佣面前抱怨我,难道不感到羞耻 吗?你还把父亲的死作为攻击我的话柄吗?喏,我不否认我做了这件事,当 然我并不是一个人敢于做的,正义女神站在我的一边。你如果明智一点,也 应该站在她的一边。你所哀悼的父亲不是把你的姐姐作了祭品吗?这样的父 亲难道不残酷吗?如果我死去的女儿能开口说话,她一定会支持我的!至于 你,蠢女人,无论你怎样反对我,我是不在乎的!” “你听着!”厄勒克特拉回答说,“你承认杀死了我的父亲,无论这么做 是有理还是无理,你都难逃罪责。你不是为了正义而杀死他的!你是为了讨 好那个占有你的人才这样做的。而我的父亲牺牲她的女儿是为了全军,不是 为了自己。他是为了全体人民才被迫这样做的。即使他为了自己和他的兄弟 做了这件事,难道你就应该杀死他吗?你难道一定要和同谋者结婚?” “你记住,傲慢的女人!”克吕泰涅斯特拉恼怒地叫道,“等埃癸斯托斯 回来,你会对自己傲慢的言行感到懊悔的!” 克吕泰涅斯特拉转身离开女儿,来到建在宫门外的阿波罗的祭坛前。 她的献祭是为了取悦梦中的预言之神。 果然,神衹好像听到了她的祈求。她刚祭祀完,便有一个外乡人朝侍 女走来,打听去埃癸斯托斯宫殿的道路。女侍告诉他王后在这里。外乡人连 忙跪在地上说:“王后,祝你长命百岁。法诺忒的国王斯特洛菲俄斯派我前 来告诉你:俄瑞斯忒斯已经死了。我的任务完成了。” “这些话等于宣判了我的死刑。”站在一旁的厄勒克特拉听到这消息惊叫 一声,跌倒在宫殿的台阶上。 “你说什么,朋友?”克吕泰涅斯特拉激动地问道。“你的儿子俄瑞斯忒 斯,”外乡人说,“由于追逐荣誉,因此前往特尔斐参加神圣的赛会。裁判员 宣布赛跑时,他跨步走上前来。俄瑞斯忒斯的高大身材引起观众的惊讶和注 意。大家还没来得及细看,他就如急风一样到达终点,取得了桂冠。第一天 的比赛的情况就是这样,但强者也不能逃脱命运女神的摆布。第二天,太阳 刚刚升起,赛车开始了。他也跟许多参加赛车的人一样来到赛场。裁判员分 别让大家抽签,赛车排好次序,喇叭发出了信号,他们执缰挥鞭,大声吆喝 着马匹往前冲了出去。金属的战车铿锵震响,车轮下尘土飞扬,赛车人不断 挥动马鞭。开始时竞赛比较顺利,可是后来一个埃尼阿纳人的马突然失去控 制,胡乱奔跑起来。埃尼阿纳人的赛车撞在利比亚人的车上。这一来闯了大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4166发布于神话传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帕里斯之死,归途中的灾难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