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的灭亡是亡天下这句话有什么根据,北宋灭

为什么说宋朝的灭亡是“文明的中断”呢?请允许我先引用周良霄《元代史》序文中的一段话:宋亡之后,元王朝统一中国,并在政治社会领域带来了某些落后的影响,“它们对宋代而言,实质上是一种逆转。这种逆转不单在元朝一代起作用,并且还作为一种历史的因袭,为后来的明朝所继承。……明代的政治制度,基本上承袭元朝,而元朝的这一套制度则是蒙古与金制的拼凑。从严格的角度讲,以北宋为代表的中原汉族王朝的政治制度,到南宋灭亡,即陷于中断。”元王朝从草原带入的制度及其影响,深刻地重塑了宋后中国的历史。择其大者,介绍如下——

靖康二年,金军将徽、钦二帝以及妃嫔、皇子、公主、宗室贵戚、大臣约三千余人押送北方。这其中,妇女占了很大的比例,比较着名的有宋徽宗皇后郑氏、宋钦宗皇后朱氏、宋高宗生母韦氏、宋高宗发妻邢氏,以及后来因为假冒之案而出名的柔福帝姬。

图片 1

一、“家产制”的回潮,本来宋人已有“天下为公”的政治自觉,就如一位宋臣告诉宋高宗:“天下者,中国之天下,祖宗之天下,群臣、万姓、三军之天下,非陛下之天下。”天下非君主私有,而为天下人共有。而来自草原的统治者则将他们所征服的土地、人口与财富都当成“黄金家族”的私产,推行中世纪式的“投下分封制”,“投下户”即是草原贵族的属民,有如魏晋—隋唐时代门阀世族的部曲农奴。

这里要特别提一下宋徽宗皇后郑氏。郑皇后为宋徽宗赵佶第二任皇后,她少年入宫,原为向太后身边的侍女,美貌出众。赵佶还是端王时,时常去拜见向太后,便对郑氏瞩目。

《孔雀东南飞》的长篇乐府诗想必大家还有印象吧。孝顺的木兰代付从军的故事流传了几百年,今天就让小编再次重新讲述这个民间传说故事,看一看我们能够从中得到什么样的启发和鼓励!希望大家能够喜欢!图片 2 据说花木兰是北魏人,北方人喜欢练武。花木兰的父亲以前是一位军人,从小就把木兰当男孩来培养。木兰十来岁时,他就常带木兰到村外小河边练武,骑马、射箭、舞刀、使棒。空余时间,木兰还喜欢看父亲的旧兵书。

二、“家臣制”的兴起,宋人相信君臣之间乃是一种公共关系:“君虽得以令臣,而不可违于理而妄作;臣虽所以共君,而不可贰于道而曲从”。君臣之间,“各有职业,不可相侵”。入元之后,这种公共性的君臣关系被私人性的主奴关系代替,臣成了君之奴仆,许多大臣甚至需要入宫服役。在主奴关系下,君对于臣,当然也是生杀予夺,想廷杖就廷杖,就如惩罚自己的奴隶,一位明朝的观察者说:“三代以下待臣之礼,至胜国极轻。”

向太后便干脆将郑氏赐给赵佶。郑氏当上皇后后,倒是很少干政,也严格约束娘家人,这点在日后她娘家带来意想不到的好处。北宋灭亡后,金军将皇室及大臣押送北方,郑皇后向金军主帅完颜宗翰求情说:“妾有罪,当随行北迁,但妾家属从不干预朝政,请元帅将他们留下!”完颜宗翰同意了,所以郑皇后的父亲郑绅幸免于难。

北魏经过孝文帝的改革,社会经济得到了发展,人民生活较为安定。但是,当时北方游牧民族柔然族不断南下骚扰,北魏政权规定每家出一名男子上前线。木兰的父亲年纪大了,没办法上战场,家里的弟弟年纪又小,所以,木兰决定替父从军,从此开始了她长达多年的军队生活。去边关打仗,对于很多男人来说都是艰苦的事情,更不要说木兰又要隐瞒身份,又要与伙伴们一起杀敌。但是花木兰最后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在12年后凯旋回家。皇帝因为她的功劳之大,认为她能力在朝廷效力,任得一官半职,不过,花木兰拒绝了,她只要求皇帝能让自己回家,好好地去孝敬父母。

三、“诸色户计”的诞生,我们知道,宋代实行募兵制,人民已基本上不用服兵役,劳役亦不多见,差役也开始折钱结算。入元之后,征服者却按草原旧制,推行全民当差服役的“诸色户计”制度:将全体居民按职业划为民户、军户、站户、匠户、盐户、儒户、医户、乐户等等,职业一经划定,即不许更易,世代相承,并承担相应的赋役。

这一大群俘虏北上时,正是农历四月,北方还很寒冷,宋徽宗、宋钦宗二帝和宋徽宗皇后郑氏、宋钦宗皇后朱氏衣服都很单薄,晚上经常冻得睡不着觉,只得找些柴火、茅草燃烧取暖。

千百年来,花木兰一直是受中国人尊敬的一位女性,因为她又勇敢又纯朴。1998年,迪斯尼将花木兰的故事改编成了动画片,受到了全世界的欢迎。

四、“驱口制”的出现,宋朝基本上已废除了奴隶制,但元朝征服者又从草原带入“驱口”制度,使奴隶制死灰复燃。所谓“驱口”,意为“供驱使的人口”,即在战争中被俘虏之后、被征服者强迫为奴﹑供人驱使的人口。元朝的宫廷、贵族、官府都占有大批“驱口”,他们都是人身依附于官方或贵族私人的奴隶。这就是文明的区别,宋元之间的差异太大了,元朝入主中原后汉化程度很低,大量的文化失落了。

女子成为俘虏,其中所受的屈辱是不言而喻的。朱皇后当时二十六岁,艳丽多姿,经常受到金兵的调戏。在北上的路上,朱皇后还被强迫给金军唱歌助兴,数次面临被侮辱的危险。而这些曾经显赫一时的贵族女人,绝大多数没有自杀的勇气,为了苟且偷生,宁可逆来顺受,忍受各种各样的侮辱。

木兰从军讲的是当时一位巾帼英雄的故事。木兰据说姓花,商丘人,从小跟着父亲读书写字,平日料理家务。她还喜欢骑马射箭,练得一身好武艺。有一天,衙门里的差役送来了征兵的通知,要征木兰的父亲去当兵。但父亲年纪老迈,又怎能参军打仗呢?木兰没有哥哥,弟弟又太小,她不忍心让年老的父亲去受苦,于是决定女扮男装,代父从军。木兰父母虽不舍得女儿出征,但又无他法,只好同意她去了。

俘虏们到达金国后,金人举行了献俘仪式,命令徽、钦二帝及其后妃、宗室、诸王、驸马、公主都穿上金人百姓穿的服装,头缠帕头,身披羊裘,袒露上体,到金朝阿骨打庙去行“牵羊礼”。朱皇后忍受不了如此奇耻大辱,当夜自尽。

木兰随着队伍,到了北方边境。她担心自己女扮男装的秘密被人发现,故此处处加倍小心。白天行军,木兰紧紧地跟上队伍,从不敢掉队。夜晚宿营,她从来不敢脱衣服。作战的时候,她凭着一身好武艺,总是冲杀在前。从军十二年,木兰屡建奇功,同伴们对她十分敬佩,赞扬她是个勇敢的好男儿。

献俘结束后,男俘虏被分散为奴,每人每月发五斗稗子作为口粮,自己舂吃,舂完后,实际才有一斗八升。另外,每年每人发给五把麻,令自织麻为衣。

战争结束了,皇帝召见有功的将士,论功行赏。但木兰既不想做官,也不想要财物,她只希望得到一匹快马,好让她立刻回家。皇帝欣然答应,并派使者护送木兰回去。

这些人都是皇子皇孙和朝中显贵,平日养尊处优,五谷尚且不分,哪里会织麻为衣。因此好多人无衣可穿,终年裸体度日。

木兰的父母听说木兰回来,非常欢喜,立刻赶到城外去迎接。弟弟在家里也杀猪宰羊,以慰劳为国立功的姐姐。木兰回家后,脱下战袍,换上女装,梳好头发,出来向护送她回家的同伴们道谢。同伴们见木兰原是女儿身,都万分惊奇,没想到共同战斗十二年的战友竟是一位漂亮的女子。

北方天气寒冷,俘虏们有时候冷得受不了,便冒着奇寒,外出拾取柴禾,回来用柴禾烤火,结果一冻一热之下,耳鼻和手指脚趾往往自行脱落,痛苦非人所能忍受。许多人因此皮肉溃烂毒发而死。

一、射雁的姑娘 一阵秋风吹过,树叶哗啦啦地落下了许多。爬在树上玩耍的牧童,看见天色不早,赶忙从树上滑下来,牵着牛回家去了。蔚蓝的天空,渐渐暗了下来。这时,远远的天边,有一群雁,一字儿并排着飞过,它们飞得很快,大概正赶着飞去暖和的南方过冬吧。忽然,嗖的一声,一枝箭直向雁群射去,有只负伤的雁,从高空掉了下来。“姐姐,我去捡!”大树下,有个八九岁的小男孩,一边喊,一边跑进不远的草堆,他在草堆里找了一会儿,便提着一只雁往回跑。“姐姐,你真行,射中的都是大肥雁!”大树下,站了个十八岁的姑娘。鹅蛋脸,长长的眉毛,直挺的鼻子,红红的小嘴,是个清秀的姑娘。但她个子高高的,手里拿着弓,背上背着箭袋,威风凛凛,却文像个英俊的男子汉。这时,她对跑过来的小男孩说:“聪儿,天晚了,我们回去吧。”说着拉了小男孩,朝山脚的一幢小平房走去。

女俘们被单独处理,有名号的妃嫔和公主等五十余人交由金国皇帝亲自分配,美貌的宫女由完颜宗翰分给金军将士,其余的分配给金国贵族为奴。这些女子无人能逃过被凌辱的命运。

这姑娘姓花叫木兰,小男孩是她的弟弟,叫聪儿,他们和爸爸妈妈还有一个姐姐,住在山脚下。爸爸叫花弧,曾经做过大将军,自从隋朝统一天下以后,他便解甲还乡,带看妻子儿女,过着简朴的农家生活。“聪儿,瞧!爸爸回来了。”木兰的手指指向不远的田垅,那儿有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农夫,正慢慢走来。“爸爸,”聪儿飞奔到爸爸面前,举起手上几只雁。“爸爸,你看,这都是姐姐射的。”“爸爸,你回来啦,”这时,木兰也已经走到爸爸跟前。“唔,”爸爸看了看聪儿乎上的雁,又看了看木兰的装束。“木兰,你穿上猎装,就更像男孩子了。”“嗯,爸爸,”聪儿对姐姐做个鬼脸。“二姐老是爱跑马射箭,像个野孩子。我以后不叫她姐姐了,我要叫他哥哥。”“聪儿!”木兰笑着瞪弟弟一眼。“你只会顽皮,男孩子家,马也跑不快,箭也射不好,羞不羞?”“等我长大了,一定比你强!”弟弟很不服气。“好了,都不要吵。”爸爸拉着姐弟俩的手。等你们长大了,都跟爸爸一起上阵打仗。”“好啊!”姐弟俩都笑了,牵着爸爸,一蹦一跳地回家去。回到家里,妈妈和大姐,已经把饭菜做好了。一家五口,围着吃饭。在平时,晚饭桌上,大家总是有说有笑的,可是,爸爸今天却皱着眉,很少说话。妈妈好象看出爸爸的心事,便问他:“今天可又有什么消息啦?”爸爸叹了口气,慢慢说:“前些天,不是听说北边的国境,有辽人入侵吗?今天我到城里,看到满街贴了许多告示,朝廷已经准备发动大兵,攻打辽人了。凡是在本朝任过军职的武官,这次都要被征召,我昨天也接到征召的军书。唉,可惜我老了,怎能再去打仗呢……”大家听了,都低下头来,默默吃饭,心里都为爸爸的事发愁。饭后,木兰照往日那样,回房去织布,但脑子里,却老在想:爸爸实在年老了,不能上战场了,该怎么办呢?木兰正在发愁,远处忽然响起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由远而近,渐渐来到花家门前,停住了。“花将军!花将军!”门外有人喊。木兰听到爸爸去开门,和来人说了一阵,那人便又骑马走了。爸爸把大门闩好,回到房间去,只听到他和妈妈低声说话,像在商量什么。这时,木兰坐在织布机前,再也没有心思织布,忍不住走出房间,轻轻来到爸爸房前。“官府也把人迫得太紧了,”是妈妈的声音:“一连传来十二卷军书,还规定十天内就要去报到。你年纪大了,弓马武术也生疏了,怎么办?”“明天起,我要加紧多练练。”爸爸温和地对妈妈说:“明天你把我的旧军服拿出来,修补一下。”“那么,你就早点睡吧!明天要早起呢。”爸爸房里的油灯熄了,木兰踮起脚跟轻轻走回自己房里,倒在床上,老在想爸妈刚才的话。“假如我是个男孩子,就能替爸爸上阵了!”木兰想到这里,忽然坐起身来,“嗯,我虽是一个女孩子,但是我的武艺不错呀,为什么我不能和男人一样,上阵杀敌呢?”这念头,不断在木兰脑子里打转,她翻来覆去,好久才能入睡。

柔福帝姬,小名嬛嬛,宋徽宗第十女,生母是极受宠爱的王贵妃。一般来说,皇帝的女儿被称为公主。北宋政和三年因蔡京建议,宋朝廷仿照周代的“王姬”称号,宣布一律称“公主”为“帝姬”。这一制度维持了十多年,直到南宋初才恢复旧制。

二、威风的将军 第二天天没亮,爸爸就出去了。妈妈从衣箱底拿出旧战袍,和大姐一同修补。木兰早想好一大堆话,要对爸爸说,可是等爸爸回来,却又说不出来了。晚饭时,聪儿问长问短地,要爸爸讲打仗的故事,木兰却静静地吃了几口饭,就回房织布去了。其实她根本没心思织布,满脑子只想着怎么对爸爸说。夜深了,织布机的声音还在响,窗外射进初冬冷清清的月色,木兰抬头望着窗外,慢慢停了机杼。“唉一一”木兰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木兰,你还不睡?”忽然,有一只手,搭在木兰肩上。“呃!”木兰回头一看。“爸爸,是您--”“孩子,很晚了,去睡吧!”爸爸很慈祥地望着木兰。“你刚才在想什么?”“我没想什么,爸爸--一-”木兰停了一停,鼓起勇气说:“我知道,昨晚朝廷又派人送军帖来,十二卷军书都有您的名字。爸爸,您又没大儿子,不如叫我替您出征吧……”“别瞎说了,你是女孩子,怎么能上战场?”爸爸笑着摇摇头:“快去睡吧!不要再胡思乱想了。”“爸爸,我可以化装成男子呀?”木兰继续要求,“您不是说,我长得快有您高了吗?我化装起来,一定很像男子。-一爸爸,您让我去吧!”木兰诚恳地望着爸爸,意志很坚决,爸爸不忍再拒绝她,只好推搪地说:“你先去睡,让我想想再说。”木兰听见爸爸的语气,好像有点改变了,便顺着爸爸的意思,上床睡觉,但在床上,脑子里还在想:“不管怎样,我一定要替爸爸出征!看看有什么法子,让爸爸答应我。”木兰睁着眼思索,她的视线慢慢落到放在桌上的战袍上,那是大姐刚替爸爸修改过的。忽然,木兰高兴得叫起来。

柔福帝姬被掳北上时才十七岁,为宋徽宗未出阁公主中年纪最大者,金兵因而对她格外重视,打算将这一处女公主进献给金太宗。

“啊!有了!”木兰一骨碌从床上跳下,把战袍拿了起来。第二天中午,爸爸回来吃中饭的时候,饭桌上却不见木兰。“咦?木兰到哪儿去了?”爸爸问妈妈。“她没有出去呀,大概在房里,今天她老是躲在房里,不知忙什么,我去叫她出来。”正说着,忽然,有个英伟的武士,大踏步走进饭厅来,各人看见,都怔住了。“呃?是谁?”爸爸惊奇地站起来问。“嘻…”那个武士,却忽然笑起来了:“爸爸,我是木兰呀!”“木兰?”几个人都忙走到武士身边,仔细看清楚。“哎呀!真是你这小丫头!”大姐笑着轻打木兰。“怎么?”聪儿搔了搔头:“二姐变成大将军啦!真威风!”木兰只是笑眯眯的,一句话也不说,让大家看她。爸爸向木兰打量了好一会,点了点头。“木兰,你真是个男孩子就好了。”“爸爸,我现在不就像个男子吗?爸爸就让我替您从军吧!”木兰乘机求爸爸。“那怎么行。”妈妈慈和地拉着木兰:“你到底是个姑娘哪,军人的生活,你不习惯的。”“爸爸。妈妈,很多事情,不光是男子才能做的,女子也一样能做。像耕田,人人都认为是男子的事,;但我耕起田来,爸爸也说我耕得挺好。当兵也是一样呀!只要我在军中小心点,谁知道我是女孩子呢?爸爸,请您让我去吧!我一定不会搞出乱子来的。”木兰诚恳地向爸爸请求。“孩子,军旅的生活很苦,而且,又不知道这场战争,要打上几年,你能挨吗?”爸爸好像被木兰的恳求打动了。“能!”木兰很坚决地点头。“我一定尽最大的努力!”“孩子,在外面没有一个人照顾你……”妈妈还是不放心。“妈,我都长得那么大了,应该去照顾别人啦,还要人来照顾我吗?”“孩子,你真强!”爸爸望着木兰,眼中充满泪光,他沉默了半晌,终于点了点头:“好!我答应你。”“啊!爸爸……”木兰高兴得一时说不出话来了。

据一些野史记载,在北上的途中,柔福帝姬还是难免凌辱的命运,而凌辱她的金将也为擅自动了留给皇帝的女人而被残酷杀死。到达金国后,柔福帝姬被郑重其事地献给金国皇帝金太宗做侍妾。

深秋的早上,山脚下那间平房里,闹哄哄地每个人都忙个不停。聪儿从马棚里拉出一匹高壮的战马,配上新马鞍,又跳蹦蹦地回到屋里,看他的“木兰哥哥”穿军装,他心里老在想:聪儿。你快点长大呀!长大了,就像二姐那样,上战场打仗去!屋子里,妈妈,姐姐忙着替木兰准备路上的干粮用品,木兰忙着穿战袍,戴头盔,背箭袋。一切停当了,一家子拥着木兰,走出大门,都觉得依依不舍。“再见,爸爸、妈妈。再见,姐姐,聪儿。”木兰忍住快掉下来的眼泪,一跃上马。“再见,木兰,好好保重!”爸爸很严肃,妈妈、姐姐都哭了,聪儿却用羡慕的眼光,望着姐姐。木兰看着他们,真觉得难过,心里想:这一别,不知要分别多久,眼泪又忍不住流下来了。“走吧!木兰,今天,你要像个男子汉!”木兰对自己这么说,她勒转马,飞驰去了。走了一天,来到城里的大校场上。这时,有许多参加征战的勇士,陆续都来了。他们都是商邱地方的农家子弟,都是心地善良、忠厚的人,热爱家乡,当外人来侵迫的时候,他们会很勇敢地起来迎敌。勇士们都到齐了,大校场上人头挤挤,有三四百人。点将台上,司令宣告,大家先举行一个骑射比赛,选出三名武术高强的勇士当百夫长,率领这三百多人。比赛骑术的时候,花木兰和一个叫李谷的勇士,跑得最快。比赛射箭的时候,花木兰和一个叫苏大雄的高大个子,射得最好。于是,花木兰、李谷、苏大雄三个人,都被选做百夫长。一声令下,三百多勇士,浩浩荡荡出发了,他们要北上黄河,然后和河南各地大军聚齐,渡河到涿县去河北省。三个百夫长走在队伍的前面,木兰第一次走在这么多人当中,心里不免有些胆怯,好在李谷,苏大雄对她很好,他们的年龄比木兰大很多,所以他俩把木兰当做弟弟似的爱护。木兰觉得最高兴的,是军中竟然没有一个人能看出她是女扮男装,她自己也十分小心,就是一举一动,都学成男子汉的动作。他们的军队经过一个村落,停下来休息。这三百多新兵,本来都是彼此不认识的,但一起走了半天的路,又想到以后都是同生共死的伙伴,所以在途中休息时,大家都有说有笑的,非常要好了。“木兰,”李谷像大哥似的,跟木兰谈话。“你的名字真秀气,像女孩子的名儿,是怎么起的?”木兰觉得好笑,她心里暗暗说:“我本来就是女孩子嘛!”

或许柔福帝姬并不是十分美貌,或许是她多次被凌辱后身体羸弱不堪,又或许是她不擅长逢迎,得罪了金太宗,总之,金太宗对她没产生任何兴趣,而是直接将她送到了上京浣衣院为奴。

木兰看李谷笑嘻嘻的样子,就索性和他开个玩笑:“那是因为妈妈生我的时候,希望是个女孩,所以就给我取了这么个名字。那么,你的名字,又是怎么取的呢?”“我的名字,也是有来历的。”李谷笑着说:“我出生那年,刚好我们家那条村里,谷粮的收成又多又好,爸爸说是我带来了好运,所以就叫我阿谷。”李谷还想说下去,坐在一旁的大个子苏大雄,忽然大笑起来。“才不是这样呢,我看哪,一定是你好吃,把家里的谷粮都吃光了,所以才叫阿谷。”“哈哈……”木兰听了,也笑起来。李谷被苏大雄这么一说,气得向他瞪眼。“那么,你的名字又有什么来历吗?”“当然也有来历,你们看!”苏大雄伸一伸他的粗臂膊。“我像不像一只大熊?”“嗯,真像!”木兰打量一下苏大雄粗壮的身体,点了点头。“唔,我刚生下就有七斤重,又胖又黑,像只小熊哪!所以我妈妈就叫我阿熊,等我到了要上学啦,才改成现在这个雄字哩。”“哦!原来你一直是只笨熊。”李谷存心要气苏大雄。“哼!”苏大雄握紧拳头,在李谷面前晃一晃。“我是笨熊,你是什么?”苏大雄李谷,像一对顽皮的孩子,闹了一阵,但,一会儿,又和和气气地,在一块聊天。在村前草地上吃过饭,他们又起程了。通去黄河渡口的路,崎岖曲折,黄沙滚滚,很难走,但木兰坐在马上,始终精神奕奕,一点不觉得疲乏,有时还鼓励走累了的士兵,提起他们的精神,士兵们见这位长官和蔼可亲,都很爱戴他。这样一连走了好多天,一天傍晚,他们终于来到黄河岸边了。这时,黄河边已经有几千兵士,汇合在那儿,他们都是从河南各地调来的。木兰这三百多人,分做十营,在河边扎下营地,军士们分工合作,烧火做饭。木兰第一次离家,宿在外面,所以每一件事,都觉得很新鲜,尤其看见军士们,个个精神饱满,士气激昂,她心里想到,自己能像个男子汉似的,参加打仗,捍卫国家,很替自己高兴。

这个名为“浣衣院”的地方,其实是一个金人寻欢作乐的官方妓院。除了柔福帝姬外,赵构的发妻邢秉懿、赵构的生母韦氏也在浣衣院中为奴,充当金人发泄性欲的工具。

在黄河边住宿一宵,大军又拔营起行。渡过黄河,再往北走,愈走愈接近荒凉的边境,最后到达接近辽人的疆界--燕山。他们就在燕山脚下,扎下营盘,等候朝廷发出进攻的命令。战士们驻在燕山下,闲着无事,都争看上山打猎。李谷,苏大雄都是出色的猎手,一天,木兰就邀他们,深入燕山去打猎。“好是好,不过--”李谷有点犹疑,“山里怕有很多辽人,他们到处设有陷阱,很危险的。”“怕什么?我们不是来打辽人的吗?捉到辽兵正好!”木兰兴致勃勃,李谷、苏大雄拗不过她,只好陪她一块去。燕山的路很难走,野兽又多,打猎的人,都不敢深入山里去,木兰他们三人,轻骑快马,却直向深山里闯。“咦?怎么走了半天,还见不到一只大野兽?”苏大雄好像有点不耐烦,和李谷一起走进一个草丛去。忽然,木兰看见离苏大雄、李谷不远的草堆里,有四五只东西在动。“糟!是花豹!”木兰说着,忙抽出弓箭瞄准。这时,那儿只花豹,已经快走近苏大雄,苏大雄还没有发觉哩。“嗖!嗖!”木兰连发两箭,那边两只花豹,大叫一声,负伤地跑掉了。剩下的三只花豹,竟一个个挥刀站了起来,原来他们不是真的花豹,而是辽兵呢!这时,苏大雄,李谷也发觉了,忙抽刀和那三个辽兵格斗。“嗖!”木兰对准一个辽兵,又是一箭。“呀!”被射中的辽兵,掩着伤口,掉头窜走,其他两个,知道情势不妙,也慌忙逃跑。苏大雄想追他们,却被李谷喝住了。“不要追,他们可能布了陷阱。”“好危险!”苏大雄笑着走到木兰身边来。“还是你机警!救了两个老哥的性命。”“小鬼头!真厉害!”李谷也过来称赞木兰。三人在山上,小心地再侦察了一会,看看没有辽兵了,才下山来。当晚,木兰射中辽兵的消息,就传遍军中,统帅宇文述立刻召见她,大大嘉奖她一番,还升她做二百人长。这夜,木兰翻来覆去都睡不着。夜已深了,从燕山那边,不时有辽兵马匹嘶叫声,夹在呼呼的风声中传过来,显得格外凄凉。士兵们都熟睡了,木兰独个儿走出营前,望着黑沉沉的燕山,又想起爸爸妈妈来。“爸爸,我今天做得对吗?我要做个好军人!”木兰轻轻地说,好像爸爸就在她身边。寒风阵阵,木兰只听见“嘶!嘶!”的马叫,却听不到爸妈呼唤她的声音了。

《呻吟语》记载说:“妃嫔王妃帝姬宗室妇女均露上体,披羊裘。”可见这些往日身份尊贵的女性受到了何等惨烈的侮辱,甚至比起金国的官妓还不如。

十几天之后,朝廷催征的诏书号颁到了,他们立刻拔营,向辽水进发。初冬的天气,在中国北方已经非常寒冷,大军在荒漠的草原上,晓行夜宿,不久到了柳城,他们才驻扎停妥。这时,大风雪来了,风呼呼,雪纷纷,一夜之间,在每个营帐前,就堆起像小山那么高的雪。士兵们因为抵受不住这寒冷,好多都昏迷了。木兰从昏迷中醒来,觉得身体僵硬冰冷,睡在对面的苏大雄、李谷,也冷得迷迷糊糊的。“李兄,苏兄,我们起来活动一下,不然要冷死了。”木兰探头到帐外望了望:“嗯!雪堆得有帐篷高!士兵们不知冷成什么样子了!”“我们出去看看!”李谷、苏大雄都-骨碌爬起来。三个人到各个帐篷里巡着,士兵们都快冻僵了,还在迷迷糊糊地睡哩!“我们快生个火,让他们出来暖和一下。”木兰说着,就去找木头生火。李谷、苏大雄,也跟着忙起来。熊熊的火生起来了,士兵们也都被叫醒了,团团围着火堆谈天。他们感激木兰这样关怀他们,每个人心里,都更加敬爱木兰。“花将军对我们太好了。”“嗯,他为了生火,到处找木块,把耳朵都冻紫了。火堆那边,有几个士兵,在轻轻地谈着。火堆这边,木兰一面揉着耳朵,一面和士兵们谈笑。”咦?“忽然,苏大雄出奇地看着木兰的耳朵:”你怎么学女孩子穿耳洞?“苏大雄的声音很大,周围的人都听见了,大家都盯着木兰的耳朵看,弄得木兰很窘,一时间不知怎么好。”这个……“木兰忽然灵机一动,编了一套话:”说起来,有一段来历的,我小的时候,常常害病,爸爸妈妈找了很多医生,都医不好。一天,有一个老婆婆,到我家来,对我妈妈说:‘这孩子命里本来注定是女孩,不料他天性顽皮,硬要变成男孩子生出来,天帝因此生气了,就惩罚他,要他多害病,以后,你要把他改装成女孩,才能平息天帝的气恼,保住他的性命。……“木兰还想说下去,苏大雄就抢着说:”嗯,所以你妈妈就替你穿耳洞,戴耳环,穿裙子,打扮成个漂亮的小姑娘,是吗?“苏大雄一面说,一面作表情,弄得大家都哈哈大笑。木兰也跟着笑起来,但她心里对自己说:”小心点,以后不要再露出破绽啦!“

不过,赵构即位为宋高宗后,韦氏身份变得特殊,所以很快离开了浣衣院,转送五国城,与她的丈夫宋徽宗关押在一起。

大军驻扎在柳城,每天操练,等待寒冬过去。

赵构即位为宋高宗后,还遥册原配邢秉懿为皇后,并给邢氏家族二十五人封官加爵。然而,皇后的虚衔并不能改变邢秉懿的悲惨命运。

春天到了,雪融了。朝廷的诏书,也接着送到柳城来,隋炀帝命他们这一军,强渡辽水,和辽水对岸的辽兵作战。统帅知道木兰勇武机智,特别派她和苏大雄、李谷,率领四百多人,作前哨突击。

宋徽宗派臣子曹勋南归时,邢秉懿摘下金环,交给曹勋说:“幸为吾白大王,愿如此环,得早相见也。”

静荡荡的辽水岸边,摆了三座新扎起的浮桥。岸上,军容强盛,一排排的隋军先锋队,手拿弓箭长矛,雄赳赳地站得毕挺。对岸辽兵阵上,也是盔甲鲜明,严阵以待。

可惜的是,她的丈夫是个懦弱无能的皇帝,只想苟且偷安保住他自己的富贵。绍兴九年,邢秉懿在无尽的折磨与屈辱中死去,时年三十四岁。

”我们今天一定要渡过辽水!“木兰的神情很严肃。”浮桥划到辽水中间,辽兵一定会用弓箭射我们,我们得先发制人,三座浮桥紧连着前进,同时发射,千万不要让敌人切断浮桥的联系,以免阻塞后援。“

金人刻意隐瞒邢秉懿的死讯,宋高宗遥册邢秉懿为皇后后,因不知道邢秉懿已死,一直没有再立皇后,中宫虚位长达十六年。直到赵构的生母韦氏归国后,才告知宋高宗真相,宋高宗才立宠妃吴氏为皇后。

”对!木兰的法子真好!“苏大雄、李谷同声赞成这个战略,各登上浮桥。

柔福帝姬在浣衣院过了好几年的屈辱生活后,又被盖天大王完颜宗贤所得。完颜宗贤对柔福帝姬也没有太多的兴趣,但也没有太多侮辱她,而是从安置在五国城的汉人中选了一名叫徐还的男人,将柔福帝姬嫁了给他,柔福帝姬这才算结束了人尽可夫的“浣衣院”生涯。

统帅宇文述策马来到水边,看了一会,把手里的令旗一举,接着,鼓声震天,中军分头传令,三座浮桥一齐出动,直向辽水对岸冲去。木兰、苏大雄、李谷站在三座浮桥的前端,手拿盾牌,全神准备应战。

柔福帝姬大约死在绍兴十一年,这一年她才三十一岁。根据《宋史·公主列传》中记载:“柔福在五国城,适徐还而薨。柔福薨在绍兴十一年,从梓宫来者以其骨至,葬之,追封和国长公主。”这是真实的柔福帝姬留在历史上的痕迹——像所有国破家亡时的女人一样悲惨不幸,是男人们无能的牺牲品。

浮桥渐渐靠近对岸,离岸大概有三百步左右,辽兵的箭,象雨点似的,向浮桥射来。

就在柔福帝姬在北方受尽凌辱之时,中原却突然冒出个柔福帝姬。南宋高宗建炎四年,宋官军剿匪之时,俘虏的匪眷中有一女子自称是柔福帝姬。柔福帝姬可是皇帝的妹妹,于是立即被送到临安。该女子自称从金国奔逃回来,其间历尽了风霜雨雪。

”射!“木兰一声令下,浮桥上的士兵,纷纷搭箭张弓,齐向岸上的辽兵发射。一时,箭在水面上穿来穿去。浮桥上的隋兵,都是久经训练的箭手,他们百发百中,辽兵被射倒的很多,再加上隋军援兵源源不绝,紧跟在浮桥后面,渐渐地,岸上辽兵,已抵挡不住,开始往后退。

宋高宗确实记得宋徽宗有个公主叫嬛嬛,为王贵妃所生,被封为柔福帝姬。但阔别多年,他已经记不清楚公主面貌身材,于是命老宫女察验。

浮桥靠岸了,辽兵被隋军的箭雨,射退了几百步,这一束,空出岸边一截空地,隋军正好作根据地。

老宫女都感觉这女子相貌确实很像当年的柔福帝姬,用宫中旧事盘问她,也能够回答得圆满。只有一个值得怀疑的地方,这女子有一双大脚,不似柔福帝姬的纤足。

”冲啊!“木兰右手抽出佩刀,左手拿着盾牌,举臂一招手,便飞身跃上河岸,冲杀向敌阵。浮桥上三百多士兵,也跟着一拥而上,不到一会功夫,已经有数千人渡过辽水,和辽兵混战起来。辽兵失了辽水的天险,已经有点慌张失措,再加上木兰的先锋队,作战非常英勇,渐渐招架不住,只得狼狈地逃跑,退缩进辽东城,把四边城门紧闭,暂时不敢再和隋军作战。

对此疑点,那女子泪流满面地解释说:“金人驱逐如牛羊,乘间逃脱,赤脚奔走到此,山河万里,岂能尚使一双纤足,仍如旧时模样?”事见《鹤林玉露》记载:“柔福帝姬至,以足大疑之。颦蹙曰:金人驱迫,跣行万里,岂复故态。上为恻然。”

一万多隋兵,陆续渡过了辽水。第二天清早,隋军密密层层地把辽东城包围起来。

宋高宗觉得言之有理,尤其是这女子能够一口叫出宋高宗的乳名,便不再怀疑,下诏让她入宫,授予福国长公主的称号。又为她选择永州防御使高世褭为驸马,赐予嫁妆一万八千缗。此后宠渥有加,先后赏赐达四十七万九千缗。

由于昨天木兰渡河有功,统帅就派她率领一千名士兵,包围住辽东城险峻的西城前线。苏大雄、李谷也在木兰这一队里,他们三个人又聚在一块,商量攻城的办法。李谷是个老战士,他的经验最多,也最有计谋,他先看了看西城的形势,指着离城不远的一个土丘说:”你们瞧!这土丘的用处可大哩!“

南宋与金国签订了“绍兴和议”后,高宗生母韦贵妃被金国放归。母子重逢,喜极而泣。韦贵妃回朝后,被宋高宗尊封为“显仁太后”。

”那有什么用?“苏大雄朝着李谷的手指看去。

韦太后回国之后,听到柔福帝姬一事,不禁诧异说:“柔福已病死于金国,怎么又有一个柔福呢?”宋高宗便说了柔福由金逃回的情状。韦太后说:“金人都在笑话你呢!说你错买了颜子,真正的柔福早已经死了。”

”哦!我知道了。“木兰笑着说:”我们三人先打前锋,埋伏在土丘后面,射杀城头的敌兵,掩护我们的军队攻城!“

颜子就是假货的意思。当时开封城有条街名叫颜家巷,街内有家松漆店,里面卖各种纸做的器具,表面松漆得极为精美,样式新颖,看上去十分炫目。但因为是纸做的,购买回去,不能经久使用,所以当时的人称其为“颜子”,后来演变成假货的代名词。

”嗯,“李谷向苏大雄做个鬼脸:”木兰就比你聪明多了。“

宋高宗听了母亲的话,勃然大怒,立即拘捕了柔福帝姬,交大理寺审问,严刑拷问之下,假柔福公主无可抵赖,只得一一供招。

苏大雄听了这话,不但不生气,反而笑着指指木兰说:”看你样子像个女孩子,打起仗来却这么勇敢多谋,哈哈!“

原来,她本是汴京流浪的女子名叫静善,生得颇为美貌。汴京攻破后,她被乱兵掠往北方。在路上遇到一个名叫张喜儿的宫女。张喜儿曾在王贵妃宫中侍奉,知道许多宫闱秘事,一一都说给了静善听,尤其还说静善的相貌气质酷似柔福帝姬。

木兰和李谷,看着苏大雄的傻样子,也忍不住笑起来。

静善对这个巧合十分动心,于是开始留心记忆各种宫闱秘事,而且刻意模仿张喜儿所说的公主形态。之后,静善在战乱中经历曲折,曾经三次被人拐卖,最后被土匪陈忠虏入盗伙,被迫嫁给了一名小土匪。

这天,隋军出动了云梯队攻城,但是城上的辽兵防守紧密,箭如雨下,云梯队里的兵士,被射倒了大半,隋军统帅坐在马上,看情势不好,赶忙鸣锣收兵,再想别的计策。

宋官军剿匪之时,抓住了静善,打算以匪眷的名义将她杀死。静善为了活命,称自己就是柔福帝姬。见到静善的气度,宋官军还真的被吓住了,于是将她送到临安。

西城那边的木兰,骑在马上,早想统帅派她这一队出战,好一显身手,却听到东南城附近,响起收兵的锣声,心里很失望。

静善成功蒙骗过宋高宗后,得到了十多年的富贵。不料人算不如天算,韦太后回到京师,说破了此事,静善再也无从掩饰,只好老老实实地招认。

但很快,传令兵就送来统帅的命令,令全军漏夜整理战车,准备明天再攻。

宋高宗知道柔福帝姬确实为假后,下令将假公主斩首于东市。最倒霉的是高士褭,先是奉旨娶了柔福帝姬,又因为柔福帝姬是假被削夺了驸马都尉的爵位,还因此被人们嘲笑说:“向来都尉,恰如弥勒降生时;此去人间,又到如来吃粥处。”

第二天清早,辽东城郊,摆满了八轮大战车,弓箭手们都背了满满的箭囊,登上战车,听候攻城的命令。西城最前线上,三位主将,全身盔甲,威风凛凛地一字儿排着。

之前,宦官冯益曾指证柔福帝姬为真,为此也受牵连。《宋史·宦者列传·冯益》记载:“先是,伪柔福帝姬之来,自称为王贵妃季女,益自言尝在贵妃合,帝遣之验视,益为所诈,遂以真告。及事觉,益坐验视不实,送昭州编管,寻以与皇太后联姻得免。”

”我们三个做前锋,照昨天的计划进行!“木兰向李谷、苏大雄发令。

假柔福帝姬虽然被杀,民间却流言纷纷,为其抱屈者大有人在。当时就有史学家认为被杀的柔福帝姬其实是真正的公主,之所以被揭穿是因为宋高宗的生母韦太后自北方回来后,担心柔福帝姬说出自己在北方被凌辱被糟蹋的各种丑事,于是威胁宋高宗将柔福帝姬杀死灭口。

”好!“李谷和苏大雄立刻点头。

宋高宗对柔福帝姬并无什么感情,奉了母亲严命,便牺牲了柔福帝姬。《四朝闻见录》《随国随笔》等笔记,都记载了这样的说法。

”咚咚……“战鼓震天地响起来,四边城下的隋兵,高声呐喊,声势十分浩大。

而有力的佐证则是:当初柔福帝姬初来投奔之时,许多旧日宫人和太监冯益都断定公主是真的,即使假公主相貌长得再像,但如果没有十足把握,这些人决不敢乱说。而这些人后来相继改口,以及公主自认是假,则是因为严刑拷打的缘故。

”冲啊!“木兰一声高喊,便和李谷、苏大雄三个人,立刻拍马飞腾,向护城河边的土丘猛冲。兵士们见主将这么英勇,士气更旺。木兰三人飞驰到土丘,只见土丘上乱草丛生,大石累累,正好当作掩护。他们伏在草堆里,向城墙上发箭,把几个箭术最好的辽兵射倒。接着,木兰举手一扬,隋军阵上的大战车,就轰隆轰隆地向城边开去,等到战车快近城墙时,车上的箭手,纷纷拔箭发射,只听得”飕!飕!……“的箭声中紧接着云梯队也蜂涌而上,爬上城头,和辽兵厮杀。一时里,剑击声、刀枪声、呐喊声,混作一团。隋军人多,源源涌上城头,辽兵渐渐不敌,伤亡了许多,最后,隋军终于把辽东城攻下来,残余的辽兵,慌慌张张向南边平壤逃跑了。

大约是受了柔福帝姬还京传奇的影响,绍兴二年,在柔福帝姬还宫后两年,发生了一起荣德帝姬假公主事件。

这一次战役,辽兵最精良的部队,全被打败了。辽兵退到平壤,挖起深沟,遍设鹿砦,紧紧防守起来,不与隋兵交战。

事情大概的经过是:一名姓易的商人妻因为贪图富贵,假冒宋钦宗亲妹、宋徽宗王皇后之女荣德帝姬,来到皇宫认亲。荣德帝姬小字金奴,最早封永庆公主,又封荣福公主,宋徽宗听从蔡京的建议,改“公主”为“帝姬”之后,又将她封为荣德帝姬。

原来辽兵看出隋兵这次远征,粮草很,所以便不正面作战,只在夜里偷袭隋营。果然隋军经不住骚扰,只好撤退,辽兵便趁他们撤退到萨水,正在过河的时候。突然把隋军包围起来,四面攻击,一夜工夫,隋兵伤亡无数,只剩下几千残兵,逃回辽东城。

荣德帝姬为宋徽宗第一任皇后王氏所生,在宋徽宗的儿女中年纪较长,北宋亡国前就已经嫁给左卫将军曹晟为妻,后被掳往金国。而后这个假冒的公主的易氏颇有姿色,金军南下时,全家南逃,在半路与丈夫失散。

这败仗的消息,传回朝廷,隋炀帝感到非常生气。这隋炀帝只是个顾自己享乐,不顾百姓死活,一味叫人民征战、打仗的昏君。如果打胜仗,他就高兴,吃败仗,他就要重重处罚那一队军队。这次,他下令把统帅宇文述,调回南边,由花木兰统率着那几千残兵,长期驻守辽东城,让他们在那寒冷、荒凉的边境,抗拒辽人。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4166发布于中国史,转载请注明出处:宋朝的灭亡是亡天下这句话有什么根据,北宋灭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