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拉克勒斯所受的教育,阿耳戈斯的建议

伊阿宋还是没能得到爱俄尔卡斯的王位,尽管他为了王位历经危险的 航程,把美狄亚从她的父亲那里夺走,并残酷地杀害了她的弟弟阿布绪尔托 斯。他不得不把王国让给珀利阿斯的儿子阿卡斯托斯,自己带着年轻的妻子 逃往科任托斯。在这里,他们住了十年,美狄亚给他生下三个儿子,前两个 是双胞胎,名叫忒萨罗斯和阿耳奇墨纳斯,第三个儿子叫蒂桑特洛斯,年龄 尚小。在这段时间里,美狄亚由于年轻美貌,品格高尚,举止得当,所以深 得丈夫的宠爱和尊重。可是后来她年龄大了,魅力日减,伊阿宋又迷上了科 任托斯国王克雷翁的漂亮的女儿格劳克。伊阿宋瞒着美狄亚向她求婚。国王 答应了婚事,选下了结婚日期,直到这时,他才打定主意,说服妻子美狄亚 解除婚约。他发誓说,并不是他已经厌恶她,而是为孩子们着想。他不得不 和王室结亲。美狄亚一听,怒不可遏,大声地呼唤诸神为他以前对她立下的 誓言作证,但伊阿宋不顾这些,还是准备与国王的女儿结婚。 美狄亚绝望了,在丈夫的宫殿里急得团团转。“天哪,苦命的我,怎么 能活下去?让死神怜悯我吧!呵,我的父亲,我的故乡,我可鄙地离开了你 们!啊,弟弟,我杀害了你,你的血现在朝我流来!但并不是我的丈夫伊阿 宋应该惩罚我,我是为了他才犯罪的,啊,正义女神,求你毁灭他,毁掉他 那年轻的情妇!” 她正在宫中怒气冲冲地徘徊时,伊阿宋的新岳父,国王克雷翁向她走 来。“你竟仇恨你的丈夫!”克雷翁说,“立即带着你的儿子,离开我的国家。 不把你赶出我的国境,我决不回去。”美狄亚压住怒火,平静地说:“你为什 么怕我作恶呢,克雷翁?你没有对我干什么坏事,没有欠我的债。你看中了 那个男人,就把女儿嫁给了他,我为什么要怪你呢?我只是仇恨我丈夫。但 木已成舟,但愿他们像夫妻一样生活下去吧。只是让我还住在你的王国里吧, 即使受了极大的屈辱,我也会一声不吭,屈从强者对弱者安排的命运!” 克雷翁看到她的眼里充满仇恨,不相信她的话。就在美狄亚抱住他的 双膝,并以他的女儿格劳克的名字发誓时,国王还是不敢相信她。“走开!” 他说,“别让我留下隐患!”美狄亚无可奈何,请求他延缓一天,以便她为孩 子们找一个去处。国王考虑了一下说:“我并不是一个无情的人。有许多次 我由于怜悯和宽容,愚蠢地作了让步。现在也是这样,我感到让你拖延一天, 这样做并不聪明。可是,我还是让你这么办吧。” 美狄亚得到了她所希望的延缓一天放逐,又变得狂妄起来。有个计划 她在脑子里想过,但还不敢采用,现在她决定把它加以实现。首先,她想作 最后一次努力,向她的丈夫指明过失,以便他回心转意。她走到他的面前, 说:“你背叛了我,现在又找到了新妇,把自己的孩子都弃之不顾。假如你 没有孩子,我还可以原谅你,可现在我无法原谅你。你以为听你发誓忠于爱 情的神衹已不存在了吗?你以为现在又有了新法律,你可以背弃誓言吗?现 在,我把你当作朋友一样问你,你要我到哪里去呢?难道你想把我送回父亲 那里?那里是我为了你才背弃了他,杀害了他的儿子的地方。你难道忘了吗? 你还有什么地方可以让我安身呢?假如你的前妻领着你的儿子像乞丐似的到 处漂泊,你面子上有什么光彩?” 伊阿宋无动于衷。他只答应给她和孩子们一笔金钱,并写信给各地的 朋友们收留她。美狄亚对这种救助不屑一顾。“去你的,你在作践自己。”她 说,“去结婚吧,你的婚礼将是痛苦的!”她离开后又对刚才说出的话感到后 悔,并不是她改变了主意,而是担心她的话会引起伊阿宋的怀疑。所以,她 又请伊阿宋来商谈,语气温和地对他说:“伊阿宋,请原谅我刚才所说的话。 我一时气愤说了伤感情的话,我现在明白了,你的做法是为了我们的利益。 我们流亡到这里,一无所有,你想通过一场新的婚姻为你、为你的孩 子,最终也为我谋求幸福。好吧,今后你可以把孩子接回去,让他们跟继母 的孩子们一起生活。我想,你们一定会生儿育女的。孩子们,过来吧,来, 吻一下你们的父亲,原谅他,就像我已经原谅了他一样!” 伊阿宋真的以为她原谅了他,真是喜出望外,并给美狄亚和孩子们作 出了各种各样的保证。美狄亚以更甜蜜的语言让他相信她已不再怀恨他了。 她请求丈夫,把孩子留在宫殿里,让她一人离开。为了要得到国王和格劳克 的同意,她又从自己的储藏室里取出许多珍贵的金袍,交给伊阿宋送给新娘, 作为礼物。伊阿宋踌躇了一会,终于答应了。他派了一个仆人,将礼物送给 新娘。但这些珍贵的衣袍上都是用浸透了魔药的料子缝制的。美狄亚假惺惺 地和丈夫告别之后,就时时刻刻地等待着新妇收下这些礼物的消息。有一位 可靠的仆人会把消息告诉她的。仆人终于气喘吁吁地奔了过来,在远处就嚷 道:“美狄亚,快上船,快逃走!你的女仇人和她的父亲都已死去。你的儿 子和伊阿宋走进新娘房间时,我们这些仆人都很高兴,怨恨终于消除了。国 王的女儿看到你的丈夫非常开心,然而她看到孩子时,又用面纱蒙着眼睛, 转过脸去,不想搭理孩子。伊阿宋竭力安慰她,还为你说了不少好话,并把 礼物拿给她看。国王的女儿看到美丽的金袍时,满心欢喜,马上答应新郎提 出的一切要求。当你的丈夫和儿子离开后,她马上贪婪地看着这些美妙的衣 袍,将斗篷披在身上,又把金色的花环套在头上,喜不自胜地在镜子前上下 打量。后来,她还高兴地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像一个小姑娘似的为自己的新 装而得意。可是,她欢乐的心情突然消失了,面色苍白,四肢痉挛,摇摇晃

国王安菲特律翁从盲人占卜者的口中知道儿子天赋极高,他决心让儿 子享受配做一个英雄的教育。他聘请了各地英雄给年轻的赫拉克勒斯传授种 种本领。他亲自教他驾驶战车的本领;俄卡利亚国王欧律托斯教他拉弓射箭; 哈耳珀律库斯教他角斗和拳击;刻莫尔库斯教他弹琴唱歌。宙斯的双生子之 一卡斯托耳教他全副武装地在野外作战;阿波罗的儿子,白发苍苍的里诺斯 教他读书识字。赫拉克勒斯显示了学习的天赋和才能。可是他不能忍受折磨, 而年老的里诺斯又是一个缺乏耐心的教师。有一次,他无端责打赫拉克勒斯。 赫拉克勒斯顺手抓起他的竖琴,朝老师头上扔去,他即刻倒地身亡。赫拉克 勒斯十分后悔,但他仍被传到法庭。为人正直而又知识渊博的法官拉达曼提 斯宣布他无罪。法官颁布了一条新法,即由于自卫而打死人者无罪。可是安 菲特律翁担心力大无穷的儿子以后还会犯下类似的罪过,所以把他送到乡下 去放牛。赫拉克勒斯在这里过了一年又一年,长得又高又强壮。他身高一丈 多,双眼炯炯有神,犹如闪烁的炭火。他善骑会射,射箭或投枪都能百发百 中。当他18岁时,已长成希腊最英俊、最强壮的男子汉。他面临着命运的 挑战,现在是看看他一身武艺和力量是用来造福还是作恶的时候了。

伊阿宋和两位同伴立即从座位上站起身来,佛里克索斯的儿子中只有 阿耳戈斯愿意跟他们走,他们离开了宫殿。美狄亚的目光透过面纱注视着伊 阿宋,她的灵魂早已跟着他一路去了。当她重新回到自己的房间时,她不禁 淌下了眼泪,自言自语地说:“我干吗悲伤呢?这位英雄跟我有什么相干呢? 无论他是最显赫的英雄,还是最糟糕的胆小鬼,甚至他命该死去,这都是他 的事情。可是,唉,但愿他能逃脱厄运!仁慈的女神赫卡忒,保佑他平安回 家吧!如果他注定要被神牛制服的话,那么也该让他预先知道,至少我为他 可怕的命运感到担心!” 美狄亚正感到烦恼的时候,阿耳戈的英雄们正走在回船的路上,阿耳 戈斯对伊阿宋说:“你也许不赞成我的建议,不过我还是愿意告诉你。我认 识一位姑娘,她从地狱女神赫卡忒那儿学会了调制魔汤。如果我们能够争取 她的援助,那么我敢肯定你准能胜利地完成这项任务。只要你愿意,我将去 试试,争取得到她的支持。” “如果你愿意去的话,我的朋友,”伊阿宋说,“我不会阻止你。可是我 们得依靠一个女人才能回去,那听起来多不好听。” 说话间他们已经来到船上,伊阿宋告诉同伴们他对国王作的承诺。好 一会儿他的朋友们坐在那里没吭声。最后,珀琉斯站起来打破了沉默。他说: “伊阿宋,如果你想履行你的诺言,那就请你准备吧!如果你觉得没把握, 那就干脆别去做。可是,在这种情况下,你要知道,你的朋友们面临的结局 只有死亡,没有别的了。” 忒拉蒙和另外四个伙伴忍不住跳了起来,一想到这是一场艰难的冒险, 就感到亢奋,渴求拼杀一场。阿耳戈斯使他们安静下来,继续说:“我认识 一位姑娘,她擅长魔法。她是我的母亲的妹妹,让我去说服母亲,争取那位 姑娘的支持。到那时候,我们才能谈得上讨论伊阿宋如何去完成他的任务。” 他的话刚说完,突然出现了一种预兆:一只被秃鹰追赶的鸽子,扑进 伊阿宋的怀里,俯冲下来的秃鹰却像石头一样掉在船尾的甲板上。看到这情 景,一位英雄突然想起,年迈的菲纽斯的预言,阿佛洛狄忒将会帮助他们返 回家园。因此除了阿法洛宇斯的儿子伊达斯外,所有的人都同意阿耳戈斯的 计划。伊达斯暴躁地说:“天哪,难道我们到这里来只是为了当女人的奴仆 吗?我们为什么不找阿瑞斯,却找阿佛洛狄忒呢?难道一只鸽子就会使我们 免于战争吗?”许多英雄都附合他的意见,低声地交头接耳,可是伊阿宋却 同意阿耳戈斯的意见。 大船靠岸停泊,英雄们在船上等着阿耳戈斯回来。 阿耳戈斯找到了母亲,请她说服她妹妹美狄亚帮助希腊英雄。卡尔契 俄珀十分同情这些外乡人,可是她不敢触怒父亲。现在看到儿子恳切央求, 便答应帮助他们。 美狄亚烦躁不安地躺在床上,她做了一个噩梦,梦见伊阿宋正准备跟 公牛搏斗,但目的不是为了金羊毛,而是为了要娶美狄亚为妻,把她带回家 乡。但跟公牛展开生死搏斗的是她自己,她战胜了公牛。不料她的父亲却失 信了,拒绝履行事先对伊阿宋许下的诺言,因为应当由他而不是由她制服神 牛。为此他父亲和这位外乡人发生了激烈的争执,双方都推她当公断人。她 却袒护外乡人。她的父母痛哭流泪,突然间大叫起来——美狄亚也就从梦中 惊醒了。 醒来后,她急着想去找她的姐姐。可是她由于犹豫不决,在前厅徘徊 了好一阵。她四次想走进去,可又四次缩了回来。最后,她痛苦地扑在自己 的床上哭了起来。她的贴身的女仆看到她在流泪,十分同情她,急忙跑去告 诉卡尔契俄珀。她一听,连忙赶到妹妹这儿,看到她双手蒙面在哭泣,便关 心地问:“发生什么事了?你病了吗?”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4166发布于神话传说,转载请注明出处:赫拉克勒斯所受的教育,阿耳戈斯的建议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