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汉罗家坝遗址与巴文化研究,陶寺考古初显尧

  笔者曾在《“中”与“中国”由来》(《中国社会科学报》2010年5月18日)和《陶寺文化:中华文明之“中正”观缘起》(《中国社会科学报》2014年11月5日),对陶寺遗址与最初“中国”概念的关系进行了初步分析。随着陶寺考古发掘的新进展,笔者对相关问题有了进一步认识。

北朝考古的重要发现——山西万荣发现北魏汾州刺史薛怀吉墓

发布时间:2018-07-19文章出处:中国文物信息网作者:马昇 武俊华等

2017年8月至12月,经国家文物局批准,由山西省考古研究所牵头,运城市文物工作站、万荣县文物旅游局配合,对位于山西省万荣县西思雅村北的北魏大型砖室墓葬进行了抢救性发掘。出土墓志证实,墓主人系北魏末年汾州刺史薛怀吉,葬于孝昌二年。薛怀吉墓的发掘是北朝考古的又一重要发现。

该墓系当地村民在浇地灌溉时,发现田地大面积塌陷,砖砌墓室券顶暴露而发现。市县文物部门接报后,先后到现场勘察。为防止墓葬遭受进一步破坏,完整保全墓葬信息,根据山西省文物局意见,省、市、县联合对该墓葬进行了抢救性考古发掘。发掘确认墓葬历史上曾多次被盗,且近期塌陷,墓葬遭受严重扰乱与破坏,已不复完整。墓道、天井保存稍好,墓门及甬道被毁,墓室南壁的拱形入口被破坏,墓室内扰乱严重,随葬品大多残缺不全,淤土深约3米。

该墓葬全长50米,由墓道、过洞、天井、墓门、甬道、石门、墓室及耳室等组成。墓道方向210°,墓道与墓室不在同一轴线,墓室方向222°。

其中墓道位于墓室南部,长方形斜坡式,长26米。发现一个天井,长方形土圹,长4.2米,宽4.4~5.2米,开口较大,向下逐渐内收,与墓道之间以生土过洞相连。早期盗洞位于天井内北部,呈椭圆形,长3.5米、宽2.2米,破坏了墓门及甬道南端。墓门位于天井北壁下,原应砌筑了门额建筑,现仅存直墙,残高2.2米,封门砖残高0.9米。

图片 1

甬道长2米、宽1.6米,两侧砌砖,条砖菱形铺地。甬道内已被淤土、塌陷土等填满,夹杂有大量碎砖块和各类遗物等。甬道北端两侧各有一个长方形耳室,对称砌筑,长1.5米,进深0.48米,砌砖残高约0.7米。西侧耳室地面较完整,略高于墓底,当中有一长方形砖砌坑。耳室内均散落有大量陶俑残件、碎砖块、石块等。石门位于甬道北端,与墓室内以砖券过洞相连,过洞长1.5米、宽1.6米。现仅存地面埋设的石门槛及两侧砌砖,券顶不存,石门板被砸碎残缺不全。石门槛两端正好嵌入墓壁凹槽内,通长1.87米。

图片 2

墓室土圹平面呈不规则方形,直壁,东壁长7.4米、西壁长7.2米、北壁宽7.5米,南壁呈弧形,宽6.8米,弧形的顶点即石门上方。发掘前,土圹南部填土已塌陷,砖顶南壁已暴露,塌陷处可能也是盗洞。土圹壁面经人工精心修整,保存有非常清晰的工具使用痕迹。砖室平面呈方形,边长5.2米、通高5.8米。墓底条砖菱形满铺,墙壁用两层砖砌筑,壁面规整,室内直墙高2.52米。四角砖砌基座、立柱,东北角基座高0.23米、立柱高2.29米。墓顶为圆角方形穹窿顶。南壁入口上方因破坏形成缺口,缺口顶距墓底约5.2米。砖室东壁开砖券耳室,出墓壁进深1.86米、宽1.4米、内高1.5米。室内留置生土台作底,台面距墓底0.37米。券顶结构与砖室类似。

墓室内各类遗物、葬具、人骨等四处散布,均失去原位。北壁、西壁各有一个从内向外撬开的盗坑;地面铺砖多被扒起,正中有一盗挖坑。出土人骨尚需做进一步鉴定,确认数量及部位。结合墓室内残存有铁钉、木材痕迹等判断,墓主人可能使用了木棺;石椁由底板、两侧梆板、前后挡板及盖板组成,均被砸碎破坏,残缺不全,其中底板通长2.26、宽0.8~0.96米,盖板通长2.45米,梆板高度不低于0.4米。石椁原置于墓室北壁正中,南北向放置。

经初步统计,共出土陶质、瓷质、铁质、铜质、石质等各类遗物共计380件,其中陶质遗物主要是各式陶俑,完整者不足10件,余有马、羊、鸡等陶动物形象及陶碗、陶罐、陶盆等残片;瓷质遗物有瓷碗底、执壶残片等;铁质遗物主要是棺钉,铜质文物有铜簪、铜扣、残铜环、五铢钱等,均锈蚀严重;石质文物主要是墓志一合、石椁一副。另外还出土玛瑙、玻璃质地的珠子数颗等。

图片 3

图片 4

图片 5

图片 6

薛怀吉墓志是此次发掘最为重要的发现之一。墓志志底出于甬道南端,边长85厘米、厚15厘米。志文阴刻在青石方格内,每字一格,共26行,满行26字,正书,共计660余字。志文主要记述了墓主人生平事迹和为官经历,薛怀吉曾先后受封北魏镇远将军、恒农太守、益州刺史、梁州刺史、汾州刺史等,北魏正光四年殁于汾州刺史任上,死后诏赠平北将军、并州刺史,孝昌二年归葬故里。

薛怀吉墓形制规模较大,出土文物内涵丰富,为北魏历史文化及考古研究都提供了重要材料。

该墓具有明确纪年,为北朝隋唐时期墓葬断代提供了又一准确的年代标尺。同时,该墓也是山西南部地区经科学发掘的规模最大的北魏墓葬,时代早、规模大,为北魏隋唐墓葬制度、随葬品研究增添了珍贵的考古资料。

墓主人薛怀吉正史立传,附于《魏书·薛安都传》。北魏河东王薛安都与薛怀吉父亲薛真度系从祖兄弟关系,三人均系薛氏家族在北魏时期的重要政治人物,南北朝正史多存传记。唐初名将薛仁贵系薛安都六世孙;1995年万荣皇甫村唐墓主人薛儆,其先祖与薛安都同出一脉。薛怀吉墓的发掘及墓志的发现,再次印证了正史记载,补充了相关历史信息,对南北朝历史文化研究具有重要价值。

墓主人殁于北魏末年,葬地处于后来东魏势力交错地带。该墓葬随葬的大量陶俑,种类有仪式俑、武士俑、骑马俑等,造型各异、神态生动、线条流畅,兼有北朝时期的两种陶俑式样,分别代表了北魏的两个都城平城与洛阳的不同风格。出土的墓志边缘、石棺梆板、挡板等部位线刻畏兽、花卉图案等。这些发现,对推进北朝时期艺术及信仰体系研究具有重要意义。另外,薛怀吉墓志石刻保存完好,笔法刚劲有力,书写工整传神,也是一篇不可多得的北魏优秀书法作品。

万荣薛氏作为中国中古时期河东四大家族之一,魏晋南北朝隋唐时期,活跃在当时的政治舞台与上层社会,宋元明清以来仍有重要影响,延至今天,薛氏仍是万荣地区的重要姓氏,子孙繁衍,名人辈出。目前发现的北魏薛氏墓志已有四块,其中包括薛怀吉父亲薛真度的夫人孙氏墓志、薛怀吉弟弟薛怀俊墓志等,此次发现的薛怀吉墓志系第五块。在万荣地区,应当还有不少薛氏族人的墓葬遗存。此次发掘,也为发展薛氏文化注入了新的内容。(作者:马昇 武俊华 钟龙刚 王权,山西省考古研究所 运城市文物工作站 万荣县文物旅游局)

图片 7

 

基本信息:

  已存在“地中”概念 

编著: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 宣汉县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

 

出版社:科学出版社

  所谓中国,最初概念的缘起从字面上解读,应当是最初始的本义。“中国”本初概念显然由“中”与“国”两个子概念组成。“中”是“地中”或“中土”,“国”则是国家。只有当地中概念与国家政体合为一体时,才能形成“中国”本初概念。《周礼》记载,建王都必在地中。而地中的标准由某些历史上政治霸权中心所确定的当地圭表测量夏至影长来标定。《周礼·地官司徒》明确指出,地中标准为夏至影长1.5尺。同理,《周髀算经》所记载的1.6尺夏至影长数据,则是另一个地中标准。

出版时间:2018年9月

 

版次:1

  2002年,陶寺遗址中期王族墓地大型元首墓ⅡM22出土一根木胎漆绘圭尺,残长171.8厘米,复原长度187.5厘米,圭尺上由间隔黑色和绿色格间以红色道标出刻度,其中包括陶寺本地二分二至,以及可与陶寺观象台20节令历法对应的其他16个节令。而陶寺圭尺刻度中有一个非常突兀的第11格刻度,从头端到此刻度39.9厘米。按照笔者研究25厘米为陶寺1尺的结果折算近乎1.6尺。这明白无误地表明,陶寺已经存在“地中”概念。

印刷时间:2018年9月

 

印次:1

  构成完备的都城功能区划 

ISBN:9787030584298

 

内容介绍:

  陶寺遗址的考古发掘与研究,揭示出陶寺城址的都城性质,中期外郭城面积280万平方米。宫殿区(或宫城)、王陵区、观象祭祀台、地坛、工官管理手工业作坊区、大型仓储区、下层贵族居住区、普通居民区,不仅构成宫城与郭城双城制,而且构成了完备的都城功能区划。陶寺晚期的政治报复行为、独立仓储区的国库性质、元首墓葬诸多的王权标志物、陶寺文化遗址群向心型的中心与区域的关系等,都充分说明陶寺都城遗址所代表的社会已经进入国家社会。因此,迄今为止,陶寺是最符合“中国”本初概念的政体——地中之都,中土之国。

  本书为2017年11月在四川省宣汉县召开的“罗家坝遗址与巴文化学术研讨会”的论文集。主要是部分与会专家学者在大会上提交的论文。其内容包括罗家坝遗址最新的考古发现、墓葬形制、出土器物、文化内涵、环境考古、学术史等方面的研究;也包括关于巴文化起源、族属、巴蜀地区出土器物及文化传承与交流等方面的研究;还包括四川其他地区、重庆、贵州等地与巴文化相关的其他考古新发现和相关比较研究成果。

图片 8

目录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所长陈星灿研究员

  多种证据显示陶寺都城遗址就是尧都 

在“罗家坝遗址与巴文化学术研讨会”开幕式上的讲话 (1)

 

四川省文化厅副厅长王琼在“罗家坝遗址与巴文化学术研讨会”开幕式上的讲话 (3)

  陶寺遗址今属临汾市,在文献中称为“尧都平阳”。所以,判断陶寺城址的主人首先应考虑“帝尧”。然而要证实这一点,则需将陶寺遗址考古资料与文献关于尧舜的记载进行系统对应,得到比较完整的证据链。

达州市人大常委会主任胥健在“罗家坝遗址与巴文化学术研讨会”开幕式上的讲话 (5)

 

保护传承文化资源 助推县域经济发展 唐廷教(6)

  首先,陶寺曾经出土过两个最早汉字系统的朱书陶文,其中“文”字分歧不大,而另一个字符争讼纷纭。笔者根据陶寺城址夯土板块技术、城址形状、黄土塬地貌等,解释为“尧”字,本意为“在黄土塬上用夯土板块建造的大城”,特指陶寺城址。因而,陶寺遗址出土朱书扁壶“文尧”二字自证陶寺遗址为尧都。此乃陶寺为尧都最直接的文字证据。

“罗家坝遗址与巴文化学术研讨会”纪要 陈卫东 赵宠亮(9)

 

宣汉罗家坝遗址2015 年度考古发掘简报

  再者,陶寺城址考古资料可与文献中关于尧都和帝尧史迹系统对应。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 达州市博物馆 宣汉县文物管理所(17)

 

试论罗家坝新石器时代遗存 陈卫东 袁磊(32)

  《尚书·尧典》说“历象日月星辰,敬授民时”。根据陶寺观象台考古发掘和天文学研究,初步判定陶寺观象台与圭表,可以得到一个20个节令的太阳历,其中包括二分二至、气候变化的节点、祭祀节日、粟黍稻豆农时。而农时是“敬授民时”最实用的核心,也是文德的实质精髓。

罗家坝遗址史前考古学文化源流蠡测 李水城(43)

 

罗家坝新石器时代晚期遗址古地貌与古环境初探 张俊娜 夏正楷 陈卫东 曹美丹(49)

  《尧典》说“寅宾出日”。陶寺观象台东11号缝从夯土台基芯看,就成了一个门。从这个“门”可以看到冬至至4月26日、8月14日至冬至日日出,站在夯土台基芯上可以举行迎日仪式,这正是所谓“寅宾出日”。

读《宣汉罗家坝》札记 高大伦(60)

 

罗家坝墓葬与成都平原东周时期的文化 施劲松(69)

  《尧典》说尧的文德光辉“光被四表”。根据汉儒的解释,四表是以地中中表为基点,对于大陆四至与大海之间畔上(今称海岸线)的标志点的指称,用圭表测影的数据来标定。由此推测,陶寺文化以陶寺城址的纬线约N35°53′,寻找欧亚大陆的东表点,今胶南市朝阳山嘴矶头,濒临黄海灵山湾,属古嵎夷;西表点位于今叙利亚拉塔基亚省,濒地中海,有可能古属流沙;按照陶寺经度线约E111°30′寻找南表点,位于今广东阳西沙扒月亮湾,濒南海,古属南交;北表点位于俄罗斯拉普捷夫海南岸上,濒北冰洋,古属狭义的幽州。先秦文献记载四海之内东西28000里即7000公里、南北26000里即6500公里。陶寺文化东西两表间距7563公里,误差率7.4%;南北两表间距为6113公里,误差率6%。由此表明陶寺四表的真实存在被隐藏在《尧典》“光被四表”四字之中。

罗家坝遗存文化内涵及文化属性刍议——兼谈巴文化起源 王平(80)

 

罗家坝遗址第一次考古发掘小记 王鲁茂(93)

  《尧典》称分别派遣羲仲、和仲、羲叔、和叔宅东、西、南、北进行测量。前文所论陶寺四表测量,跨地数千公里,不可能在短期内完成,只能是长年持续逐步推进的,很可能在每一个作业区暂住一段时间,完成本作业单元测量之后,再向前推进。这才是当时可行的技术路线。

仰望那片天空——纪念川东北巴文化遗址群调查发现三十周年 马幸辛(99)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4166发布于文物考古,转载请注明出处:宣汉罗家坝遗址与巴文化研究,陶寺考古初显尧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