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巴萨之战,兽人初次邂逅牛头人

原标题:石爪山峰会即将举行,兽人初次邂逅牛头人

原标题:蒙巴萨之战:食人族主导两大强权的非洲战略

原标题:好读 | 见见我的敌人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前情提要:天灾军团得到麦迪文之书,成功建造传送门,把包括阿克蒙德在内的恶魔大军召唤到了艾泽拉斯,燃烧军团再次来到艾泽拉斯!

近代开始,印度洋沿岸就是葡萄牙与奥斯曼两大强权的争夺目标。其中,东非海岸的位置尤为重要,也就成为了双方反复易手的直接战场。位于今天肯尼亚海岸的蒙巴萨城,又是这个不引人注意战场的焦点。

文 | [俄]谢尔盖·彼得耶夫 文 十九恨 编译

在前面的文章中我们说到了,麦迪文化身先知,分别告诫了许多人,像泰瑞纳斯,安东尼达斯,萨尔等人,你们有大凶之兆,赶紧前往卡里姆多还能获得一线生机。萨尔是个乖宝宝,收拾行李召集族人,偷了联盟的船就往卡里姆多窜。尽管路途十分波折,还把战歌氏族给弄丢了,不过总算是到达了卡里姆多,还忽悠了一个新盟友——暗矛巨魔加入了部落。泰瑞纳斯和安东尼达斯不听劝,吃了个大亏,一个让儿子杀了,一个让连爹都敢杀的人杀了。

悠久的起源

二十年后的今天,我终于可以扬眉吐气,去见见我的敌人。不怕大家笑话,这个人其实是我的父亲,虽然他从未像个父亲那样对待我。

在前面我们也说到了,吉安娜也带领着联盟前往了卡里姆多。面对眼前的超级大逆风局,麦迪文又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单凭部落或是联盟的力量,根本不可能和燃烧军团抗衡,只有把这两股势力联合起来,才有可能与燃烧军团一战。但是,大家也知道,部落和联盟之间的仇恨绝对不是三言两语就能化解的,都恨不得把对方的祖坟给挖了。麦迪文还是想尝试一下,买卖不成仁义在嘛,他决定把联盟和部落都引导至石爪峰这个地方,搞一个峰会,共商抵抗燃烧军团的大业!不过,前往石爪峰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半路团灭也不是没有可能的。麦迪文觉得这就当是一个考验吧,唐僧取个真经还得经历九九八十一难呢,这点困难都克服不了就别去燃烧军团那边送人头了。

图片 4

我小心翼翼地开着自己的路虎,尽量不让路上的牛粪弄脏自己的新车。当初就是在这里,我离家出走,他竟然毫无挽留之意。后来,是母亲半夜搭着别人的拖拉机跑到县城,把我硬拉扯回来。

图片 5

早在公元1世纪前后 国际贸易就已经抵达了蒙巴萨等东非港口

我不敢说父亲对我没有感情,但至少对我是不公平的。明明是我的语文课外阅读书,他硬是要宣布,这本书供班上所有同学阅读。当那本书转了一圏回到我手上时,已经破烂不堪,上面甚至还沾着牛粪。

在麦迪文有意无意的引导下,部落和联盟都往石爪峰出发了。今天先说说部落这边,萨尔在带领众人行军的过程中,在一处海岸发现了几艘沉船,当场就乐开了花,是战歌氏族的乘坐的战船,看来格罗玛什·地狱咆哮早就已经到达了卡利姆多,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要赶紧找到这伙人,生存的几率有大大提升了。接着往石爪峰走,萨尔和他的族人一不小心卷入了一场纷争,那就是牛头人和半人马的争斗之中。以前的文章中也说过牛头人和半人马这两个种族,现在帮大家回忆一下。「魔兽世界编年史」第二十三章——熊猫人的革命和野牛人的迁徙

虽然在传统上,蒙巴萨自认为是公元900年才建立的港口城市,但当地的历史起源要比这种穆斯林纪年悠久许多。

我自信,自己比别的伙伴聪明。这是我的努力所得,父亲却一次次把我说得一无是处,认为我所谓的那点长处,根本算不上什么。别的孩子平时都无暇读书做作业,只有我因为有个教书的父亲,才不需要每天去田地里奔波。

在魔古帝国的辉煌时期,在卡利姆多中部的大草原上,出现了一种名为野牛人的种族。这群野牛人在半神塞纳留斯的照顾下,和谐友爱,茁壮成长。到了后来,随着赞达拉的崛起,巨魔遍布卡利姆多各地。在野牛人居住的地方,也出现了巨魔的部族。不知道什么原因,野牛人很看不惯巨魔,可能巨魔不洗澡吧。巨魔势力庞大,也打不过人家。没办法,野牛人只好搬家了。一路向南,来到了魔古帝国的边缘地带。当时魔古帝国的皇帝是无情之齐昂,他对这些新来的野牛人很好奇,新人总要受欺负。魔古抓回来一些野牛人做实验,发现这些野牛人有着超群的力量。好了,你们也来给我当奴隶吧。就这样,野牛人也沦为了魔古的奴隶,还不如当初跟巨魔一块玩呢。 后来,野牛人也加入到了起义大军中,推翻了魔古的统治。经过战争洗礼的野牛人,分化出三个派别。首先就是我们所熟知的牛头人,这群野牛人回到了卡利姆多大陆的中部,重新与塞纳留斯取得了联系,学习自然之道。第二部分野牛人一路迁徙到卡利姆多的北部,起源熔炉的周围,被称为“牦牛人”。最后一部分野牛人,则留在了锦绣谷,仍保留了“野牛人”的名称。这部分野牛人保持着好战的天性,为了避免有一天控制不住自己,与出生入死的起义军盟友打起来,野牛人主动搬到了蟠龙脊的外侧,这里每过一百年就会有螳螂妖来袭,这对好战的野牛人来说,简直是太美好了! 这三部分野牛人尽管分散在卡利姆多各地,但仍没事打打电话发发短信什么的,保持着良好的联系,直到卡利姆多大陆分崩离析......

早在古典时代,受印度洋海上贸易线路的开拓,整个东非海岸就成为了重要的洲际贸易集散地。最初的托勒密希腊人,就需要在去往东方之余,也获得来自南部内陆的黄金和象牙。于是,有着丰富航海经验的地中海水手,便贴着海岸向南前进。结果自然是促进了东非地区的文明发展。一系列为进行海洋贸易而建的城市,纷纷出现在古老的海岸线上。这比后来穆斯林船队在西非的探索,更加古老而影响深远。坐落于海岛上的蒙巴萨,便在这一时期就出现了稳固的定居点。

他不以我为荣,即便后来我考上圣彼得堡大学,他也只是点点头,说:“去吧,毕业再回来。”我确实无法接受,等我毕业那天,他竟然真的要求我回家,接他的班。

半人马的太长了,我把链接放上,大家自己看吧。「魔兽世界编年史」第四十四章——半人马的崛起及玛拉顿的诞生这里简单说一下,半人马是塞纳里奥的儿子扎尔塔和瑟莱德丝公主,两人胡搞之后诞生的产物。这帮半人马脾气特别不好,合起伙来把自己的老爹扎尔塔给杀了。

图片 6

我是狠了心离开的。尽管在外面打拼的日子很辛苦,这二十年基本没有给父亲打过电话,但我发誓,总有一天,自己会成功;当再次回到家乡时,一定让这一生的宿敌低头,看看到底是回到家里教书好还是去外面收获多。

总体来说,牛头人比较温柔,大家也能看得出来,被巨魔欺负,被魔古族欺负,现在又被半人马欺负。牛头人真是老实人,每次被半人马欺负了,牛头人就会默默的忍受,迁徙到另一个地方居住。半人马一看,嚯,这帮大傻牛八棍子打不出屁来啊,走,伙计们,我们去看牛逼!这一次,正好被部落看到了,还有没有天理了,这么善良可爱憨厚老实的牛牛被欺负成这样了,我们不能不管!抄起刀来就跟半人马干上了,牛头人一看,天降正义?!长久以来被压抑的怒火终于释放了出来,一改过去老好人的形象,和部落并肩作战,共同把半人马打跑了。

以埃及为基地的希腊罗马人 经常会光顾蒙巴萨在内的东非海岸

羊肠小道还是以前的模样,但之前的那些小伙伴们,我一个个都不认识,物是人非,这一出神,却发现车子陷进一个大水坑。我略带兴奋地喊:“老乡,来帮帮忙吧。”这个世界变化很快,我的求助没有人回应。无论我怎么喊,他们总是投来鄙夷的眼光。

在长久的岁月中,牛头人从来没有体会到这么酣畅淋漓的胜利,原来生活可以这么美好!牛头人的首领凯恩·血蹄握着萨尔的手,热泪盈眶!“真是新时代的好青年啊!要是没有你们,我们还过着吃了上顿没下顿的生活呢!什么也不用说了,听说你们要去石爪峰是吧?我让我们族中最强力战士和你们一同前往!”随即,凯恩·血蹄派出了强力牛头战士跟随萨尔继续前行,剩下的牛头人则来到了莫高雷,建立了牛头人新的家园。

在罗马吞并托勒密埃及后,更多地中海商人从红海出发贸易。蒙巴萨本地的班图人居民,也因此得以享受国际贸易发展的红利。岛上的城市规模逐渐扩大,居民财富与文明程度都与大陆亲戚拉开差距。哪怕罗马人逐步被埃塞尔比亚和波斯商人压制,也不影响蒙巴萨城的口岸地位。大量的黄金、象牙和奴隶,依然从这里源源不断的输出非洲。

没有办法,我只能大声请求,能不能帮忙叫一下彼得耶夫老师过来。

图片 7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但也是这种异常依赖外部世界流通的发展模式,给整个东非海岸都带来了隐患。少数像蒙巴萨、马林迪和摩加迪沙这样的城市,都与整个内陆发展都出现了脱节。一旦有某种因素去刺激内陆的人口发展,沿海城市就可能成为攻击目标。反过来,外部世界的格局变化也会影响城市本身的安危。

“什么?你找彼得耶夫老师。”那个村民扬臂大呼,“大家快来帮忙,他是来找彼得耶夫老师的。”不过片刻,我的车子就被他们从深坑里推了出来,几个小孩已经前去找彼得耶夫老师报信,而我在村民的指引下,慢慢驶向那熟悉的家门。

责任编辑:

图片 8

成功又如何?那一刻,我觉得自己输得很惨,这辈子再也赢不回来。但愿那个宿敌,我的父亲,能够原谅我。  

穆斯林商人的定居 则第一次将外来文化强势输入蒙巴萨

(摘自《知识窗》2015年第2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当然,这些因素在漫长的历史中表现的还不显著。尤其是在穆斯林船队开始统治整个印度洋时,一切看上去还是那么的美好。来自北方的改宗者,与蒙巴萨当地女王统治的部落联姻,彻底改造和提升了城市的发展水准。到了1300年左右,岛上也出现了比较恢弘的清真寺建筑。这是外部文化,第一次突破地理阻隔,直接改造当地。背后所折射的是技术与历史本身的进步。

但也是穆斯林文化的输入,将蒙巴萨置于一种更加微妙的位置。他们同内陆的表叔们更加疏远了,还被迫绑定了穆斯林在整个印度洋地区主导的文化-贸易体系。这个体系的任何风吹草动,都会影响城市本身。

责任编辑:

图片 9

16世纪 欧洲画师笔下的蒙巴萨

帝国战场

图片 10

1498年 达伽马的船队抵达了蒙巴萨

1498年,一支规模不大却非常显眼的船队,抵抗了蒙巴萨。这是大航海家达伽马的远征船队,他们急切的希望通过蒙巴萨获得去往印度次大陆的情报和导航员。当地人则在发现来者不是穆斯林后,准备使用武力驱逐葡萄牙人。

由于达伽马不准备在东非恋战,船队很快就航行去了与蒙巴萨是竞争关系的港口--马林迪。蒙巴萨人也因此暂时躲过一劫。但在两年后,第二支去往印度的葡萄牙舰队就对这里大打出手。城市本身遭到巨大破坏,仅仅是因为来者兵力不足而免于被占领的命运。葡萄牙人的到来,也意味着蒙巴萨过去所依赖的穆斯林航海体系,即将崩溃。

图片 11

达伽马的航行路线 蒙巴萨一开始就欧洲人留下了反面印象

很快,穆斯林商船在东方的屡受打击,也让蒙巴萨的经济陷入停顿。原本是外部世界连接非洲内陆的支点,现在几乎对两头都失去了控制。蝴蝶效应开始发挥作用。不再能接到各种订单的沿海部落,跟着蒙巴萨人一起衰退。他们的衰微本身,也让深入内陆抓捕奴隶的频率大减。原本定期遭到减丁打击的原始部落,开始了缓慢的人口增长。当人口开始超过当地原始环境的承载能力,各种更加暴力的屠杀与食人行为,就会受到青睐。

象征着文明开化的穆斯林团体,则只能在沿海继续苟延残喘。尤其是葡萄牙人在1528年攻打并控制城市后,他们就更需要寻求新的外部强权来支持自己。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4166发布于世界史,转载请注明出处:蒙巴萨之战,兽人初次邂逅牛头人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