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罗斯和他的子孙,欧律斯透斯和阿尔克墨涅

国王得摩丰在王宫里听到消息:外面的广场上全是逃亡的人,还有一 支外国的军队,一个使者要求把逃亡的人交给他处置。国王亲自来到广场, 从使者的口中听到了欧律斯透斯的意图。“我是亚各斯人,”库泼洛宇斯说, “我要求带回去的是一批亚各斯人。他们是我们国王的仆人。忒修斯的儿子, 你大概不会丧失理智,为了庇护这些逃亡者,不惜同欧律斯透斯进行战争!” 得摩丰是一位沉着而又宽容的国王,他听了使者的话后只是说:“我还 没有听到双方的意见,怎能判定谁是谁非呢?又怎能决定进行一场战争呢? 这位老人,你是年轻人的保护者,你有什么话要说吗?” 伊俄拉俄斯从神坛的石阶上站起来,虔诚地向国王鞠了一躬,说:“国 王,我第一次感到我是到了一座自由的城市。这里允许我讲话,这里有人倾 听我的讲话。其他的地方,我们却被驱逐出境,没有我们说话的权利。欧律 斯透斯把我们从亚各斯赶了出来。我们既然不能在国内逗留,那么他又怎能 说我们是他的臣民呢?难道逃出亚各斯的人在全希腊没有立足之地吗?不! 至少在雅典不是这样!这座英雄城市的居民不会把赫拉克勒斯的子孙赶出他 们的国土。他们的国王不会让请求保护的人被人从神坛这里拖走。你们放心 吧,我的孩子!你们现在是在一个自由的国家里,而且是和你的亲戚在一起。 国王啊,你所保护的不是外乡人,这些遭受迫害的人都是赫拉克勒斯的子孙, 而赫拉克勒斯和你的父亲忒修斯都是珀罗普斯的孙子,而且赫拉克勒斯还从 地府里救出了你的父亲。” 国王听完这些话,朝伊俄拉俄斯伸出手去说:“有三个理由让我有义务 保护你们,不能拒绝你们的请求。第一是宙斯和这座神坛,第二是亲戚关系, 第三是赫拉克勒斯对我父亲的恩惠。如果我让你们被人从神坛旁拖走,那么 这个国家便不再是自由的国家,不再是尊敬神衹的国家,也不再是遵奉道义 的国家!因此,使者,请你立即回到迈肯尼去,告诉你们的国王,我决不允 许你把这批流亡者重新带回去!” “我走,我走!”库泼洛宇斯说,并威胁似地挥动手中的节杖,“我会带 领一支亚各斯的军队再来的。有一万士兵正等着我的国王发布命令。他会亲 自统率军队,真的,这支军队已经到达你的王国的边境了。” “见你的鬼吧!”得摩丰鄙视地说,“我不怕你,也不怕你们所有的亚各 斯人!” 赫拉克勒斯的子孙们听到这里都欢呼雀跃。一群年轻人从神坛上跳起 来,把手放在国王的手里,感谢这位慷慨的救命恩人。伊俄拉俄斯又代表大 家讲话,感谢国王和雅典的市民们。 回到王宫后,国王得摩丰紧急部署,准备对付敌人的侵犯。他召集了 一批占卜和善观天象的人,吩咐他们举行隆重的祭礼,他也邀请伊俄拉俄斯 和他带领的那些人住在王宫里。伊俄拉俄斯一再推辞,宣称他不愿离开宙斯 的神坛,他们愿意留在这里,为雅典城祈祷幸福。 “直到神衹帮助国王取得胜利后,”他说,“我们才愿意让自己疲倦的身 体在你们的屋檐下休息!” 这时,国王登上最高的塔楼,观测越来越近的敌人的军队。他召集他 的士兵,命令他们保卫雅典城,然后又和星象、占卜家一起商量。当伊俄拉 俄斯向神衹祈祷时,突然,得摩丰愁容满面地来到他的面前。“你说我该怎 么办,朋友?”他大声地说,“我的军队虽然准备抗击亚各斯人,可是我的 占卜家都说,这场战争要取得胜利,必须有一个条件,可是这条件我是难以 满足的。神谕明确告诉我们:你们不用宰杀牛犊和公牛,只要牺牲一个出身 高贵的年轻女子,只有这样,你们,包括这座城市才能指望取得胜利,并获 得拯救。可我怎么能这样做呢?我自己有个女儿,然而哪个父亲愿意作出这 样的牺牲呢?生有女儿的高贵人家,谁愿意把女儿交出来呢?这是一件会引 起内战的麻烦事!” 赫拉克勒斯的子孙们听到国王的话,心情很沉重。“天哪!”伊俄拉俄 斯叫起来,“我们真像沉船遇难的人,刚刚爬上海滩,又被巨浪卷回大海。 希望啊,为什么像场梦一样呢?完了,孩子们,现在国王会把我们交出来的, 但我们不能因此而责怪他。”突然,老人的眼中闪过一丝希望。“你知道我们 该怎样拯救自己吗?你把赫拉克勒斯的儿子们留下来,把我交出去,送给欧 律斯透斯!他一定会把我处死,因为我是大英雄的伙伴,是他的忠实的朋友。 我已经是上了年纪的人,愿意为这些年轻人牺牲我的生命!” 得摩丰看着他,悲伤地说:“你的精神是高贵的,可是它帮不了我们。 你以为欧律斯透斯杀死一个人会满足吗?不!他要杀死赫拉克勒斯的子孙 们。你如果还有别的主意,那就告诉我。刚才的这个是主意行不通的。”

雅典的军队凯旋进城,伊俄拉俄斯又恢复了老年人的模样,他把捆住 手脚的欧律斯透斯带到赫拉克勒斯的母亲面前。“你终于来了!”老妇人一见 欧律斯透斯,愤怒地斥责他,“神衹的惩罚终于落到你的身上。你抬头看看 你的对头啊!正是你,多少年来用繁重的劳动和污辱折磨我的儿子。你派他 去捕捉毒蛇猛兽,想置他于死地。你把他赶入地府,不是为了让他永远回不 到人间吗?你还把他的母亲和他的子孙们全都赶出希腊。但你这一次却失算 了,你碰到并不畏惧你的淫威的人!这儿是一座自由的城市!现在你死定了, 你马上死倒应该为自己庆幸,因为你的罪恶实在够得上让人把你慢慢折磨 死!” 欧律斯透斯打起精神,强装镇静地说:“我死也无所谓,可是我还得说 几句话为自己辩护。我并不是出于个人的欲望将赫拉克勒斯作为仇敌的,那 是女神赫拉吩咐我这样做的,她叫我永远折磨他。我把这个巨人和半神当作 自己的敌人,只好被迫使他不得安宁。在他死后,我只好被迫驱逐他的子孙, 因为我相信他的子孙中一定有敌人,一定有为他报仇的人! 好了,现在听凭你处置我吧!我不求死,但死也不会使我感到悲痛。” 欧律斯透斯讲完这番话,显得很镇静,似乎准备去死。 许罗斯为欧律斯透斯说情,雅典的市民们也要求依据城市宽以待人的 习俗,对击败的敌人宽大为怀。可是赫拉克勒斯的母亲阿尔克墨涅不肯饶恕 他。她想起她儿子被迫作这个暴君的奴隶时所遭受的苦难;她想起孙女的死, 孙女为了击败欧律斯透斯甘愿献出自己的生命;她又设想她和她的儿孙们的 命运,假如他们成了欧律斯透斯的俘虏,那么后果是不堪设想的。 “不!他该死。”阿尔克墨涅大声喊道,“不能饶恕他!” 欧律斯透斯转过身来对雅典人说道:“感谢你们,感谢你们为我说情, 我的死不会给你们带来灾难。如果你们给我一座坟墓,将我埋葬在雅典娜神 庙旁,那么我会作为一个受到礼遇的客人那样守护你们的土地,不让任何军 队越过边界。你们请记住,现在受你们支持和保护的赫拉克勒斯的子孙们, 总有一天会来袭击你们。他们会恩将仇报,破坏你们的美满生活。那时,我 这个赫拉克勒斯的世代仇人将是你们的救星。”说完这些话,他从容去死。

赫拉克勒斯的子孙们向他们的保护人得摩丰发誓,永远感谢他的帮助。 然后,他们在许罗斯和伊俄拉俄斯的率领下离开了雅典城。他们到处遇到了 同盟军,一路前进,到了他们父亲的世袭领地伯罗奔尼撒半岛。他们花费了 整整一年时间,攻占了除亚各斯以外的全部城市。 这时候,整个半岛上瘟疫流行,无法防止。赫拉克勒斯的子孙们从一 则神谕中得知,这场灾祸是由他们引起的,因为他们在规定的时间之前回到 了伯罗奔尼撒。于是,他们又连忙撤走,重新回到阿提喀地区,住在马拉松 平原上。许罗斯遵照父亲的遗愿,娶了美丽的姑娘伊俄勒为妻。当年,赫拉 克勒斯曾向她求过婚。现在许罗斯对夺回父亲的领地耿耿于怀。他又来到特 尔斐,祈求神谕,得到的回答是:“等到第三次庄稼成熟时,你们可以成功 地回归。”许罗斯把它理解为到第三年秋收的时候。他耐心地等待,到第三 年的夏天过去后,他又发兵侵入伯罗奔尼撒。 在欧律斯透斯死后,阿特柔斯在迈肯尼当了国王。阿特柔斯是坦塔罗 斯的孙子,珀罗普斯的儿子。他看到许罗斯带兵侵入,便与特格阿城以及别 的城市联合起来,组织军队迎敌。儿童故事 双方士兵在哥林多地峡附近扎下营帐,相互对峙。许罗斯为了不使希 腊遭到战争的破坏,他仍然提出单独对阵,他希望双方签订誓约:如果他获 胜,那么欧律斯透斯的王国就归赫拉克勒斯的子孙们统治;如果他失败,那 么赫拉克勒斯的子孙在五十年内不得进入伯罗奔尼撒。 这话传到对方营垒,特格阿国王厄刻摩斯立即接受挑战。两人对阵后, 斗智斗勇,杀得难解难分。最后,许罗斯不幸战败了。临死之时,他仍在痛 苦地回想那个含义隐晦的神谕。 赫拉克勒斯的子孙们遵照誓约,从哥林多地峡附近撤退,居住在马拉 松地区。 五十年过去了。赫拉克勒斯的子孙们在这之前从未违约,没有打算夺 回他们的领土,现在许罗斯和伊俄勒所生的儿子克莱沃特奥斯已经五十岁 了。因为约定期限已满,他可以不再受约束了,于是他联合赫拉克勒斯的其 他孙子们一起发兵侵入伯罗奔尼撒。那时特洛伊战争已经过去三十年。可是 他也不比他父亲幸运,他和他的人在战争中全部战死。 又过了二十年,克莱沃特奥斯的儿子,即许罗斯的孙子,赫拉克勒斯 的重孙阿里斯多玛库斯再度兴兵。这时统治伯罗奔尼撒的国王是俄瑞斯忒斯 的儿子蒂萨梅诺斯。阿里斯多玛库斯也错误理解了一则神谕。这神谕说:“穿 过狭窄的小道,必取得胜利。”因此,他从哥林多地峡侵入,结果被打败, 像他父亲和祖父一样送了命。 又过了三十年,即特洛伊战争过去八十年了。阿里斯多玛库斯的三个 儿子忒梅诺斯、克瑞斯丰忒斯和阿里多特莫斯带兵去夺取他们祖传的领土。 尽管以往几次神谕的意思很模糊,但他们仍然没有丧失对神衹的信仰。因此 他们来到特尔斐,向女祭司询问战争的前景,但回答跟他们的先辈所得到的 完全一样。长兄忒梅诺斯不由得抱怨说:“我的父亲、祖父和曾祖父都遵从 这神谕,可是他们都遭到了失败!”最后,神衹可怜他们,便通过女祭司的 口向他们解释这神谕的意思。“你们祖先的不幸,”她说,“都是自取的,因 为他们不明白神谕的真正含意!神衹指的不是地上的第三次庄稼收获,而是 指你们种族的种子第三次收获。第一次是克莱沃特奥斯,第二次是阿里斯多 玛库斯,第三次即预言能取得胜利的一代就是你们。 至于所谓‘狭窄的小路’也被误解了。它不是指哥林多地峡,而是指 对面的科任科斯海峡。 现在你们明白神谕的真正含意了。你们如何行事,那就有待神衹们的 帮助了!” 忒梅诺斯这才恍然大悟。立即和他的兄弟联合起来,武装了一支强大 的军队,并在克洛里建造战船。从此以后,那块地方就被称作诺帕克托斯, 即船厂的意思。当然,这次征战,对赫拉克勒斯的子孙来说不是一件轻而易 举的事。他们付出了不少的心血和眼泪。正当部队集结,准备出发的时候, 最年轻的兄弟阿里斯多特莫斯突然遭到雷击。他们埋葬了兄弟,战船正要驶 离海岸时,突然来了一个星象家。他受神意的安排念念有词地说着神谕。他 们在忙乱之中,不由分说地把他当作巫师,甚至把他当作伯罗奔尼撒人派来 的奸细。希珀特斯朝他投去一杆标枪,把他当场刺死。诸神对赫拉克勒斯的 子孙们十分恼火,于是给他们降下了灾难,一阵暴风雨击毁了战船,许多士 兵在水里淹死。陆上的军队也遭到饥荒,士兵们断炊断粮,不久军队也瓦解 了。 在遭到接二连三的灾难后,忒梅诺斯祈求神谕,神谕的回答是:你们 杀害了无辜的预言家,所以你们才遭到不幸。另外,必须使一个有三只眼睛 的人指挥军队。神谕的第一部分很快就执行了。希珀特斯被赶出军队,流亡 国外。可是第二部分却让赫拉克勒斯的子孙感到为难。他们到哪里才能找到 有三只眼睛的人呢?大家怀着对神衹的虔诚,不倦地到处寻找。有一天,他 们偶然遇到了海蒙的儿子俄克雪洛斯,那是埃陀利亚王族的后裔。正当赫拉 克勒斯的子孙们进入伯罗奔尼撒时,俄克雪洛斯因犯了杀人罪,被迫逃离埃 陀利亚,前往伯罗奔尼撒的小国厄利斯避祸。过了一段时间,他思念故土, 于是骑着驴子回乡,路上遇到了赫拉克勒斯的子孙们。俄克雪洛斯只有一只 眼,另一只眼早在年轻时就被人用箭射瞎了,因此他骑驴代步,人兽合在一 起共有三只眼。 赫拉克勒斯的子孙们认为神谕已经应验。于是推选俄克雪洛斯为他们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4166发布于神话传说,转载请注明出处:许罗斯和他的子孙,欧律斯透斯和阿尔克墨涅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