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埃及战神神庙,陕西西安秦汉渭桥

  《亡灵书》、被弟弟所害的奥西里斯神、将羽毛与灵魂称重的阿努比斯神……古埃及神话故事一直令人着迷,那么古埃及的战神孟图和他的神庙是什么样的呢?

 
发掘单位:陕西省考古研究院  与榆林市文物勘探工作队 神木县文体局  发掘领队:孙周勇   

 
 
发掘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陕西省考古研究院  发掘领队:焦南峰   

  

    石峁遗址位于陕西省榆林市神木县高家堡镇洞川沟附近的山梁上,地处黄河支流秃尾河及其支流洞川沟交汇处。遗址所在区域属于低山丘陵区,沟壑纵横,支离破碎,海拔在1100-1300米之间。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以来,陕西省考古研究所、半坡博物馆等单位先后开展了调查及小面积发掘,并征集到一批极具特色的陶器和百余件精美的玉器,引起了学术界的高度关注。然而,由于石峁遗址未经过大规模考古发掘,其文化面貌、玉器与文化遗迹之间的关系并不明朗,因而其遗址范围、年代及文化背景等问题一直聚讼不休。

    2012年4月中旬,根据群众举报,在西安市北三环外西席村、高庙村北农田中两处挖沙坑内发现对两座暴露出的秦汉古桥,我们与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先后对其开展了考古调查,确认西席村北古桥正对汉长安城北墙中部城门厨城门,高庙村北古桥正对汉长安城北墙东端城门洛城门。为示区别,西席村北古桥称“厨城门桥”,高庙村北古桥称“洛城门桥”。后在周围区域调查中,于厨城门桥西侧约200米处发现另一古桥遗址,编号为“厨城门二号桥”。

  这个问题很快要由中国考古队来做出详细解答了。

  
    2011年由省、市、县三家文博机构组成联合考古队,对石峁遗址进行了区域系统调查,全面了解了遗址的分布范围和保存现状,发现了一处规模宏大的石砌城址。2012年,经国家文物局批准,陕西省考古研究院与榆林市文物勘探工作队、神木县文体局联合组队,对石峁遗址重点发掘及复查,取得了重要收获。现将主要收获汇报如下:

    一  厨城门桥   

  

 
    考古调查:规模宏大的石城聚落  

    厨城门桥,南北向,位于西安市沣东新城六村堡街道西席村北,地处西安市北三环北侧230米左右,正南1200米左右为西汉都城长安城北墙中间城门厨城门(汉长安城北墙城门位置据考古所1957年9月实测《汉长安城遗址范围及地形图》),正北380米左右为已建成的高铁附属建筑,直北3000左右为今渭河的南岸大堤,西北6800米左右为咸阳宫一号、二号遗址,向东与同时发现的洛城门桥相距约1700米左右(有关数值均在“阿房宫与上林苑考古地理信息系统”中软件计算,下同)。

  埃及文物部古埃及文物司司长马哈穆德·哈桑·阿菲非·谢里夫6日在中国社科院访问时对新华社记者透露,埃及与中国的首个联合考古项目最终确定选址在埃及南部的孟图神庙。

 
    2012年度石峁考古队对城圈结构和城垣走向展开了细致勘查,确认石峁城址由“皇城台”、内城、外城三座基本完整并相对独立的石构城址组成。   

  
    厨城门桥,发现于一个东西90米、南北65米,面积约5850平方米的挖沙坑内。该坑在去掉2.4米左右土层后,即在沙层表面暴露出桥桩顶部。由于挖取表面土层是用机械施工,故暴露于沙层面的古桥桥桩顶端均遭机械碾压,桥桩顶部原状遭到严重破坏,原始情况已然不详。在去掉表层土层后开始挖沙,至考古调查时,已由西向东挖沙3900平方米左右,深10.3米,给古桥西侧造成严重破坏。在挖沙过程中掘出的古桥桥桩、石构件,散乱堆砌在挖沙坑中约70平方米的地方。在北侧、西侧沙土堆中,零星散落方形、五边形石构件。

图片 1

    皇城台是当地百姓对这一砌石高台地的称呼,位于内城偏西的中心部位,为一座四面包砌护坡石墙的台城,大致呈方形,台顶面积8万余平米。目前保存最好的石墙位于东北角,总长度约200米,高3~7米。

  
    厨城门桥的地层堆积暂可从挖沙坑东部南壁了解,一般在现地表下有一层厚约0.8米的垃圾填埋层,之下0.45米左右为扰土层,下为厚达0.95米汉代文化层,桥桩顶端即叠压于汉代文化层下,竖直立于原应为河道的淤土、沙层之中。

2016年11月,社科院考古所赴埃及考察孟图神庙遗址。(高伟 摄/社科院考古所)

    “皇城台”没有明显石墙,系堑山砌筑的护坡墙体。据称,上世纪70年代以前,“皇城台”东北侧还可见7级石墙,本次调查发现部分墙体多有3~5级结构。  

 

  

 
    内城将“皇城台”包围其中,依山势而建,形状大致呈东北—西南向的椭圆形。城墙大部分处于山脊之上,为高出地面的石砌城墙,现存长度5700余米、宽约2.5米,保存最好处高出现今地表1米有余。

图片 2

  孟图庙:古埃及战神之庙

  
    外城系利用内城东南部墙体,向东南方向再行扩筑的一道弧形石墙,绝大部分墙体为高出地面的石砌城墙,现存长度约4200米,宽度亦为2.5米左右,保存最好处高出现今地表亦有1米余。

  
    经测量,在挖沙坑范围内暴露、破坏的厨城门桥,东西宽18.4米,南北长63米左右,原位未曾移动桥桩有70余根,散落堆置的桥桩数目尚无法统计。而据当地村民介绍,过去在挖沙坑北侧挖掘鱼塘的过程中,亦曾有木桩、瓦砾等遗存的较多发现。

  

  
    依据地形差异,石峁墙体建造方法略有差异,其构筑方式包括了堑山砌石、基槽垒砌及利用天险等多种形式。在山石绝壁处,多不修建石墙而利用自然天险;在山峁断崖处则采用堑山形式,下挖形成断面后再垒砌石块;在比较平缓的山坡及台地,多下挖与墙体等宽的基槽后垒砌石块,形成高出地表的石墙。这些石墙均由经过加工的砂岩石块砌筑而成,打磨平整石块多被用于砌筑墙体两侧,墙体内石块多为从砂岩母岩直接剥离的石块,交错平铺并间以草拌泥加固。

  
    从散落堆置桥桩看,桥桩残长约6.2-8.8米,周长约1-1.47米,一般都是将原木的下端削为长约1米左右的三角锥形,而向上则保持原木形状,有的还有树皮残存。  

  孟图神是古埃及宗教中的战神,其形象为鹰首人身,“孟图”一词在古埃及语里意为“彷徨的人”,最初用来表示炙热的阳光致皮肤灼伤这一现象,尤其是战士因长时曝晒而留下的突出特征,最终这个词演变为“战争之神”。

  
    本次调查发现了城墙越沟现象,在内、外城城墙上均发现有石墙由沟底攀山坡而上的迹象,外城还发现了沟壑底部的加宽石墙。上述迹象首次将石峁城址基本闭合起来,形成了一个相对封闭的独立空间,也为探讨石峁早期地貌变迁及环境提供了重要资料。利用Arcgis系统测量及面积推算,内城城内面积约210余万平方米,外城城内面积约190余万平方米,石峁城址总面积超过400万平方米。在“皇城台”和内、外两城城墙上均发现有城门,内、外城城墙上发现了形似墩台的方形石砌建筑,外城城墙上还发现了疑似“马面”的建筑。

 
    从散落的石构件看,其大体可分规格不等的四种形状:长方形石构件,边长0.9-1米、宽0.43-0.75米、厚约0.33-0.47米;近方形石构件,一种边长0.69-0.7米、厚0.42米,一种边长0.93-0.96米、厚0.38米;长条形石构件,残长1.2米、宽0.4米,厚0.33米;五边形石构件,一种通高0.93米、顶边长0.5米,底边长0.73米,厚0.53米,带边长0.08米、深0.08米卯眼,一种通高0.97米、顶边长0.5米、边长0.6米、宽0.7米、厚0.52米,中部带榫,直径0.12、高0.04米。在一些石块侧面有“巳”、“杠上”、“左四”、“子五”等题刻。从未经扰动的河道堆积看,在桥桩露头下2-3米左右还有各种规格、形状的石构件散落分布在桥桩之间。

  

  
    结合新石器时代晚期内蒙古中南部及陕北地区修建石城的传统,考虑到城墙范围及遗址主要文化遗存分布范围的高度一致性,依据调查成果,初步判断石墙与遗址主体遗存的年代一致,石峁遗址属龙山晚期至夏代早期之间的一个超大型中心聚落。

    从厨城门桥露头的桥桩看,东西向桥桩排列较紧密,一般间距在0.7米左右,甚至更近,而南北排桥桩之间的间距明显较大,一般在在4.5-5米左右。

  因为公牛与战争的联系,孟图神也常以一头黑脸白色公牛的形象出现。大部分的古埃及统治者会自称“狂暴的公牛,孟图神之子”。在著名的卡迪什战役中,据传拉美西斯二世面对敌人向士兵们这样号令:“像孟图神那样,攻击!”

    外城东门址:体量巨大、结构复杂、筑建技术先进  

   
    厨城门二号桥,位于厨城门桥西200米左右沙坑中,残立1根桥桩、散落3根桥桩,其中直立桥桩周长1.47米,地面以上高2.85米,仆倒在地的一根桥桩长3.85米,周长1.1米,下端三棱形。

  

 
    2012年5~11月,为了解决石峁城址的年代问题及进一步了解城址布局及功能区,我们重点发掘了外城北部的一座城门遗址。 

    在厨城门桥附近,采集到细密绳纹、粗绳纹瓦片、素面半瓦当等建筑材料,结合构筑特点、古桥所在位置、出土遗物,判断此桥当为秦汉古桥。  

  在古埃及艺术作品中,孟图神被描绘成鹰首人身,或是牛首人身,在头部的羽毛或两角之间是一个太阳的圆盘,鹰代表天空,公牛代表力量和战争,他的双手中拿着不同的武器,比如剑、弓箭、刀。

 
    石峁城址外城东门位于外城东北部,门道为东北向,由“外瓮城”、两座包石夯土墩台、曲尺形“内瓮城”、“门塾”等部分组成,这些设施以宽约9米的“『”形门道连接。从地势上来看,外城东门址位于遗址区域内最高处,地势开阔,位置险要。

 

 

  
    东门址门道内揭露出上、下两层地面,上层地面及其上层堆积内出土的遗物较为丰富,可见主要陶器有细绳纹高领鬲、方格纹单把鬲、花边鬲和宽流鬶、篮纹折肩罐等;下层地面上多见一些绳纹和篮纹陶片,数量略少,陶器主要为鬲和罐两类。上、下两层出土陶器在器形、器类和纹饰方面具有较为明显的差异。石峁外城东门址门道内上、下地面叠压关系明确,两层地面间隔一层厚约40厘米的混杂土层,下层地面以下是一层厚约30厘米的黑褐色硬土,东门址的主体建筑及相关设施均修建于在该层之上,且石墙主体基槽亦掏挖其上。因此,该层为外城东门修建时的地基铺垫层。地层关系表明,石峁外城东门上、下两层地面可将城址的年代分为早、晚两个阶段,代表了修建及再建两大主要使用时期。东门址上、下两层出土的遗物分别属于内蒙古中南部、陕北及晋西北地区常见的龙山晚期和夏时期遗存。因此,石峁东门址乃至石峁石城的年代当在龙山晚期至夏代早期阶段。

图片 3 

图片 4

 

    二    洛城门桥   

图为孟图神,来自维基百科

图片 5

    洛城门桥,南北向,位于西安市未央区汉城街道高庙村北,地处西安市北三环北侧200米左右,正南750米左右为西汉都城长安城北墙东侧城门洛城门,正北440米左右为已建成的高铁附属建筑,直北3500左右为今渭河的南岸大堤,向西与厨城门桥相距约1700米左右。

  

 

  
    洛城门桥,位于一个东西约44、南北约100米,面积约4100平方米的北侧有坡道的曲尺形挖沙坑内。该坑在去掉1-1.2米左右厚土层后,即在沙层表面暴露出桥桩顶部。调查时该坑已暂停挖沙,坑内竖立3根桥桩,沙坑周围扔弃有10根桥桩。在此坑北侧96米左右另一挖沙坑南壁下,可见到竖立桥桩1根,北侧200左右一挖沙后用垃圾回填坑的附近,也扔弃有5根桥桩。
 
  
    从挖沙坑内竖立的3根桥桩看,其东西相距15.2米,木桥宽度应不少此数,从桥桩在南北250米范围内均有分布情况看,木桥残长亦当不少于此。从扔弃、竖立的桥桩测量看,其长3.45-9米、周长0.6-1.56米,下部为长约0.4-2.1米的三角锥形。

  中国考古队即将探索的这座神庙位于埃及南部城市卢克索附近,建于约公元前1391年至1355年,时间上正处于中国的商代。1978年以前,法国曾在此进行过考古发掘,后中断至今。

石峁城址外城东门正射影像(上为东)

    在古桥桥桩附近沙层中,采集到较多汉代板瓦、筒瓦等建筑材料,此外附近还扔弃有大型U形铁构件。结合构筑特点、古桥所在位置、出土遗物,初步判断此桥当汉代古桥。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4166发布于文物考古,转载请注明出处:古埃及战神神庙,陕西西安秦汉渭桥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