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葬亚各斯的英雄们,七英雄在远征途中

其他的几个英雄也整装待发。不久,阿德拉斯托斯组建了一支强大的 军队,分成七队,由七位英雄分别率领。他们充满了信心和希望,离开了亚 各斯。可是在途中他们碰到了第一个灾难。他们到达尼密阿的森林,那里的 河流、小溪和湖泊都已干涸。他们饱受炎热之苦,干渴难忍,盔甲、盾牌都 成了沉重的累赘。走路扬起的尘土纷纷落在他们焦枯的嘴唇上,连马匹也渴 得在嘴边泛出了层层涎沫。 阿德拉斯托斯带了几个武士在森林里到处寻找水源,可惜枉费心机。 他们遇到一位绝顶漂亮,却又十分可怜的女人。她抱着一个男孩,身上的衣 服褴褛,头发飘散。她坐在树荫下,气质高雅,好像女王一样。阿德拉斯托 斯吃了一惊,他以为遇到了森林女神,连忙向她跪下,请求神衹指点迷津, 让他逃离苦难。可是女人低垂着眼帘,回答说:“外乡人,我不是女神。如 果你看出我的外貌有什么非凡之处,那是因为我一生忍受的苦难比世间任何 凡人都多。我叫许珀茵柏勒,以前是雷姆诺斯岛上亚马孙人的女王,父亲是 威武的托阿斯。后来我被海盗劫持拐卖,成了尼密阿国王来喀古土的奴隶。 这个男孩不是我的儿子。他叫俄菲尔特斯,是我的主人之子,我是他的保姆。 我很愿意帮你们找到你们所需要的东西。在这片干旱荒凉的地方,只有一处 水源。除了我以外,谁也不知道这个地方。那里泉水丰富,足够你们全军人 马解渴!” 妇人站起来,把孩子放在草地上,哼了一支摇篮曲,把孩子哄睡了。 英雄们招呼全军人马跟着许珀茜柏勒走。他们穿过茂密的森林,不一会来到 一处怪石嶙峋的峡谷,这时,泉水倾泻在岩石上的声音清晰可闻。 “有水了!”山谷间回荡起欢乐的喊声。“有水了!有水了!”全军将士欢 呼雀跃,都扑在溪水边,张开干枯冒烟的嘴巴,大口大口地喝着甜美的泉水。 后来,他们又赶着车,牵着马,穿过树林,干脆连车带马一直走到水里,让 马浸在水中冲凉。现在全军人马从干渴中解脱出来,又恢复了精神。 许珀茜柏勒带领阿德拉斯托斯和他的随从们回到大路上。可是,还没 有到原先那块地方,她凭着乳母的本性,敏锐地听到远处传来孩子可怜的哭 声。一种可怕的预感攫住她的心,她飞快地往前奔去。可是,赶到放孩子的 地方,孩子却不见了。许珀茜柏勒朝四周看了一眼,顿时明白了,前面不远 的地方有一条大蛇盘绕在树上,蛇头搁在鼓鼓的肚子上。许珀茜柏勒悲痛地 惊叫起来。英雄们急忙赶了过来。第一个看到恶蛇的是英雄希波迈冬,他马 上搬起一块大石头朝蛇掷去,可是石头扔在有鳞甲的蛇身上被弹回来,碎得 像泥土一样。他又把长矛投去,正好击中大蛇张开的嘴里,矛尖一直从蛇头 上冒了出来。蛇痛得把身子陀螺似的在矛杆上缠绕,最后终于吱吱地叫着断 了气。 大蛇被打死后,可怜的许珀茜柏勒才鼓起勇气追寻孩子的踪迹。她看 到一副悲惨的景象。草地被孩子的鲜血染红了,地上是零乱的孩子的尸骨。 许珀茜柏勒绝望地跪下,拾起那些尸骨,交给站在一旁的英雄们。英雄们隆 重地埋葬了为他们丧命的孩子。为了纪念他,他们举行了神圣的尼密阿赛会, 并崇拜他为半人的神衹,称他为阿尔席莫洛斯,意即早熟的人。 许珀茜柏勒被孩子的母亲欧律狄刻关入监狱,并要被残酷地处死。幸 好许珀茜柏勒的儿子们已经出来寻找她,不久救出了他们的母亲。

俄狄甫斯的一族中,只剩下死去的两兄弟的两个儿子和伊斯墨涅还活 着。据说,她始终没有结婚,没有子女。她死后,这个不幸的家族的故事也 就结束了。 在攻打底比斯的七位英雄中,只有国王阿德拉斯托斯幸免于难,他逃 脱了底比斯人的追击,这要归功于海神波塞冬和农业女神得墨忒尔所生的神 马阿里翁。他乘着神马幸运地回到雅典,在神坛前祈求避难,并请求雅典人 帮助他隆重安葬在底比斯城下丧身的英雄和士兵。 雅典人答应了他的请求,忒修斯亲自率兵来到底比斯。底比斯人只得 同意埋葬那些阵亡的英雄们的尸体。阿德拉斯托斯为阵亡的英雄们的尸体堆 起了七座柴堆,并举行了献祭阿波罗的赛会。当点燃卡帕纽斯的柴堆时,他 的妻子奥宇阿特纳突然纵身跳入火堆,自焚而死。 被大地吞没了的安菲阿拉俄斯的尸体无法寻到,这使国王不能亲自为 朋友送葬而感到悲痛。 “从此以后,我失掉了我军队的眼目,”他说,“他是勇敢的战士,又是 超人的预言家。” 等到隆重的安葬仪式完成后,阿德拉斯托斯在底比斯城外,给报应女 神涅墨西斯造了一座神庙,然后他和他的雅典盟军离开了底比斯。

克瑞翁和厄忒俄克勒斯在商量作战计划。他们决定派七个首领把守底 比斯的七座城门。 可是在开战之前,他们也想从鸟儿飞翔看一看预兆,推测战争的结局。 底比斯城内住着在俄狄甫斯时代就十分有名的预言家提瑞西阿斯。他是奥宇 埃厄斯和女仙卡里克多的儿子,他年轻时同母亲去看望女神雅典娜,偷看了 不该看的事情,因此被女神降灾弄瞎了双眼。母亲卡里克多再三央求女神开 恩,使孩子眼睛复明,雅典娜无能为力。但雅典娜同情他,使他有了更加敏 锐的听觉,能够听懂各类鸟儿的语言。从这时起,他成了鸟儿占卜者。 提瑞西阿斯年事已高。克瑞翁派他的小儿子墨诺扣斯去接他,把他领 到宫中。老人在女儿曼托和墨诺扣斯的搀扶下,颤巍巍地来到克瑞翁面前。 国王要他说出飞鸟对底比斯城命运的预兆。提瑞西阿斯沉默良久,终于悲伤 地说:“俄狄甫斯的儿子对父亲犯下了沉重的罪孽,他们给底比斯带来巨大 的灾难;亚各斯人和卡德摩斯的子孙将会自相残杀;兄弟死于兄弟之手;为 了挽救城市,只有一个办法,这个办法也是可怕的,我不敢告诉你们,再见!” 说完,他转身要走。可是克瑞翁再三央求他,他才留下来。“你真的想 要听吗?”他严肃地问,“那么,我只好说了。可是你先告诉我,引我来的 你的儿子墨诺扣斯在哪里?” “他就在你的身旁!”克瑞翁回答说。 “让他赶快走开吧,越快越好!”老人说。 “为什么?”克瑞翁连忙问,“墨诺扣斯是他父亲忠实的儿子,他会保持 沉默的。再说,让他知道拯救我们的办法,他一定会非常高兴的。” “那你们听我说,我从飞鸟的声音中知道的事吧!”提瑞西阿斯说,“幸 福女神会降临,可是她要跨过门槛是沉重的。龙牙种子中最小的一颗必须死 亡。只有在这种条件下,你们才能得到胜利!” “天哪!”克瑞翁叫起来,“你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卡德摩斯后裔中最小的一个必须献出生命,整个城市才能获得拯救。” “你要我的儿子墨诺扣斯去死吗?”国王愤怒地跳了起来,“滚你的吧! 我不需要你的占卜和预言!” “如果事实带给你灾难,你就认为它不会成为事实吗?”提瑞西阿斯严 肃地问道。直到这时,克瑞翁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他跪倒在提瑞西阿斯的 面前,抱住他的双膝,请求他收回自己的预言,但这盲人丝毫不为所动。“这 牺牲是不可避免的,”他说,“狄尔刻泉水那里曾是毒龙栖息的地方,那儿必 须流着这孩子的血,这样,大地才能成为你的朋友。大地以前曾用龙齿把人 血注射给卡德摩斯。现在,大地必须接受卡德摩斯亲属的血。小孩为他的城 市作出牺牲,他将成为全城的救星。 你自己选择吧,克瑞翁,现在只有这两条路。” 提瑞西阿斯说完,又让他的女儿牵着手离开了。克瑞翁久久地沉默着。 最后,他终于惊恐地喊叫起来:“我多么愿意亲自去为我的祖国去死啊!可 是你,我的孩子,我怎能让你牺牲呢?逃走吧,我的孩子,逃得越远越好。 离开这座该诅咒的城市,穿过特尔斐、埃托利亚,一直到多多那神庙,就躲 在神庙里!”“好的,”墨诺扣斯说,眼中放着光辉,“我一定不会迷路的。” 克瑞翁这才放心,又去指挥作战了。男孩却突然跪在地上,虔诚地向 着神衹祷告:“原谅我吧,你们在天的圣洁之灵,我用谎话安慰了我的父亲。 假如我真的背叛了祖国,那我是多么可鄙和懦怯啊!神衹啊,请听我的誓言 吧,并仁慈地收下我的一片真心!我愿意用死来拯救我的祖国!我愿从城头 上跳进幽深的龙穴。正如预言家所说,我要用我的血解脱祖国的灾难。” 说完,男孩高兴地跳了起来,朝宫墙走去。他站在城墙的最高处,看 了一眼对方的阵营,并庄严地诅咒他们,希望他们尽快灭亡。然后他从内衣 里抽出一把短剑,割断喉咙,从城头上栽倒下去,正好跌在狄尔刻泉水边上, 跌得粉身碎骨。他平静地躺在狄尔刻泉水的旁边。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4166发布于神话传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安葬亚各斯的英雄们,七英雄在远征途中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