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表明,西北大学考古队重走丝绸之路的故事

图片 1

 

图片 2

联合考古队在乌兹别克斯坦撒马尔罕考古。王建新摄/光明图片

  2014年1月7日,东京大学考古学研究室主任、原(日)中国考古学会会长大贯静夫教授在我所学术报告厅举行了一场主题为“夏商周与C14测年”的学术讲演。本次讲演由陈星灿副所长主持,“夏商周断代工程”首席专家、专家组副组长、碳十四测年研究课题组负责人仇士华研究员、考古研究所碳十四测年实验室负责人张雪莲研究员、丰镐队队长徐良高研究员、考古研究所其他研究人员以及各高校老师、学生也参加了这次讲演。

拉哈特遗址发掘区域俯瞰。陕西省考古研究院供图

 

 

  陕西省考古研究院3日透露,考古人员在哈萨克斯坦伊塞克国家历史文化遗址保护区完成了相关发掘研究工作,表明曾经有过多个人群先后在拉哈特遗址区域生活过,进一步了解到该区域考古学文化的面貌和历史变迁信息。

  大月氏在中国和世界历史上都极为重要,它和匈奴发迹、汉通西域、佛教东传有着密切联系。

  讲演持续了3个小时,仇士华研究员、张雪莲研究员、徐良高研究员等参与了“夏商周断代工程”的学者就讲演中涉及的问题,与大贯静夫教授展开了热烈而友好的讨论。大家一致认为,年代学与考古学并不是孤立而存在,双方是相互依赖和支持的;考古学家应当与年代学家通力合作,共同解决考古学问题。

  据介绍,陕西省考古研究院与哈萨克斯坦伊赛克国家历史文化博物馆联合组建考古工作队,在伊塞克国家历史文化遗址保护区,完成了本年度的考古发掘研究工作。这是继2017年首次对拉哈特遗址考古调查与试掘后,第二次开展工作。

 

 

图片 3

  据记载,公元前5世纪至前2世纪初,月氏人游牧于河西走廊西部张掖至敦煌一带。公元前177年至前176年间,匈奴冒顿单于遣右贤王大败月氏。公元前174年,匈奴老上单于又大败月氏。月氏大多数部众遂西迁至伊犁河流域及伊塞克湖附近。

  现就讲演内容简述如下:

墓葬区域地表石堆。陕西省考古研究院供图

 

 

  处于伊塞克遗址保护区域内的拉哈特遗址,位于哈萨克斯坦境内的天山北麓一处台地,东距中国霍尔果斯约250千米,西距阿拉木图约50千米,是丝绸之路天山北线上的一处重要遗址点,传说是塞人王族部落的居住遗址。著名的伊塞克金人墓葬就位于该遗址附近。

  月氏在河西走廊留下小部分残众与祁连山间的羌族混合,号称小月氏,而西迁之月氏从此被称为大月氏。公元前138年,汉武帝派张骞出使西域寻找大月氏,企图联合夹击匈奴,从而开辟了丝绸之路,也被称为“凿空之旅”。

  1)他先介绍了日本学者对待碳十四测年的态度、碳十四在日本考古学研究中的应用情况。日本绳纹文化开始的年代,碳十四测年结果得不到传统考古学者的认同,认为绳纹文化来源于朝鲜-西伯利亚新石器文化,绳纹文化开始年代不可能早于2500BC。大贯静夫教授通过自己的研究认为,环日本海的新石器文化不是从西伯利亚传播过来的,而是独立起源的,碳十四测年的结果则与他的研究结果基本吻合。由于他研究的东北亚考古与中国考古联系密切,因此继而将研究视角转向中国考古学。他认为,考古学者应当重视碳十四年代,但是由于碳十四校正方法愈来愈复杂,尤其是通过考古地层学和分期来校正的测年结果感到十分困惑。以二里头遗址为代表,二里头一期拟合后,只有30年,四期仅有25年。

  考古人员将现场踏勘、钻探勘查、传统发掘、普通记录与RTK测绘、三维摄影、高空航测等相结合,获取了较丰富的考古资料。

 

 

  2018年度,共发掘探方面积约240平方米,清理墓葬15座、马坑2座、灰坑多座,沟道2条。在马坑、灰坑、沟道等遗迹单位内,出土有铁器、铜饰件、石器、陶器片、陶纺轮、草拌泥块等。墓葬多为偏室墓,少数为土圹墓,不见随葬器物。这些遗存、遗物的时代有公元前5至前3世纪的,有公元9至10世纪的。

  伴随着历史长河的缓缓流淌,2000多年后的今天,西迁后的大月氏早已在人们视野中消失了。而今,这个神秘部族的具体位置已很难考证,要解开这个难解的谜团,人们只能寄希望于历史考古。

  2)针对上述问题,他指出,如何将测年学和考古学更好的融合继而进行跨学科的考古学研究,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课题。大贯静夫教授举出自己曾经在俄罗斯参与的一个案例,该次发掘中,碳十四年代专家亲自取样测年。该专家通过比较陶片上的碳化物和同一层木炭的年代,试图发现两者的差别及其原因。又举出另一个案例,即日本国立历史民俗博物馆对弥生文化开始的年代学研究,测年专家与考古学者一起对陶器的碳化物进行研究,先由考古学获取研究测年遗物的考古学背景和提取测年系列样品,之后转交给测年专家测年,在测年过程中,考古学者与测年学家共同拟合校正年代。从碳十四的测年结果来看,日本学者对弥生时代的绝对年代认识错误,而与韩国对比的相对年代却是准确的。这提醒我们,在注重考古研究的相对年代结果的同时,同样要重视碳十四测年结果。对碳十四数据进行拟合时特别要注意系列样品,因为系列样品具有考古信息。单一的样品利用树木年轮曲线校正后,其年代误差反而会增大。

图片 4

 

图片 5

马坑。陕西省考古研究院供图

  寻找大月氏迎来历史机遇

学者们热烈讨论  

  本次发掘,获取了该区域活动过人群的一些物质遗存,表明曾经有过多个人群先后在拉哈特遗址区域生活过,进一步了解到该区域考古学文化的面貌和历史变迁信息,为拉哈特遗址的深入、全面研究,积累了科学的考古资料。

 

  3)大贯静夫教授接下来讨论了中国“夏商周断代工程”相关年代学问题。

  在拉哈特遗址的工作中,中哈拉哈特考古队双方队员友好相处、通力合作,不仅顺利完成了本年的预定工作计划,而且结下了非常深厚的友谊。

  张骞一生两次出使西域,历时30年。此后,西汉的先进技术传到西域,西域独特的文化、作物也被引进到西汉,形成了绵延千年的丝绸之路。

 

(图文转自:中国新闻网)

 

  丰镐灰坑H18年代上限。他认为灰坑内分层的系列样品,虽然坑内②层与③层在年代上存在倒置,但在误差范围内,因此该灰坑分层年代学较为准确。该灰坑根据考古学年代,当处在13年范围内,而碳十四测定的纪年远远大于13年,两者之间存在误差。

  2013年9月7日,习近平主席在哈萨克斯坦发表重要演讲,首次提出了加强政策沟通、道路联通、贸易畅通、货币流通、民心相通,共同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战略倡议。同时,中国和乌兹别克斯坦签署了联合宣言,进一步加强和拓宽科技、文化、人文领域的合作。此后,一批中乌联合考古和文物保护项目迎来了历史性机遇。于是,中国考古人员第一次踏上中亚这块土地,其中一个目标就是寻找大月氏。

 

 

  二里头文化一期年代上限。先通过单样品测定,二里头一期为BC1880,后通过系列样品,测定为1700BC。重新审视新砦一期、新砦二期前段和后段年代,发现新砦二期前段有80年(1870-1790BC),后段有70年(1735-1705BC),而二里头文化1期仅30年(1735-1705BC)。通过新砦3处地层关系、陶器分期分别校正该组年代,得出结论为新砦二期晚段和二里头遗址一期年代差不多。为了多角度验证,他利用Ocal软件拟合年代,假设了几种前提,表明不同的前提,导致数据处理的结果不一样,有些数据误差反而扩大了。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4166发布于文物考古,转载请注明出处:考古表明,西北大学考古队重走丝绸之路的故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