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伽门农和伊菲革涅亚,赫克托耳在特洛伊城

赫克托耳来到了中心城门,走到宙斯的山毛榉下。在这里,特洛伊的 妇女们团团围住他,不安地向他打听丈夫、儿子、兄弟以及亲友的消息。他 无法一一回答每个人的问题,只是要求她们向神衹祈祷。不过,很多人都从 他那里听到了可怕的消息。不一会,他来到父亲的宫中,这是一座豪华的建 筑,周围有由粗大的石柱支撑着的宽敞的厅堂,里面有五十间相连的大理石 宫室。这里是王子和他们的妻子居住的地方。内廷的另一边有十二间相连的 大理石建筑的厅堂,这里是国王的女儿女婿们居住的地方。宫殿由高大的城 墙围绕,构成一座牢固的卫城。在这里赫克托耳遇到了他的善良的母亲赫卡 柏,她正要到她最喜爱的女儿拉俄狄克那儿去。年迈的王后急忙朝儿子走过 来,握住他的手,又是担忧又是爱怜地问他:“儿子,你怎么离开了战场? 想必是希腊人加紧围攻我们,所以你回来祈求宙斯的。我要给你送上最珍贵 的美酒,使你可以祭供万神之父宙斯和其他的神衹,你自己也可以喝一口提 提精神。对一名疲劳的战士来说,酒最能振作精神!” 赫克托耳回答她:“亲爱的母亲,我不要酒,免得我四肢无力。我也不 想用一双不洁的手给万神之父举行灌礼。母亲,我请求你,带着最高贵的妇 女们手持熏香到雅典娜神庙去,把你的最华贵的衣服献给她,并答应给她十 二头肥壮的母牛,祈求她保护我们。同时我去喊兄弟帕里斯上战场。即使他 被大地吞没,我也不怜悯他,因为他是生来要使我们全城毁灭的。” 母亲照儿子所说的去做。她走进内室,取出她的美丽的丝袍,这是帕 里斯带海伦回来时从西顿带来的。她挑出一件最美丽、花式最鲜艳的丝袍, 然后带着高贵的妇女们来到雅典娜的神庙。安忒诺尔的妻子,即雅典娜在特 洛伊的女祭司特阿诺给她们打开神庙的门。妇女们围着雅典娜的神像,举起 双手向她祈祷。特阿诺从王后手里接过丝袍,放在圣像的膝上,对宙斯的女 儿恳求说:“帕拉斯·雅典娜,城市的保护神,最高贵最伟大的女神, 请砍断狄俄墨得斯的矛吧!请怜悯这城市、妇女和孩子吧!你能保佑我们, 我们将给你献祭十二头肥牛。”帕拉斯·雅典娜却拒绝了他们的请求。 赫克托耳已经来到帕里斯的宫殿,它在国王和赫克托耳的宫殿附近, 赫克托耳和帕里斯都是单独居住的。赫克托耳手执一根长矛,矛长丈余。青 铜矛头和矛杆的交接处用一道金环箍着。他看到兄弟帕里斯正在房内检查武 器,修理他的硬弓。海伦则坐在她的侍女中间,做着日常的事情。赫克托耳 嘲笑般地看着帕里斯,大声斥责他:“你坐在这里过舒服日子,实在是罪过。 兄弟,城里这么多人因为你都在城外作战。如果你看见这时有人逃避战斗, 你也许会责骂他们。来吧,在城市还没有被敌人攻破并烧毁之前,帮助我们 去防守城池!” 帕里斯回答他说:“你说得不是没有道理,兄弟,我是因为内心悲伤才 坐在这里的。刚才海伦鼓励我,要我重上战场;你先去吧,我随后就来!” 赫克托耳沉默不语。海伦面有愧色,她说:“哥哥,我带来了多少灾难呵! 我宁愿在我跟帕里斯来到这里之前就葬身大海! 现在灾难临头,我多么希望我的丈夫能够勇敢一些,多么希望他记住 自己所受的羞辱和谴责。可是他没有骨气,他的胆怯一定会带来可怕的后果。 而你,赫克托耳,进来吧,先休息一下,战争的巨大压力正压在你的肩头!” “不,海伦,”赫克托耳回答说,“别如此友好地请我休息,我绝不能休息。 我必须回到特洛伊人那里去战斗。你要劝说帕里斯,使他跟我一起去。现在 我还得赶回宫去,看望我的妻子儿子和仆人。”说着,赫克托耳转身走了。 但他在房里没有看到妻子。女仆告诉他:“当她听说特洛伊人遭到打击,希 腊人取得胜利时,她就离开了宫殿,想爬到城楼上去。女佣抱着孩子,只好 跟在她后面。她心里焦急得不能控制自己了。” 赫克托耳急忙走到特洛伊的大街上。当他来到中心城门时,他的妻子 安德洛玛刻,底比斯国王厄厄提翁的女儿,迎面朝他走来。跟在她后面的女 佣怀里抱着男孩阿斯提阿那克斯。 父亲看着漂亮的儿子默默地微笑,安德洛玛刻却饱含着眼泪,温柔地 握住丈夫的手。她说:“真的,你由于勇敢,一定会牺牲。但你不可怜你的 幼儿,也不可怜你即将成为寡妇的妻子吗?阿喀琉斯杀害了我的父亲,阿耳 忒弥斯的神箭射死了我的母亲,我的七个兄弟也全被阿喀琉斯杀死。除了你 以外,赫克托耳,我什么亲人也没有了。对我来说,你就是我的父亲、母亲 和兄弟。你还是呆在这座塔楼上吧!命令部队开往那边长满无花果树的小山 上,因为那的城墙没人防守,容易成为敌人的突破口。有三次,勇敢的亚各 斯人:两个埃阿斯、阿特柔斯的儿子、伊多墨纽斯、狄俄墨得斯向那里发动 攻击;也许是预言家给了他们启示,也许是他们自己发现了这处守卫薄弱的 地方。”赫克托耳亲切地看着妻子,说:“亲爱的,我也关心着这一切。不过, 我如果呆在这里,远远地站着旁观,那么我会在特洛伊的男女老少面前感到 惭愧。我在内心总是有个声音命令我到最激烈的前线去战斗。虽然,我已经 预感特洛伊城终有一天会毁灭,普里阿摩斯和他的人民也将会遭殃。可是比 起这一切,更使我感到难过的是想到你将受到的痛苦。丹内阿人将把你抢回 去,让你当佣人,做奴隶;你在亚各斯那边将纺纱织布,或者挑水浇灌,看 到你泪流满面的人都会说:‘这就是赫克托耳的妻子!’唉,想到这些,我愿 意现在就死!” 他一面说,一面伸手抚抱孩子,但孩子却哭着贴在女仆的胸前,因为

当大批战船会集在奥里斯港口时,阿伽门农外出狩猎消磨时光。有一 天,一头献给女神阿耳忒弥斯的梅花鹿进入他的射程之内。国王围猎兴致正 浓,一箭射中了这头漂亮的动物。 他还夸口说,即使是狩猎女神阿耳忒弥斯本人也不一定射得比他准。 女神听到他如此无礼的话十分生气。她让港口前风平浪静,船只根本无法从 奥里斯海湾开出去,可是战争却该开始了。希腊人束手无策,只好去找大预 言家忒斯托耳的儿子卡尔卡斯,向他请教摆脱困境的办法。卡尔卡斯是随军 祭司和占卜人,他说:“如果希腊人的最高统帅,即阿伽门农愿意把他和克 吕泰涅斯特拉所生的女儿伊菲革涅亚献祭给阿耳忒弥斯女神,那么女神就会 宽恕我们。 那时海面上将会刮起顺风,神衹再也不会阻碍你们攻占特洛伊城了。” 阿伽门农听了预言家的话,陷入了绝望之中。他派来自斯巴达的传令 官塔耳堤皮奥斯向全体参战的希腊人宣布,阿伽门农辞去希腊军队最高统帅 一职,因为他的良心不允许他杀害自己的女儿。希腊人听到这个决定,十分 恼火,扬言要反叛。墨涅拉俄斯急忙来到他的住处,告诉他的兄弟这个决定 所产生的严重后果。阿伽门农经过劝说,终于同意做这件可怕的事:把女儿 献祭给女神。他写了一封信给迈肯尼的妻子克吕泰涅斯特拉,让她把女儿伊 菲革涅亚送到奥里斯来。为了解释这件事,他向妻子谎称,为女儿跟珀琉斯 的小儿子,光荣的英雄阿喀琉斯订婚,因为阿喀琉斯与得伊达弥亚的秘密婚 事是没人知道的。可是,送信的使者刚出发,父女感情又使阿伽门农的良心 受到自责。他感到痛苦,后悔作出了轻率的决定。于是他又在当天夜晚叫来 可靠的老仆人,要他另送一封信给他的妻子,信上吩咐她不要把女儿送到奥 里斯来,因为他已改变了主意,要把女儿订婚的事推迟到明年春天。 忠诚的仆人拿着信急忙走了,但他没有能到达目的地,因为墨涅拉俄 斯对哥哥的迟疑不决早有觉察,已密切注视着他的行动。清晨,老仆人刚离 营,就被墨涅拉俄斯抓住,信被搜去。他读完信就拿着信来找他的哥哥。 “真见鬼,你又动摇了!”他大声地责备他哥哥,“你还记得,当时你是 如何渴望当远征军的统帅?你当时显得多么谦恭,多么亲切,跟每个人握手。 www.shenhuagushi.net 当时,你的大门向每一个愿意进来的人敞开着,哪怕他是最平常的人,这些 友好的表示只是为了得到指挥权。现在,指挥权到手了,这些事情又顿时变 成了过去。你不再像从前一样是你老友们的朋友了。在军中你也很少露面, 大家很难再见到你的人影。当你带着军队来到奥里斯港,当军队遭到神衹的 阻挠,当我们的人开始抱怨,并且说:‘我们希望扬帆起航,不愿老守在奥 里斯港!’这时,你却举棋不定,只是徒劳地指望刮顺风。你来找我,要我 想办法,出主意,找出路,只是为了不丢掉你引以为豪的统帅地位。后来当 预言家卡尔卡斯要你向阿耳忒弥斯献祭你的女儿时,你勉强答应了。可是现 在你又变卦了。有千千万万的人像你一样,他们渴望地位,孜孜不倦地想要 权势,可是一旦看到需要作出个人牺牲才能获得权势时,他们又畏缩了。没 有理智和见识的人,在艰难面前丧失了这些品质的人,是不配统率一支军队 的,也不配掌管一个国家。” “你为什么如此激动呢?”阿伽门农说,“是谁惹了你呢?你为什么这样 恼怒?是为了你那美丽的妻子海伦吗?你为什么不把她好好看住呢?我理智 地纠正轻率作出的决定,难道是愚蠢的?倒是你更愚蠢,因为你要追回一个 不忠实的妻子。其实你应该感到高兴,你终于幸运地摆脱了她。不!我决不 能杀死的我亲生骨肉!” 兄弟两人争论起来,互不相让。突然一名仆人进来向阿伽门农报告, 说他的女儿伊菲革涅亚已经来到,随同前来的还有她的母亲和弟弟俄瑞斯忒 斯。仆人刚离开,阿伽门农突然觉得自己陷于完全绝望的境地。墨涅拉俄斯 连忙握住他前手表示安慰。阿伽门农痛苦地说:“兄弟,胜利是你的,你把 她带走吧!” 但墨涅拉俄斯却改变了主意,他不愿意为了海伦而杀掉伊菲革涅亚。 “如果神谕让我决定你女儿的命运,”他大声地说,“那么我愿意放弃她,并 把我的那位拿来取代伊菲革涅亚。” 阿伽门农拥抱他的兄弟。“我感谢你,”他说,“亲爱的兄弟,你的高尚 的精神使我们重新和好。我的命运已定,女儿的惨死是无法避免的。全希腊 要求这样做。卡尔卡斯和狡黠的奥德修斯已达成默契,他们在争夺人民,甚 至要谋害你和我,然后牺牲伊菲革涅亚。如果我们逃到亚各斯,他们也会追 来,把我们从城里抓走,最后,还会踏平古老的希腊城。因此我请求你,兄 弟,千万别让克吕泰涅斯特拉知道这件事,以便保证神谕的顺利实现。” 正在这时,妇人们走了进来。墨涅拉俄斯心情忧郁地走开了。夫妻两 人略微寒暄了几句,阿伽门农显得既冷淡又尴尬。女儿衷心地拥抱父亲。她 看到父亲脸上愁云满面,便关心地问道:“为什么你的眼光如此不安?父亲, 难道你不高兴见到我吗?” “不,亲爱的孩子,”国王心情沉重地说,“一个国王责任重大,总有许 多烦恼!” “可是你哭了,父亲?”伊菲革涅亚说。 “因为我们要长久分离!”父亲答道。 “呵,如果我能够跟你一起去,”女儿高兴地叫喊起来,“那该多幸福啊!” “是的,你也要作一次远行。”阿伽门农神情严峻地说,“首先我们必须

特洛伊人虽然还不知道庞大的希腊战船已经逼近他们的国土,但是自 从希腊使节离开以后,全国人心惶惶,担心战争的来临。这时,帕里斯率领 船队,载着被他劫持的王后和众多的战利品回来了。普里阿摩斯国王看到这 不祥的儿媳走进宫中,心情并不高兴,他立即召集儿子们和贵族举行紧急会 议。可是他的儿子们却不以为然,因为帕里斯已分给他们大量的财宝,还把 海伦带来的漂亮的侍女送给他们成婚。他们受到财宝和美女的诱惑,加之他 们年轻好战,因此他们商量的结果是,保护这位外乡来的女人,将她留在王 宫里,决不还给希腊人。 但城里的居民十分害怕希腊人攻城。他们对王子和他抢来的美女深感 不满,只是出于对年迈的国王的敬畏,他们才没有坚决反对宫中新来的女人。 普里阿摩斯见会上众人决定收留海伦,不将她驱逐出境,便派王后到 她那里,了解她是否真的自愿跟帕里斯到特洛伊来的。 海伦声称,她的身世表明她既是特洛伊人,也是希腊人,因为丹内阿 斯和阿革诺尔既是特洛伊王室的祖先,也是她的祖先。她说她被抢走虽非自 愿,但现在她已衷心地爱上了新夫,并同他紧紧联在一起。她自愿成为他的 妻子。在发生这件事后,她已经不可能得到前夫和希腊人的原谅。如果她真 的被驱逐出去,交给希腊人处置的话,那么耻辱与死亡是她的唯一命运。她 无其他的路可走。 她含着眼泪跪倒在王后赫卡柏的面前。赫卡柏同情地把她扶起来,告 诉她国王和所有的儿子都决定保护她,准备抵抗任何的攻击。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4166发布于神话传说,转载请注明出处:阿伽门农和伊菲革涅亚,赫克托耳在特洛伊城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