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表王权的信物,宋代瓷艺工匠的典范之作

我要发布图片 1图片 2发布日期:2018-02-26 14:42:30来源:《光明日报》核心提示:侍御史是古代监察御史制度的重要一环,起源于周代的柱下史。秦代设柱下御史,西汉初期的丞相张苍即曾担任此职,两汉设侍御史。《汉书》《后汉书》对侍御史的职责有明确记载。 侍御史是古代监察御史制度的重要一环,起源于周代的柱下史。秦代设柱下御史,西汉初期的丞相张苍即曾担任此职,两汉设侍御史。《汉书》《后汉书》对侍御史的职责有明确记载。《汉书·百官公卿表》御史大夫条:“御史大夫,秦官,位上卿,银印青绶,掌副丞相。有两丞,秩千石。一曰中丞,在殿中兰台,掌图籍秘书,外督部刺史,内领侍御史员十五人,受公卿奏事,举劾按章。”西汉时期,侍御史附属于御史大夫,但是自汉武帝确立州刺史制度后,侍御史实际上已经开始承担皇帝交给的特殊使命,并逐步走出都城,察奸治狱,护驾安民。 西汉末年,御史大夫改为大司空,侍御史不再归属大司空,而是由御史中丞统领,地位更加重要。东汉因之,据《后汉书·百官志》记载:“侍御史十五人,六百石。掌察举非法,受公卿群吏奏事,有违失举劾之。凡郊庙之祠及大朝会、大封拜,则二人监威仪,有违失则劾奏。” 《后汉书·和帝纪》注引《十三州志》曰:“侍御史,周官,即柱下史。秩六百石,掌注记言行,纠诸不法,员十五人。出有所案,则称使者焉。”侍御史的使者功能在东汉表现得更加明显,可以作为皇帝的使者,到郡国查办案件,特别是一些牵涉诸侯王的重要案件。到了汉安帝时期,由于地方盗贼频发,侍御史在督兵镇压中发挥了很大作用,如永初三年的庞雄、永初六年的唐喜,元初三年的任逴等。图片 3 现代学者的秦汉官制论着中对侍御史的监察职能着墨较多,但是对于侍御史与皇帝巡狩的关系关注较少,苏义俊《秦汉的御史官制》一文通过史料排比梳理,列举了秦汉时期御史的职任,除了掌察举非法、受公卿群吏奏事,还有18项。但苏文没有将侍御史和一般御史的职责区分开来,实际上两者是有差别的。比如,苏文列举的御史第七项职任——“护从车驾巡幸,平治道路”,就是侍御史的特有职责。 护从车驾巡狩是侍御史的一项职责,但是苏文中提出的“平治道路”职责则不准确。作者是基于《后汉书·虞延传》的记载,得出侍御史具有平治道路的职责,“若道路不治,则挞侍御史。”但笔者认为这种理解显然有误。据《后汉书·虞延传》记载: 二十年东巡,路过小黄,高帝母昭灵后园陵在焉,时延为部督邮,诏呼引见,问园陵之事。延进止从容,占拜可观,其陵树株蘖,皆谙其数,俎豆牺牲,颇晓其礼。帝善之,敕延从驾到鲁。还经封丘城门,门下小,不容羽盖,帝怒,使挞侍御史,延因下见引咎,以为罪在督邮。言辞激扬,有感帝意,乃制诰曰:“以陈留督邮虞延故,贳御史罪。”延从送车驾西尽郡界,赐钱及剑带佩刀还郡,于是声名遂振。 “道路不治”指的应该是道路不平整、不好走的意思,但是从《虞延传》的记载看,当时并不存在“道路不治”的问题,而是因为光武帝车驾经过封丘县城门的时候,因为城门窄小,导致皇帝羽盖无法通过,由此惹怒了光武帝。《后汉书》对建武二十年的东巡是这样记载的:“冬十月,东巡狩。甲午,幸鲁,进幸东海、楚、沛国……壬寅,车驾还宫。”就这次东巡来说,鲁国应该是出发前就确定好的目的地,而从洛阳到鲁国,具体该走什么样的路线,则是侍御史的职责。《虞延传》中的这位侍御史没有履行好职责,要不是虞延主动站出来为他担责,恐怕还会受到更严重的惩罚。因此,侍御史扈从圣驾巡行,负有设计选择路线的职责,而不是“平治道路”。 元和三年,汉章帝在北巡途中曾经给侍御史、司空下过一道诏敕,可以作为另一佐证。“方春,所过无得有所伐杀。车可以引避,引避之;騑马可辍解,辍解之。诗云:‘敦彼行苇,牛羊勿践履。’礼,人君伐一草木不时,谓之不孝。俗知顺人,莫知顺天。其明称朕意。”这道诏敕意思很明白,就是让侍御史和司空在巡行过程中不要随便砍伐草木,顺应自然规律,尽量避开它们,包含了巡行路线选择和铺设道路的问题。而所谓平治道路则是“掌水土事”的司空职责。有例可证:“丁酉,南巡狩,诏所经道上,郡县无得设储跱。命司空自将徒支柱桥梁。” 侍御史扈从车驾出行的职责,还可以由以下记载得到佐证:“天子出,有大驾、法驾、小驾。大驾则公卿奉引,大将军骖乘,太仆御,属车八十一乘,备千乘万骑。法驾,公不在卤簿,唯河南尹、执金吾、洛阳令奉引,侍中骖乘,奉车郎御,属车三十六乘。小驾,太仆奉驾,侍御史整车骑。” 侍御史的这项职责很可能由“乘曹”负责。“侍御史,案二汉所掌凡有五曹:一曰令曹,掌律令;二曰印曹,掌刻印;三曰供曹,掌斋祠;四曰尉马曹,掌厩马;五曰乘曹,掌护驾。”汉桓帝生母孝崇皇后去世后,“使司徒持节,大长秋奉吊祠,赙钱四千万,布四万匹,中谒者仆射典护丧事,侍御史护大驾卤簿。”对于“侍御史护大驾卤簿”,唐代李贤引用东汉应劭所着的《汉官仪》进行了解释:“‘天子车驾次第谓之卤簿。有大驾、法驾、小驾。大驾公卿奉引,大将军参乘,太仆御,属车八十一乘,备千乘万骑,侍御史在左驾马,询问不法者。’今仪比车驾,故以侍御史监护焉。”图片 4 东汉名臣胡广的《汉制度》对于皇帝车驾制度记叙得更加详细,但是《汉官仪》也有《汉制度》没有的内容——“询问不法者”。也就是说,侍御史扈从皇帝巡狩,监察沿途郡国吏治的职能是不可偏废的,这是皇帝巡狩的一项重要功能。按照汉章帝在诏书中的说法,巡狩明显具有考察吏治的功能。“二月壬寅,告常山、魏郡、清河、巨鹿、平原、东平郡太守、相曰:朕惟巡狩之制,以宣声教,考同遐迩,解释怨结也。今四国无政,不用其良,驾言出游,欲亲知其剧易……” 东汉时期特别是安帝以前,皇帝很重视巡狩,《后汉书》本纪中仅以巡狩为名的皇帝出行就达19次,其中光武帝6次,明帝3次,章帝6次,和帝1次,安帝2次,桓帝1次。此外还有为数不少的巡行、行幸等方式,如巡行河渠,行幸长安、章陵。侍御史加入巡行队伍,为皇帝实现巡狩考察吏治的功能提供了保障。 皇帝有时也利用巡行之机,从地方郡守国相二千石中物色三公九卿等重要官吏人选。比如,建武二十年光武帝东巡后,陈留太守玉况不久就擢升为司徒,陈留督邮虞延也名气大震,很快被司徒辟举为掾属,随后又先后担任公车令、洛阳令,最后位极三公。永平三年,汉明帝到南阳,听到当地吏民对荆州刺史郭贺的歌颂后,赐他三公冕服,这是对郭贺“三公之才”的期许和对各级官吏的暗示,第二年郭贺就被征为河南尹。 侍御史在扈从皇帝巡狩过程中或者回到洛阳后,还有被擢升和赏赐的记录,《后汉书·循吏传》有两条记载:“景三迁为侍御史。十五年,从驾东巡狩,至无盐,帝美其功绩,拜河堤谒者,赐车马缣钱。”汉明帝因为王景治理黄河有功,在巡行过程中封他为河堤谒者。还有王涣,“永元十五年,从驾南巡,还为洛阳令”。从六百石的侍御史升迁为千石洛阳令,也属于超常擢升了。标签:御史制度历史

我要发布图片 5图片 6发布日期:2018-02-26 14:24:54来源:收藏快报核心提示:这件人面铜钺1966年出土于山东益都苏埠屯一号大墓,现藏山东省博物馆。同出的人面钺共有两件,这是其中铸有铭文的一件,钺长32.7厘米,刃宽34.5厘米,肩宽23.3厘米,钺身作镂空人面纹,眉、瞳、鼻突起,狰狞可怖。图片 7 这件人面铜钺1966年出土于山东益都苏埠屯一号大墓,现藏山东省博物馆。同出的人面钺共有两件,这是其中铸有铭文的一件,钺长32.7厘米,刃宽34.5厘米,肩宽23.3厘米,钺身作镂空人面纹,眉、瞳、鼻突起,狰狞可怖。刃角外侈,在正背两面的人面形口部的两侧,各有一个“亚丑”铭记,铭文左为正写,右为反书,因此,该人面铜钺又叫亚丑钺。 钺是由斧发展而来的,钺除了其实际用途为兵器和刑罚器外,还有其特殊的用途,即作为王权的象征物。殷墟出土的早期甲骨文字中,王字写法有的像斧钺之形,王字字形系后来逐渐演变,距原来所像之物越来越远,但即使在后来的金文中,王字下面一横也有写作月牙形,正中像钺之刃口。为什么王字要写作斧钺之形,那是因为钺是执掌在古代帝王手中的威重一时的信物。公元前11世纪某年初春,周武王率军渡黄河北上,在商都朝歌郊外牧野誓师,宣布了纣王罪状,这时武王左手就持着黄钺,右手拿着白色的战旗。商纣军队被击败后,商纣王自焚而死,周武王就是用手中所持的代表王权的铜钺,斩下纣王的头,悬于白旗之上;又用玄钺斩下纣王宠爱的妲己的头,悬于较小的白旗之上。由此可见,钺一方面具有王权的身分,一方面又有执行刑罚的权柄。这在史籍里也有明白的记载,《礼记·王制》:“诸侯赐弓矢而后征,赐铁钺而后杀。”正是因为钺是代表王权的信物和体现国家法律尊严的器物,所以在后世帝王出巡的车驾中,也载以斧钺,以象征君王的威严。 在苏埠屯大墓出土的这两件人面钺,形制巨大,远远超出了实用器的标准,且成对出土。它所代表的无疑是某种等级和权力。苏埠屯一号墓的规模较之殷墟王陵虽稍逊,但形制与殷陵相埒,墓中并殉葬48人,墓主人的身分当属于方伯一类。人面钺上的“亚丑”铭记,应该就是墓主人所属氏族的族徽。据《汉书·地理志》,在殷末周初,这一带乃是薄姑氏所居,而“亚丑”族文化应该就是薄姑氏的文化遗存。“亚丑”铜钺的出土,为研究薄姑这一殷末重要方国,提供了不可多得的实物资料。标签:文物

我要发布图片 8图片 9发布日期:2018-02-24 14:30:34核心提示:我们今天见到的这个“碗”字,据说最早出现在唐人所着《隋唐嘉话》上,说“元吉恃其臂力,每亲行围。王充召单雄信告之,酌以金碗,雄信尽饮,驰马而出,枪不及元吉者尺”。于是,平素称之为椀或盌的碗,似乎豪门大户、市井百姓都突然的意识到了,原材料确凿地来之于“石”而非“木”,《隋唐嘉话》说的很对,便顺其自然,称之为碗了。图片 10图1 战国碗图片 11图2 “榇子好鱼”莲花纹碗图片 12图3 长沙窑简笔花卉小碗图片 13图4 酱色釉斜腹碗图片 14图5 宋代建窑兔毫碗盏 我们今天见到的这个“碗”字,据说最早出现在唐人所着《隋唐嘉话》上,说“元吉恃其臂力,每亲行围。王充召单雄信告之,酌以金碗,雄信尽饮,驰马而出,枪不及元吉者尺”。于是,平素称之为椀或盌的碗,似乎豪门大户、市井百姓都突然的意识到了,原材料确凿地来之于“石”而非“木”,《隋唐嘉话》说的很对,便顺其自然,称之为碗了。 碗这东西哪,将苏老夫子的“不可居无竹”改上一改,说“不可居无碗”,实在是最贴切不过的。日日吃饭,餐饮酒宴,什么时候离得了它?我们自然的也会注意到,几千年暑往寒来,碗的形状风致的变化,比起盘呀碟呀的来,花样应当是最多的。 因此,谋划着要让碗变来变去的大有人在,于是便有了卧足碗、折腹碗、笠式碗、鸡心碗、宫碗、诸葛碗、八方碗、净水碗、攒碗等等。人世上的风情习俗、审美情趣,难得千篇一律,碗必然又会被世人捏来捏去,生出些些小小的变化。 我珍藏的战国碗的形状近似乎盆,胎骨厚重而粗拙,浅腹,折沿,平底足,足上可见清晰的捏压痕印。这些捏压痕印告诉我们,我们的先祖们,全凭两只手捏捏压压,碗、盆、盘、杯便一只只面世。碗上施以稀薄的褐黄色釉,当年釉尚在完善之中,稀薄清淡,器外壁施的釉部分已被高温烧化,残迹斑驳。碗形亦在完善之中,称碗亦可,称盆亦行,并无“职能”上的明确分工。最有意思的,是碗内折沿刻划水波纹三道,碗心刻划弦线两圈,圈外刻划水波纹三道,在所见传世和出土的战国碗中,这种有清晰纹饰的,至为罕见。 唐代的长沙窑器,在中国陶瓷史上发生了里程碑似的变革,碗自然不会徘徊在变革大门之外。 我珍藏的“榇子好鱼”莲花纹碗,在所有的碗中独树一帜,釉色胎质姑且不去说他,碗内一朵盛开的褐色莲花,花芯为褐绿两色,褐色“榇子好鱼”四字分别书在四片花瓣上,这便使它与众不同了。 “榇子好鱼”为真书,比许多长沙窑上的行草认真。碗外壁虽无纹饰,但莲为佛家圣花,宋代大理学家周敦颐说它“出污泥而不染”,有它在,已足见庄严风雅了。为何书“榇子好鱼”?有些费解。《尔雅》中说“榇”为梧桐,或者是木槿。《说文解字》说“榇”为采薪亦指棺,……倘若将碗和市井生活揉合揉合,来个直白,就说鱼,岂不要凭添许多的生活情趣了? 唐代那些个制碗书字的匠人,谅是不会料想到,碗心绘画书字,他们是首开先河者之一。诚然,他书写这样的四个字,我们恐怕谁都不好否定,确凿的带着些许打趣的心思。 另一只长沙窑简笔花卉小碗虽然没有书字,但稍稍外翻的唇上有褐色作四点式点彩装饰,外壁亦作三叶式褐彩斑装饰,碗心绘一叶简笔花卉。看似草草,但彩斑的部位和形状、彩斑的鼎足式作搂抱状、彩斑三而不是彩斑四,则可能与传统理念有关。《楚辞》中说“三圭重侯,听类神只”,这个三圭,指的是诸侯爵位中的公、侯、伯,也即国之三公,梁柱也。又有“三辰”,《左传》称之为日、月、星。古人称之为瑞草的灵芝,它的另一名字是三芝。还有三皇、三省、三界……三为瑞数,吉利罢了。而从艺术装饰的角度考虑,则是简洁、清新的反映。碗壁亦呈微微外侈的浅腹,一目了然。不难看出,从装饰和形制上审察,当是匠人们追求秀雅的又一种尝试。 五代的酱色釉斜腹碗,不能不说是匠人们的创造性思维和审美要求相结合的产物,坦腹,口微敛,碗内着淡淡的青白色釉,碗外着酱黄色釉,不到足。内外两种釉色,令人眼目一新,为色釉瓷器增添了一个清新的品类。 时光奔流到宋代,瓷业的发展简直日新月异,碗的变化自然也不小。装饰开始注重瑰丽、奇诡和华艳相结合,我收藏有两只碗,其瑰丽、其奇诡,足可以让今天的陶瓷艺术家们好好地感叹一回。 兔毫碗盏是宋代建窑的作品,紫灰色胎,凝重坚致,黑褐色釉温莹润亮,外壁仅口沿下施釉,旋削成小玉璧足。极有意趣的,是器内壁从碗心呈放射状向口沿辐射乳灰色、黄褐色丝绺般的细毛纹,宛然飘丝飞线,真就像长毛玉兔身上的绒毛,十分的轻盈柔顺。凝厚暗黑的器物,因为飘丝飞线般兔毫的缘故,陡然间便多了几分诡秘,变得雅丽而明艳起来。兔毫碗盏的美名,便由此而生,权贵富豪钟爱其美妙,文人雅士赞叹其天成。 当年多才多艺的徽宗皇帝赵佶,便曾在文章里赞叹这种殊为奇绝的纹样“盏色贵青黑,玉毫条达者为上”。上有所好,下必投其所好,兔毫碗盏岂有不风行之理? 吉州窑剪纸贴花碗,则另是一种风韵。剪纸贴花碗氧化包浆熟润,直沿斜腹小玉璧底足,古盎之气十足。 让人倍感新奇的,是碗的装饰纹样。吉州窑碗品类繁多,纹样装饰尤其花样翻新,树叶纹、剪纸纹、玳瑁纹、剔釉填绘、剔釉、彩绘兔毫等等,简直就是百花争艳,就是今天,仍然让人们倍感诧异。 比如剪纸贴花碗吧,外壁施以黑褐色釉,内壁施以酱黄色釉,釉上剪贴黑褐色双凤,绕壁飞翔,间以黑褐色宝相花。鲜明清新,别具风情。 剪纸工艺本为民间手工艺术,曾经是许多农家妇女待字闺中时的“女红”。喜庆佳节,剪张有凤来仪,剪张彩蝶穿花,剪张牡丹富贵等等的贴上门窗,既可招徕祥瑞,又浓烈了喜气,让人尤感亲和。这种民间的剪纸纹样,瓷艺匠人们从百姓生活中顺手拈来,让它在碗盏上大放光彩。最有意思的是剪纸贴花碗的外壁,竟然装饰的是黑褐色釉地点彩酱黄色玳瑁纹。玳瑁纹亦为宋代瓷艺工匠的绝作,黑褐色釉地点彩酱黄色玳瑁纹,缥缥缈缈,有如祥云,酷似晓雾。 匠人的匠心独运,还在于,他在外壁的黑褐色釉地上作酱黄色点彩玳瑁纹,内壁的酱黄色釉地,则剪贴黑褐色双凤,色彩上的内外交错产生了视觉上的内外反差。这种内外壁釉色和纹饰装点的处理,不仅相得益彰,尤其是开了陶瓷纹饰抽象艺术和写实艺术合璧之先河,是一种创造性思维的结晶。 标签:宋代瓷艺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4166发布于文物考古,转载请注明出处:代表王权的信物,宋代瓷艺工匠的典范之作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