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居易的诗,至今仍具有迷惑性

卷四百三十 卷430_1 「题浔阳楼」白居易 常爱陶彭泽,文思何高玄。又怪韦江州,诗情亦清闲。 今朝登此楼,有以知其然。大江寒见底,匡山青倚天。 深夜湓浦月,平旦炉峰烟。清辉与灵气,日夕供文篇。 我无二人才,孰为来其间。因高偶成句,俯仰愧江山。 卷430_2 「访陶公旧宅」白居易 垢尘不污玉,灵凤不啄膻。呜呼陶靖节,生彼晋宋间。 心实有所守,口终不能言。永惟孤竹子,拂衣首阳山。 夷齐各一身,穷饿未为难。先生有五男,与之同饥寒。 肠中食不充,身上衣不完。连征竟不起,斯可谓真贤。 我生君之后,相去五百年。每读五柳传,目想心拳拳。 昔常咏遗风,着为十六篇。今来访故宅,森若君在前。 不慕尊有酒,不慕琴无弦。慕君遗荣利,老死此丘园。 柴桑古村落,栗里旧山川。不见篱下菊,但馀墟中烟。 子孙虽无闻,族氏犹未迁。每逢姓陶人,使我心依然。 卷430_3 「北亭」白居易 庐宫山下州,湓浦沙边宅。宅北倚高冈,迢迢数千尺。 上有青青竹,竹间多白石。茅亭居上头,豁达门四辟。 前楹卷帘箔,北牖施床席。江风万里来,吹我凉淅淅。 日高公府归,巾笏随手掷。脱衣恣搔首,坐卧任所适。 时倾一杯酒,旷望湖天夕。口咏独酌谣,目送归飞翮。 惭无出尘操,未免折腰役。偶获此闲居,谬似高人迹。 卷430_4 「泛湓水」白居易 四月未全热,麦凉江气秋。湖山处处好,最爱湓水头。 湓水从东来,一派入江流。可怜似萦带,中有随风舟。 命酒一临泛,舍鞍扬棹讴。放回岸傍马,去逐波间鸥。 烟浪始渺渺,风襟亦悠悠。初疑上河汉,中若寻瀛洲。 汀树绿拂地,沙草芳未休。青萝与紫葛,枝蔓垂相樛。 系缆步平岸,回头望江州。城雉映水见,隐隐如蜃楼。 日入意未尽,将归复少留。到官行半岁,今日方一游。 此地来何暮,可以写吾忧。 卷430_5 「答故人」白居易 故人对酒叹,叹我在天涯。见我昔荣遇,念我今蹉跎。 问我为司马,官意复如何。答云且勿叹,听我为君歌。 我本蓬荜人,鄙贱剧泥沙。读书未百卷,信口嘲风花。 自从筮仕来,六命三登科。顾惭虚劣姿,所得亦已多。 散员足庇身,薄俸可资家。省分辄自愧,岂为不遇耶。 烦君对杯酒,为我一咨蹉。 卷430_6 「官舍内新凿小池」白居易 帘下开小池,盈盈水方积。中底铺白沙,四隅甃青石。 勿言不深广,但取幽人适。泛滟微雨朝,泓澄明月夕。 岂无大江水,波浪连天白。未如床席间,方丈深盈尺。 清浅可狎弄,昏烦聊漱涤。最爱晓暝时,一片秋天碧。 卷430_7 「宿简寂观」白居易 岩白云尚屯,林红叶初陨。秋光引闲步,不知身远近。 夕投灵洞宿,卧觉尘机泯。名利心既忘,市朝梦亦尽。 暂来尚如此,况乃终身隐。何以疗夜饥,一匙云母粉。 卷430_8 「读谢灵运诗」白居易 吾闻达士道,穷通顺冥数。通乃朝廷来,穷即江湖去。 谢公才廓落,与世不相遇。壮志郁不用,须有所泄处。 泄为山水诗,逸韵谐奇趣。大必笼天海,细不遗草树。 岂惟玩景物,亦欲摅心素。往往即事中,未能忘兴谕。 因知康乐作,不独在章句。 卷430_9 「北亭独宿」白居易 悄悄壁下床,纱笼耿残烛。夜半独眠觉,疑在僧房宿。 卷430_10 「约心」白居易 黑鬓丝雪侵,青袍尘土涴。兀兀复腾腾,江城一上佐。 朝就高斋上,熏然负暄卧。晚下小池前,澹然临水坐。 已约终身心,长如今日过。 卷430_11 「晚望」白居易 江城寒角动,沙洲夕鸟还。独在高亭上,西南望远山。 卷430_12 「早春」白居易 雪消冰又释,景和风复暄。满庭田地湿,荠叶生墙根。 官舍悄无事,日西斜掩门。不开庄老卷,欲与何人言。 卷430_13 「春寝」白居易 何处春暄来,微和生血气。气熏肌骨畅,东窗一昏睡。 是时正月晦,假日无公事。烂熳不能休,自午将及未。 缅思少健日,甘寝常自恣。一从衰疾来,枕上无此味。 卷430_14 「睡起晏坐」白居易 后亭昼眠足,起坐春景暮。新觉眼犹昏,无思心正住。 澹寂归一性,虚闲遗万虑。了然此时心,无物可譬喻。 本是无有乡,亦名不用处。行禅与坐忘,同归无异路。 卷430_15 「咏怀」白居易 尽日松下坐,有时池畔行。行立与坐卧,中怀澹无营。 不觉流年过,亦任白发生。不为世所薄,安得遂闲情。 卷430_16 「春游二林寺」白居易 下马二林寺,翛然进轻策。朝为公府吏,暮作灵山客。 二月匡庐北,冰雪始消释。阳丛抽茗芽,阴窦泄泉脉。 熙熙风土暖,蔼蔼云岚积。散作万壑春,凝为一气碧。 身闲易飘泊,官散无牵迫。缅彼十八人,古今同此适。 是年淮寇起,处处兴兵革。智士劳思谋,戎臣苦征役。 独有不才者,山中弄泉石。 卷430_17 「出山吟」白居易 朝咏游仙诗,暮歌采薇曲。卧云坐白石,山中十五宿。 行随出洞水,回别缘岩竹。早晚重来游,心期瑶草绿。 卷430_18 「岁暮」白居易 已任时命去,亦从岁月除。中心一调伏,外累尽空虚。 名宦意已矣,林泉计何如。拟近东林寺,溪边结一庐。 卷430_19 「闻早莺」白居易 日出眠未起,屋头闻早莺。忽如上林晓,万年枝上鸣。 忆为近臣时,秉笔直承明。春深视草暇,旦暮闻此声。 今闻在何处,寂寞浔阳城。鸟声信如一,分别在人情。 不作天涯意,岂殊禁中听。 卷430_20 「栽杉」白居易 劲叶森利剑,孤茎挺端标。才高四五尺,势若干青霄。 移栽东窗前,爱尔寒不凋。病夫卧相对,日夕闲萧萧。 昨为山中树,今为檐下条。虽然遇赏玩,无乃近尘嚣。 犹胜涧谷底,埋没随众樵。不见郁郁松,委质山上苗。 卷430_21 「过李生」白居易 苹小蒲叶短,南湖春水生。子近湖边住,静境称高情。 我为郡司马,散拙无所营。使君知性野,衙退任闲行。 行携小榼出,逢花辄独倾。半酣到子舍,下马扣柴荆。 何以引我步,绕篱竹万茎。何以醒我酒,吴音吟一声。 须臾进野饭,饭稻茹芹英。白瓯青竹箸,俭洁无膻腥。 欲去复裴回,夕鸦已飞鸣。何当重游此,待君湖水平。 卷430_22 「咏意」白居易 常闻南华经,巧劳智忧愁。不如无能者,饱食但遨游。 平生爱慕道,今日近此流。自来浔阳郡,四序忽已周。 不分物黑白,但与时沉浮。朝餐夕安寝,用是为身谋。 此外即闲放,时寻山水幽。春游慧远寺,秋上庾公楼。 或吟诗一章,或饮茶一瓯。身心一无系,浩浩如虚舟。 富贵亦有苦,苦在心危忧。贫贱亦有乐,乐在身自由。 卷430_23 「食笋」白居易 此州乃竹乡,春笋满山谷。山夫折盈抱,抱来早市鬻。 物以多为贱,双钱易一束。置之炊甑中,与饭同时熟。 紫箨坼故锦,素肌擘新玉。每日遂加餐,经时不思肉。 久为京洛客,此味常不足。且食勿踟蹰,南风吹作竹。 卷430_24 「游石门涧」白居易 石门无旧径,披榛访遗迹。时逢山水秋,清辉如古昔。 常闻慧远辈,题诗此岩壁。云覆莓苔封,苍然无处觅。 萧疏野生竹,崩剥多年石。自从东晋后,无复人游历。 独有秋涧声,潺湲空旦夕。 卷430_25 「招东邻」白居易 小榼二升酒,新簟六尺床。能来夜话否,池畔欲秋凉。 卷430_26 「题元十八溪亭」白居易 怪君不喜仕,又不游州里。今日到幽居,了然知所以。 宿君石溪亭,潺湲声满耳。饮君螺杯酒,醉卧不能起。 见君五老峰,益悔居城市。爱君三男儿,始叹身无子。 余方炉峰下,结室为居士。山北与山东,往来从此始。 卷430_27 「香炉峰下新置草堂,即事咏怀,题于石上」白居易 香炉峰北面,遗爱寺西偏。白石何凿凿,清流亦潺潺。 有松数十株,有竹千馀竿。松张翠伞盖,竹倚青琅玕. 其下无人居,悠哉多岁年。有时聚猿鸟,终日空风烟。 时有沉冥子,姓白字乐天。平生无所好,见此心依然。 如获终老地,忽乎不知还。架岩结茅宇,斫壑开茶园。 何以洗我耳,屋头飞落泉。何以净我眼,砌下生白莲。 左手携一壶,右手挈五弦。傲然意自足,箕踞于其间。 兴酣仰天歌,歌中聊寄言。言我本野夫,误为世网牵。 时来昔捧日,老去今归山。倦鸟得茂树,涸鱼返清源。 舍此欲焉往,人间多险艰。 卷430_28 「草堂前新开一池,养鱼种荷,日有幽趣」白居易 淙淙三峡水,浩浩万顷陂。未如新塘上,微风动涟漪。 小萍加泛泛,初蒲正离离。红鲤二三寸,白莲八九枝。 绕水欲成径,护堤方插篱。已被山中客,呼作白家池。 卷430_29 「白云期」白居易 三十气太壮,胸中多是非。六十身太老,四体不支持。 四十至五十,正是退闲时。年长识命分,心慵少营为。 见酒兴犹在,登山力未衰。吾年幸当此,且与白云期。 卷430_30 「登香炉峰顶」白居易 迢迢香炉峰,心存耳目想。终年牵物役,今日方一往。 攀萝蹋危石,手足劳俯仰。同游三四人,两人不敢上。 上到峰之顶,目眩神怳怳.高低有万寻,阔狭无数丈。 不穷视听界,焉识宇宙广。江水细如绳,湓城小于掌。 纷吾何屑屑,未能脱尘鞅。归去思自嗟,低头入蚁壤。 卷430_31 「答崔侍郎、钱舍人书问,因继以诗」白居易 旦暮两蔬食,日中一闲眠。便是了一日,如此已三年。 心不择时适,足不拣地安。穷通与远近,一贯无两端。 常见今之人,其心或不然。在劳则念息,处静已思喧。 如是用身心,无乃自伤残。坐输忧恼便,安得形神全。 吾有二道友,蔼蔼崔与钱。同飞青云路,独堕黄泥泉。 岁暮物万变,故情何不迁。应为平生心,与我同一源。 帝乡远于日,美人高在天。谁谓万里别,常若在目前。 泥泉乐者鱼,云路游者鸾。勿言云泥异,同在逍遥间。 因君问心地,书后偶成篇。慎勿说向人,人多笑此言。 卷430_32 「烹葵」白居易 昨卧不夕食,今起乃朝饥。贫厨何所有,炊稻烹秋葵。 红粒香复软,绿英滑且肥。饥来止于饱,饱后复何思。 忆昔荣遇日,迨今穷退时。今亦不冻馁,昔亦无馀资。 口既不减食,身又不减衣。抚心私自问,何者是荣衰。 勿学常人意,其间分是非。 卷430_33 「小池二首」白居易 昼倦前斋热,晚爱小池清。映林馀景没,近水微凉生。 坐把蒲葵扇,闲吟三两声。 有意不在大,湛湛方丈馀。荷侧泻清露,萍开见游鱼。 每一临此坐,忆归青溪居。 卷430_34 「闭关」白居易 我心忘世久,世亦不我干。遂成一无事,因得长掩关。 掩关来几时,仿佛二三年。着书已盈帙,生子欲能言。 始悟身向老,复悲世多艰。回顾趋时者,役役尘壤间。 岁暮竟何得,不如且安闲。 卷430_35 「弄龟罗」白居易 有侄始六岁,字之为阿龟。有女生三年,其名曰罗儿。 一始学笑语,一能诵歌诗。朝戏抱我足,夜眠枕我衣。 汝生何其晚,我年行已衰。物情小可念,人意老多慈。 酒美竟须坏,月圆终有亏。亦如恩爱缘,乃是忧恼资。 举世同此累,吾安能去之。 卷430_36 「截树」白居易 种树当前轩,树高柯叶繁。惜哉远山色,隐此蒙笼间。 一朝持斧斤,手自截其端。万叶落头上,千峰来面前。 忽似决云雾,豁达睹青天。又如所念人,久别一款颜。 始有清风至,稍见飞鸟还。开怀东南望,目远心辽然。 人各有偏好,物莫能两全。岂不爱柔条,不如见青山。 卷430_37 「望江楼上作」白居易 江畔百尺楼,楼前千里道。凭高望平远,亦足舒怀抱。 驿路使憧憧,关防兵草草。及兹多事日,尤觉闲人好。 我年过不惑,休退诚非早。从此拂尘衣,归山未为老。 卷430_38 「题座隅」白居易 手不任执殳,肩不能荷锄。量力揆所用,曾不敌一夫。 幸因笔砚功,得升仕进途。历官凡五六,禄俸及妻孥。 左右有兼仆,出入有单车。自奉虽不厚,亦不至饥劬。 若有人及此,傍观为何如。虽贤亦为幸,况我鄙且愚。 伯夷古贤人,鲁山亦其徒。时哉无奈何,俱化为饿殍。 念彼益自愧,不敢忘斯须。平生荣利心,破灭无遗馀。 犹恐尘妄起,题此于座隅。 卷430_39 「昔与微之在朝日同蓄休退之心迨今十年…且结后期」白居易 往子为御史,伊余忝拾遗。皆逢盛明代,俱登清近司。 予系玉为佩,子曳绣为衣。从容香烟下,同侍白玉墀。 朝见宠者辱,暮见安者危。纷纷无退者,相顾令人悲。 宦情君早厌,世事我深知。常于荣显日,已约林泉期。 况今各流落,身病齿发衰。不作卧云计,携手欲何之。 待君女嫁后,及我官满时。稍无骨肉累,粗有渔樵资。 岁晚青山路,白首期同归。 卷430_40 「垂钓」白居易 临水一长啸,忽思十年初。三登甲乙第,一入承明庐。 浮生多变化,外事有盈虚。今来伴江叟,沙头坐钓鱼。 卷430_41 「晚燕」白居易 百鸟乳雏毕,秋燕独蹉跎。去社日已近,衔泥意如何。 不悟时节晚,徒施工用多。人间事亦尔,不独燕营窠。 卷430_42 「赎鸡」白居易 清晨临江望,水禽正喧繁。凫雁与鸥鹭,游飏戏朝暾。 适有鬻鸡者,挈之来远村。飞鸣彼何乐,窘束此何冤。 喔喔十四雏,罩缚同一樊。足伤金距缩,头抢花冠翻。 经宿废饮啄,日高诣屠门。迟回未死间,饥渴欲相吞。 常慕古人道,仁信及鱼豚。见兹生恻隐,赎放双林园。 开笼解索时,鸡鸡听我言。与尔镪三百,小惠何足论。 莫学衔环雀,崎岖谩报恩。 卷430_43 「秋日怀杓直」白居易 晚来天色好,独出江边步。忆与李舍人,曲江相近住。 常云遇清景,必约同幽趣。若不访我来,还须觅君去。 开眉笑相见,把手期何处。西寺老胡僧,南园乱松树。 携持小酒榼,吟咏新诗句。同出复同归,从朝直至暮。 风雨忽消散,江山眇回互。浔阳与涔阳,相望空云雾。 心期自乖旷,时景还如故。今日郡斋中,秋光谁共度。 卷430_44 「食后」白居易 食罢一觉睡,起来两瓯茶。举头看日影,已复西南斜。 乐人惜日促,忧人厌年赊。无忧无乐者,长短任生涯。 卷430_45 「齐物二首」白居易 青松高百尺,绿蕙低数寸。同生大块间,长短各有分。 长者不可退,短者不可进。若用此理推,穷通两无闷。 椿寿八千春,槿花不经宿。中间复何有,冉冉孤生竹。 竹身三年老,竹色四时绿。虽谢椿有馀,犹胜槿不足。 卷430_46 「山下宿」白居易 独到山下宿,静向月中行。何处水边碓,夜舂云母声。 卷430_47 「题旧写真图」白居易 我昔三十六,写貌在丹青。我今四十六,衰悴卧江城。 岂比十年老,曾与众苦并。一照旧图画,无复昔仪形。 形影默相顾,如弟对老兄。况使他人见,能不昧平生。 羲和鞭日走,不为我少停。形骸属日月,老去何足惊。 所恨凌烟阁,不得画功名。 卷430_48 「闲居」白居易 肺病不饮酒,眼昏不读书。端然无所作,身意闲有馀。 鸡栖篱落晚,雪映林木疏。幽独已云极,何必山中居。 卷430_49 「对酒示行简」白居易 今旦一尊酒,欢畅何怡怡。此乐从中来,他人安得知。 兄弟唯二人,远别恒苦悲。今春自巴峡,万里平安归。 复有双幼妹,笄年未结缡。昨日嫁娶毕,良人皆可依。 忧念两消释,如刀断羁縻。身轻心无系,忽欲凌空飞。 人生苟有累,食肉常如饥。我心既无苦,饮水亦可肥。 行简劝尔酒,停杯听我辞。不叹乡国远,不嫌官禄微。 但愿我与尔,终老不相离。 卷430_50 「咏怀」白居易 冉牛与颜渊,卞和与马迁。或罹天六极,或被人刑残。 顾我信为幸,百骸且完全。五十不为夭,吾今欠数年。 知分心自足,委顺身常安。故虽穷退日,而无戚戚颜。 昔有荣先生,从事于其间。今我不量力,举心欲攀援。 穷通不由己,欢戚不由天。命即无奈何,心可使泰然。 且务由己者,省躬谅非难。勿问由天者,天高难与言。 卷430_51 「夜琴」白居易 蜀桐木性实,楚丝音韵清。调慢弹且缓,夜深十数声。 入耳澹无味,惬心潜有情。自弄还自罢,亦不要人听。 卷430_52 「山中独吟」白居易 人各有一癖,我癖在章句。万缘皆已消,此病独未去。 每逢美风景,或对好亲故。高声咏一篇,恍若与神遇。 自为江上客,半在山中住。有时新诗成,独上东岩路。 身倚白石崖,手攀青桂树。狂吟惊林壑,猿鸟皆窥觑。 恐为世所嗤,故就无人处。 卷430_53 「达理二首」白居易 何物壮不老,何时穷不通。如彼音与律,宛转旋为宫。 我命独何薄,多悴而少丰。当壮已先衰,暂泰还长穷。 我无奈命何,委顺以待终。命无奈我何,方寸如虚空。 懵然与化俱,混然与俗同。谁能坐自苦,龃龉于其中。 舒姑化为泉,牛哀病作虎。或柳生肘间,或男变为女。 鸟兽及水木,本不与民伍。胡然生变迁,不待死归土。 百骸是己物,尚不能为主。况彼时命间,倚伏何足数。 时来不可遏,命去焉能取。唯当养浩然,吾闻达人语。 卷430_54 「湖亭晚望残水」白居易 湖上秋泬寥,湖边晚萧瑟。登亭望湖水,水缩湖底出。 清渟得早霜,明灭浮残日。流注随地势,洼坳无定质。 泓澄白龙卧,宛转青蛇屈。破镜折剑头,光芒又非一。 久为山水客,见尽幽奇物。及来湖亭望,此状难谈悉。 乃知天地间,胜事殊未毕。 卷430_55 「郭虚舟相访」白居易 朝暖就南轩,暮寒归后屋。晚酒一两杯,夜棋三数局。 寒灰埋暗火,晓焰凝残烛。不嫌贫冷人,时来同一宿。

北宋至今,高夹河村东的奶奶庙数经修葺,依然是东北~西南斜向。临漳一带的人们习惯将高夹河的奶奶庙叫做“迷人庙”。高夹河村居民的住房街道、地块、道路也是东北~西南斜向。

西路军不能迅速到达新疆的最主要原因是来自苏联和共产国际,来自斯大林和季米特洛夫的阻挠。季米特洛夫1936年9月11日的日记明确写道:“同意中国红军的行动计划,即占领宁夏的部分地区和甘肃西部。”同时明确指出:“中国红军不得继续向新疆方向推进,否则红军便有可能脱离中国的主要地区。”

该县文史专家黄浩介绍,“迷魂阵”建于宋朝时期。据《临漳县志》记载,北宋年间,宋辽开战,临漳境内是屯兵重地,宋真宗到阵前督战时曾住过临漳县的御家店,即今天的临漳县南东坊镇北头村。辽国在萧太后的治理下逐步强胜,疆域四处扩张,尤其南下对宋朝威胁最大。北国辽军打过幽州,进占白沟,即今天的保定市易县拒马河,矛头直指宋朝的京城汴梁。

而事实上,苏联、共产国际确实有向中国红军提供军事援助的决策,季米特洛夫参与了这一决策的全过程。

“高夹河村的建筑物、道路和地块至今保留了宋辽交战时所设‘迷魂阵’的方位,虽时隔千年之久,现在仍很具有迷惑性。这些是宋辽交战留下的遗存,也印证了作为古战场的临漳为宋辽兵家必争之地。”黄浩说。

从《共产国际、联共与中国革命档案资料丛书》可以发现,1936年8月21日,为了得到共产国际和苏联的支持,张闻天、周恩来、博古、毛泽东不得不联名致电驻共产国际代表团团长王明,陈说利害,叮嘱王明务必恳切要求苏联方面正式给予援助。其电文主要内容是:“二、四方面军已经全部集中甘南,整个红军的行动方针,必须早日确定。为着避免与南京冲突,便利同国民党成立反日;为着靠近苏联,反对日本截断中苏关系的企图;为着保全现有根据地,红军主力必须占领甘肃西部,或宁夏、绥远一带”。“依红军现时条件,如果不取得这一地带,则不可避免地要向现时位置之东南方面发展;但要取得这一地带,没有新的技术之及时的援助是很困难的”。“如果苏联方面能答应,并且能做到及时地确实地替我们解决飞机大炮两项主要的技术问题,则无论如何困难,我们决乘结冰时节,以主力西渡,接近新疆与外蒙”。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4166发布于中国史,转载请注明出处:白居易的诗,至今仍具有迷惑性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