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打底比斯,克瑞翁的决定

“这也许是这场远征结局的一种预兆吧!”预言家安菲阿拉俄斯神色阴郁 地说。可是其他人却以为打死毒蛇这是一种胜利的前兆,因此都很高兴,他 们甚至还嘲笑预言的失灵。安菲阿拉俄斯心情沉重,唉声叹气,却毫无办法。 全军人马从干渴中恢复过来,又精神振奋,于是日夜兼程,几天后就来到底 比斯城下。 城里也在紧张地备战。厄忒俄克勒斯和他的舅父克瑞翁准备长期防守。 他对集合起来的市民们说:“你们应该牢记对国家和城市的责任。你们,无 论是青年还是壮年,都应该起来保卫城市,保卫家乡的神坛!保卫你们的父 母、妻子儿女和你们脚下的自由的土地!我号召你们,快拿起武器,到城头 上去!据守城垛!仔细地监视每一条通道,不要害怕城外敌人众多!城外有 我们的耳目。我相信他们随时会给我们送来确切的情报。我将根据他们的情 报来决定我们的行动。” 这时,安提戈涅也站在宫殿城墙的最高处,旁边站着一位老人,他是 从前她祖父拉伊俄斯的卫士。父亲去世后,安提戈涅思念家乡,因此谢绝了 雅典国王忒修斯的庇护,带着伊斯墨涅回到了往昔父亲统治的城市。克瑞翁 和她的兄长厄忒俄克勒斯张开双臂欢迎他们,因为他们把安提戈涅当作一个 自投罗网的人质,一个受到欢迎的仲裁人。 她看到城外的田地上,沿着伊斯墨诺斯河岸,在闻名于世的古泉狄尔 刻的周围驻扎着强大的敌人。军队在不断地移动,到处闪烁着金属盔甲和武 器的冷光。步兵和骑兵呐喊着涌到城门口,把一座城池像铁桶一般围困得严 严密密。 安提戈涅不禁倒吸一口冷气。老人却在一旁安慰她说:“我们的城池高 大厚实,栎木城门都配有大铁栓,城池坚固,并由勇敢的士兵坚守,所以用 不着担心。”然后,他又把前来围城的各路英雄的情况向姑娘作了介绍和叙 述:“那边戴着闪亮头盔的人就是希波迈冬!再过去,右边的那一个,穿一 身外乡人的战衣,看上去像一个野蛮人似的,他就是堤丢斯,他是你嫂子的 妹夫”。 “那个人是谁?”姑娘问道,“那个年轻的英雄?”“那是帕耳忒诺派俄 斯,”老人告诉她说,“阿塔兰忒的儿子。阿特兰忒是月亮和狩猎女神阿耳忒 弥斯的女友。可是你看那里两个英雄,他们站在尼俄柏女儿的坟旁。年龄大 的是阿德拉斯托斯,他是这支远征军的统帅。那个年轻的你认识他吗?” “我看到了,”安提戈涅怀着痛苦的心情说,“我只看到他身体的轮廓, 可是我认出他了:这是我的哥哥波吕尼刻斯!呵,但愿我能像片云朵一样飞 到他的身旁,拥抱他!可是那个驾驶一辆白色车子的人是谁呢?” “他是预言家安菲阿拉俄斯。”老人说。 “那个绕墙走动的人,在测量着,在寻找合适的攻城地点,他是谁呀?” “这是骄横的卡帕纽斯。他嘲笑我们的城市,并威胁要把你和你的妹妹 掳走,送到勒那泽当奴隶。” 听到这话,安提戈涅吓得脸色刷白。她转过身子,不敢往下看了。老 人用手搀扶着她,一步一步地走下楼梯,送她回内室。

兄弟两人在底比斯城前都已战死,他们的舅父克瑞翁成了底比斯的国 王,他对两个外甥的丧葬事作出了决定:为厄忒俄克勒斯举行隆重的丧礼, 如同国王的葬礼一样。市民们倾城出动,一直把灵车送到墓地,但是他把波 吕尼刻斯暴尸城下,不予安葬。他派人宣布,对背叛祖国的敌人,市民们不 得哀悼他的死,也不得掩埋他的尸体,任凭乌鸦和野兽啄食他的尸体。同时 他还晓谕全城市民,必须遵守他的命令。他还派人看守尸体,以免有人将它 偷去掩埋。如有人违反命令,一律用乱石将他击死。 安提戈涅也听到这一残酷的命令。她在哥哥临死前曾答应过他的要求。 她心情沉重地来到妹妹伊斯墨涅面前,想要说服她一起运走哥哥的尸体。可 是伊斯墨涅胆小怕事,她流着泪说:“姐姐,难道你忘了父母亲的惨死了? 难道你忘了两个哥哥残酷的毁灭了?你要我们也遭到同样的结果吗?” 安提戈涅转过身子。“我不需要你帮助,”她说,“我会独自一人埋葬我 哥哥的尸体。 如果我能完成这件事,即使死去也心甘情愿。” 不久,一个看守尸体的人惶恐不安地来到克瑞翁的面前:“我们看守的 尸体已被人埋葬了。”他说,“干这事的人已逃掉了,我们没有抓到。我们也 不知道,这事到底是怎么发生的。我们听到这件事时,都感到惊异。尸体上 只遮了一层薄薄的土。真的只有很薄的一层土,刚够使地府的神衹们认为, 这个人已埋葬了。那里没有锄子,也没有铲子,连车轮的痕迹也没留下,真 是奇怪啊。” 克瑞翁听到消息后勃然大怒。他威胁看守尸体的人,如果不把干这件 事的人交出来,那么他们全得处死。同时,他又命令立即扒去尸体上面的泥 土,重新设立岗哨,严加看守。看守们从上午到中午,坐在火辣辣的太阳下 守着。突然,刮起一阵暴风,空中灰尘弥漫。看守们看到天有异象,十分害 怕。他们正在纳闷,这时看到一个姑娘走来。她手中拎着一把大壶,里面装 满泥土,悄悄地走近波吕尼刻斯的尸体,举起大壶,向尸体倾洒了三次泥土。 看守们都坐在对面的山坡上监视,立即奔了过来,抓住那个姑娘,不 由分说地把她拖去见国王。

墨诺扣斯献出了自己的生命,神谕实现了。克瑞翁竭力忍住了悲伤。 厄忒俄克勒斯则指挥七位首领把守七座城市,使得每一处容易遭受攻击的地 方都有人守卫。亚各斯人开始进攻了。一场攻防战开始了。双方喊声震天, 战歌嘹亮,号角嘶鸣。女猎手阿塔兰忒的儿子帕耳忒诺派俄斯冲在最前面, 率领他的队伍以盾牌掩护,攻打第一座城门。他的盾牌上画着他的母亲用飞 箭征服埃托利亚野猪的图像;预言家安菲阿拉俄斯冲到第二座城门下。他在 战车上装着献祭的供品。他的盾牌上没有装饰,也没有任何图案和色彩。希 波迈冬攻打第三座城市。他的盾牌上画着百眼巨人阿耳戈斯看守着被赫拉变 成母牛的伊娥的图像。堤丢斯率领部队攻打第四座城门。他在盾牌上画着一 张毛烘烘的狮皮,右手野蛮地挥舞着一支火把。被放逐的国王波吕丢刻斯指 挥攻打第五座城门,他的盾牌上画着愤怒的骏马。卡帕纽斯带领士兵来到第 六座城门下。他甚至夸耀他可以和战神阿瑞斯试比高下,他的盾牌上画着一 个举起城池、将它扛在肩上的巨人。最后,一座城门,也就是第七座城门, 由亚各斯的国王阿德拉斯托斯攻打,他的盾牌上画着一百条口里衔着底比斯 儿童的巨蛇。 当七支军队逼近城门时,他们投石射箭,挥舞长矛,但第一次进攻遭 到底比斯人的顽强的抗击,亚各斯人被迫后退。堤丢斯和波吕尼刻斯大声命 令:“步兵、骑兵、战车一起向城门猛攻啊!”命令传遍了整个部队。亚各斯 人重新振作起来,气势汹汹地发起进攻,可是又遭到迎头痛击,一排排人死 在城下,血流成河。 这时,亚加狄亚人帕耳忒诺派俄斯像旋风般冲向城门。他大声呼喊着, 要用火和斧子砸毁并焚烧城门。底比斯人珀里刻律迈诺斯防守着城门,他见 对方冲来,命令把铁制的防护墙拉开,正好容得下一辆战车进出,然后猛地 砸下去,把帕耳忒诺派俄斯砸死在城下。在第四座城门前,堤丢斯暴怒得如 同一条游龙。他急速地摇晃着饰以羽毛的头盔,手上挥舞着盾牌,发出嗖嗖 的声音,另一只手向城上投掷标枪,他周围的士兵也把标枪像雨点般朝城上 掷去,底比斯人不得不从城墙边后退。正在这时,厄忒俄克勒斯赶到了。他 集合了士兵,带领他们回到城墙边,然后又逐个巡视城门。他看到气急败坏 的卡帕纽斯扛来一架云梯。卡帕纽斯狂妄吹嘘,即使是宙斯的闪电也不能阻 止他攻陷城池。他把云梯靠在墙上,以盾牌作保护,冒着城上飞来的石块, 勇猛地向上攀登。这时宙斯亲自来惩罚这个狂妄之徒。他刚从云梯上跳到城 头时,宙斯用炸雷劈他,雷声震得大地动摇,他的四肢飞散,头发燃烧,鲜 血迸溅。 国王阿德拉斯托斯认为这是宙斯下令反对他们攻城的预兆。他带领士 兵离开战壕,下令撤退。底比斯人立即乘着战车或步行从城里冲出来。他们 感谢宙斯降下的福祉。一场混战后,底比斯人大获全胜,把敌人驱赶到很远 的地方,然后才退回城内。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4166发布于神话传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攻打底比斯,克瑞翁的决定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